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4章:咆哮的吉普车
    大熊的肌肉极其发达,但是脑子也不笨,立刻就想到了某种可能,眼睛向那个下士的身后扫了过去,脸上的表情瞬间便得极为愤怒,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

    “棕熊呢?人在哪里?”大熊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大,揭示着此刻他心中无尽的愤怒。

    “他,他还没有回来!”那个下士小声答道。

    大熊暴了一句粗口,怒声道:“**的,等他们回来,告诉他们,他们被开除出集训队了。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棕熊回来让他到我房间来。”

    没有人说话,现场死一般的寂静,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我不同意!”

    大熊猛的抬头,只见营部营房的阴影中,一个年轻的身影快步的走了出来,站在离他不远的灯光下,巨大的墨镜将他的脸遮住了一半,但是所有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因为在今天上午,他曾经以一敌二,风光无限的将大熊和黑豹两位教官打到晕倒在主席台上,将坚硬的松木地板撕裂开一条五米多长,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痕。

    “狼牙,这里是军队,是侦察兵集训队,是全师最强的军人训练的地方,快4个小时还没有跑完30公里的人,没有资格在这个集体里接受训练!”即便今天上午输给了林锋,大熊并不怨恨他,反而还有些钦佩,但是现在,大熊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决定,因为他相信向来严厉的营长,必然也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可是林锋并不打算让步,他皱着眉头说道:“我觉得我们做决定之前,先要了解发生了什么。”

    大熊冷笑一声:“你上过战场吗?你杀过人吗?你知道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贻误军机会害死多少人吗?在战场上,失败就会死,没有任何理由。”

    林锋眼睛微微眯起,在墨镜的遮掩下,危险的光芒从眼中闪过,他想起在代国地下拳坛中无数次的生死一线;想起了和薛飞还另外几个人一起在新麦刺杀然后逃亡的惊险;想起五人面对2000武装分子,决然冲锋生擒匪首的豪迈。

    “我上过战场,而且面对着全副2000人和无数的飞机大炮依然发起过冲锋;我也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但是我依然认为,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战士,而不是不问情由的斥责。”林锋平静的诉说着匪夷所思的故事,并不考虑其他人是相信还是不信。

    两人的相持和争吵,终于将其他人都惊动了,王大鼓、张若素、黑豹、飞鹰、玉虎五个人都来到了场间,也听到了林锋最后所说的话。

    “吹牛也要注意点逻辑性,你说你参加过2000人以上的战斗?据我所知,我们西南军区都已经很多年没有大规模的战斗过了。至于杀人,呵呵!”说话的是飞鹰,语气之中满是嘲弄。

    黑豹没有说话,但是沉默代表的绝不是相信的意思。

    而王大鼓则是眉头微皱,显然也是不明白林锋为什么要说这些没有边际的大话,他本就年轻,这样对他之后的工作开展没有半点好处。

    让林锋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张若素却站在了他这一边:“我相信他说的话,也同意他的观点,这件事情怎么处理,应该等那两个兵回来再说。”

    所有人都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张若素,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大约只有狂热追星的粉丝面对自己的偶像,深陷爱河的少女面对自己的情人时,才会这样毫无保留到近乎脑残的无条件信任吧?

    林锋当然不是什么明星,张若素也不像是会追星的人,那,又是什么情况呢?

    张若素和林锋对感情都比较迟钝,自然无法读懂他们目光中的怪异到底隐藏着怎样八卦的意味,否则两人肯定会当着所有人的面,作出某种声明。

    就在场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而且晦涩难明的时候,突然在外围靠近营门方向,一个参训的军官轻呼了一声:“快看,他们回来了。”

    声音虽然不大,却似春雷送走了寒冬,又像清风吹散了云雾,场间古怪而凝滞的气氛顿时活了过来,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营门的方向,那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影子。

    “快……来辆车……把他送去医院……他……被蛇咬……”薛飞很是艰难的从自己肿的像馒头一般的嘴里挤出一句话,便再也坚持不住,带着满身的装备和背上昏迷不醒的人,倒在了营门口的地上。

    林锋第一个冲了上去,还没到近前便大声喊道:“老王,快点,把你的破车开过来。”

    王大鼓从兜里掏出钥匙扔给了飞鹰:“还不快去!”

    “是!”飞鹰知道事态紧急,半秒都没有耽搁,接过钥匙小跑着钻进营部门口停着的那一辆破旧的敞篷吉普车。

    下一秒钟,在引擎粗暴的怒吼声中,吉普车如同一只怪兽一般,猛的窜了出来,在即将要撞到官兵们之前,一个惊险之极的甩尾后,“嘎!”的一身停在了已经一手拎着一个的林锋身边。扬起的沙土,这个时候才落了下来,洒了操场上所有人一头一脸。

    林锋双脚猛的一曲一伸,腿部的肌肉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在地面上踩出两个一寸来深的脚印之后,身体如同一只大鸟一般腾空而起,带着两个加起来300多斤的身体,准确的落到了敞篷吉普车的后座上。

    “快,去师医院。”林锋大声的吼道,看着那个不认识的中士漆黑的腿和薛飞黑肿的唇,心急如焚。

    破旧的吉普车轰鸣着,在破烂的路上开出了跑车的速度,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吉普车四个轮胎接触地面的时间还没有在空中颠着的时间长,破旧的吉普车夸张的“飘”在破路上,只有在拐弯的时候,速度才会稍稍的降低一点,否则没有足够的抓地力,他们会一头扎进丛林中。

    师医院离特务营并不远,不到5分钟的时间,“咆哮”着的破烂吉普车在刺耳的刹车声中猛的停在了师医院的门口,差点一头撞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