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莫名其妙
    林锋并不认为张若素会故意提醒自己什么,觉得她只是找个借口埋汰自己一下罢了,于是便毫不客气的报以白眼,但很可惜的是,这个白眼被墨镜完全的遮住了,并没有表达出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火凤说的没错,教官就要有教官的威严,所谓慈不掌兵,就是这个道理。”王大鼓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道理我懂啊,不过营长,你今天上午公然在动员会上睡大觉,你确定你还有威严?”林锋坏笑着问道。

    “艹,你懂个屁,威严是骂出来的、打出来的、练出来的,就算他们现在觉得我没有威严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们马上就会知道了,哈哈哈……”王大鼓笑得十分邪恶而且嚣张,像极了某些电视剧中的坏蛋boss,还是心理变态的那种。

    “我去放个水。”林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决定尿遁。

    张若素、玉虎、黑豹、飞鹰连借口都没有找,直接掉头跑了,留下王大鼓一个人在操场上跳脚、骂娘。

    特务营的营区在272团和师部之间,离巫寡妇的小店并不远,下午没有格斗训练的安排,林锋没什么事儿便去了巫寡妇的小店,不是为了去看自己的这个名义上的女友,只是想要弄几个酒菜回去,晚上跟薛飞好好喝上几杯。

    不过既然来了,巫寡妇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好好的调戏了一番林锋这个纯情小处男,对此林锋早已经习惯,倒也表现得从容不迫,再没有面红耳赤的窘迫模样。

    夕阳西下晚风吹,心情不错的林锋,敞着领口,歪带军帽,拎着酒菜,哼着小曲,拖着长长的影子,一步三摇的走回特务营。

    再营区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不由的浑身一激灵,停住了小曲,站直了身躯。

    “去哪儿啦?”特务营的营区门口,张若素一脸的寒霜,丛林里无处不在蚊蚋似乎都不想靠近她的身边。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恩怨,看到张若素,林锋便有些心虚,但心虚不代表害怕,他自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错事,于是挺胸抬头,强打精神:“难道总教官换人了?你什么时候有资格管我了?”

    话说出口,林锋就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尖酸、有些刻薄、有些不好意思,但既然说了自然也不会收回,只是强自装出一副挑衅的神情和张若素对视着。

    张若素贝齿轻咬下唇,有时候这是一个极诱惑的姿态,比如再两个情侣正准备做一些极亲密的事情之前,但现在的她表现出的却是咬牙切齿般的恼恨。

    林锋心头一紧,有些尴尬,正准备说些什么,张若素却是先开口了,语气越加的冷漠:“你说得对,我没有任何权利管你。”

    说完这一句话,她转身便走,走了几步之后,却又回头说了一句话:“你给我记住,你欠我得,我早晚会拿回来。”

    “你把话说清楚,我欠你什么了?”林锋愣了愣,有些恼怒的问道,可惜张若素已经走远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莫名其妙!”林锋小声的咕哝了一句,继续晃荡着往营区里走去。连张若素都负气而走,营门口站岗的士兵更不敢阻拦,任由林锋继续哼着小曲晃悠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张若素心中也是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明知道那人心眼小如针尖,刻薄犹如泼妇,为什么自己还非要去跟他说话?

    林锋回来不长时间,就听到大操场上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和如牛般喘气的声音。

    推门出去一看,原来是30公里武装越野的官兵们终于回来了,跑在第一位的依然是那个魁梧的身影,带着40斤的装备跑完30公里,他的墨镜上居然连一点汗气蒸出的水雾都没有。

    林锋看了看集训组织部统一发下来的计时用军用电子表,从他们出发到现在还不到三个小时。

    果然不愧是大熊啊,林锋感叹道,不期然的就想起在代国的地下拳坛中,那个叫做巨熊的对手,这两头熊要是遇到一起,到底谁会更胜一筹呢?当然这种事情就如

    30公里武装越野到底还是一项挑战普通人极限的运动,大部分人完成起来还是十分困难的,身上几乎背汗水湿透。

    大熊带着十几个人回到操场上之后,没有休息也没有洗澡换衣服,就那么站在操场正中,看着后面跑得慢的官兵一个一个的归队。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熊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如同这傍晚的天空,渐渐地被暮色占领。旁观的林锋也有些焦急起来,因为他还没有看到薛飞的身影。

    终于,最后一缕阳光沉入了丛林的树海之中,操场上数盏2000瓦的强光灯亮起,将整个操场照的亮如白昼,却无法照亮大熊阴沉的脸色。

    因为直到现在,从他们开始出发,已经过去了3小时30分钟,就算是一个强壮一点的普通士兵,也应该跑完30公里了,可是在集训的队伍里居然还有两个人没有归队。

    “所有人集合!”大熊阴沉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迅速的整队集合完毕。

    “报数!”

    “1!”

    “2!”

    “3!”

    “……”

    “98!”

    “99!”

    ……

    然后,便没有了然后,最后的两个人并没有在最后一秒出现,甚至营区门口都没有看到他们的影子。

    林锋的脸色有些沉重,因为没有归队的两个人中,有一个正是薛飞。

    “谁能告诉我,两个没有归队的人是谁?属于哪支部队?”大熊怒声问道。

    “报告!”一个中尉军官开口道。

    “说!”

    “我们团的薛飞,还没有归队!”军官小声说道。

    “大声点!”

    “报告,我们团的薛飞,还没有归队!”那军官大声的说道,脸上带着一些屈辱和愤恨的神情。

    大熊这才点了点头,再次问道:“还有谁?”

    “报告组长!”一个下士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嗯?”大熊愣了一下,说话的人是自己第五战斗小组的成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