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1章:胜负已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大部分的参训官兵,只能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台上那个稍显瘦弱的少尉,居然和两头体格健壮得如同野兽一般的教官战成平手。

    但是王大鼓得眼中却是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台上战斗中的巨熊和黑豹,身手矫捷力拔山兮,是他最得意的两员爱将,然而此刻,他的眼中却只有林锋,犹如看着一块连城的宝玉。

    无论力量还是速度,林锋都比对手要快了一线,但也仅仅是一线而已,如果不是别有凭借,他绝对不可能以一敌二。

    但是此刻,三人已经在台上战了五分钟,交手不下百回合,依然是打得难分难解,黑豹和大熊的身上汗出如浆,身上、臂上、腿上、脖子上的静脉血管全都恐怖的鼓胀了起来,仿佛下一刻便要爆裂开来一般。

    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占不到一丝的上风,而他们的对手,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却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并不如何吃力。

    事实上,面对二人,林锋还是有些压力的,甫一交手,他便知道不能按照原计划进行了。

    用最残酷的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二人击败固然是好,可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他自己肯定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不敢保证自己全力出手的情况下能不能收得住手,要知道从地下拳坛出来的他,最强大的手段可都是用来杀人的。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林锋真的失手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也没有人会让他负责,但是他不想伤人,毕竟都是龙国的军人,是自己的袍泽。

    所以林锋改变了策略,他选择一味的缠斗,并没有用出最强力的手段,但他对于自己的耐力有足够信心,胜利必然是属于自己的。

    王大鼓有些失望的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林锋除了第一击表现出了那种连自己都为之动容的气势之后,便再也没有运用这种气势,只是如同温水煮青蛙一般,慢慢的消磨着自己两个属下的锐气。

    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两个属下只怕是迫不出林锋真正的实力了,所以微微觉得有些失望,但失望的同时又有些欣慰,如果林锋全力出手,大熊和黑豹怎么可能不受伤?受伤了的话,这次集训的教学任务怎么安排?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林锋是一个有大局观的年轻人,除了强大的个人武力之外,更有着成为优秀指挥官的潜力,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太过难能可贵。

    “砰!砰!”台上的三条身影再次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明明只是拳脚相交的声音,但是听起来却像是有人拿大铁锤砸在装甲车上,极具震撼力。

    与两人同时交手的林锋,在力量上占据了绝对的劣势,更何况大熊和黑豹两人在这一击上,将自己所有体能储备都用了出去,威力堪称惊人。

    接触之后,两人一如钟一似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目光却不似脚下那般沉稳,有些期盼、有些担忧、有些希望又有些急切的看着他们的对手。

    林锋本来有机会避开两人这一击,就如之前如数次一样,虽然只比他们快一线,但有时候一线即是天涯,我不想让你们碰到,你们便绝对碰不到。

    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这一次并没有闪避,而是十分直接的和对方硬碰硬,而且还是同时和两个人硬碰硬。

    结果没有什么悬念,就算他的绝对力量比对方要强上那么一丝,但对方毕竟是两个人,所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滑去,任凭两只脚将高台下方的松木板都犁了起来,四处飞溅。

    张若素和王大鼓看到了危险,及时的站在了师长和三位团长的面前,将飞溅而来的木板碎片尽数拦下。

    将高台上的木板犁出一道5米多长的大裂口,林锋终于在离王大鼓不到2米的一根钢架上站定,没有倒下,嘴角却沁出一丝鲜血,似是受了不轻的伤看起来有些凄惨。

    他的对手并没趁势追击,眼中却是出现失望的光芒,然后渐渐黯淡。

    贺明很不满王大鼓站在自己的面前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大声道:“快让开,别挡着我,这些木板伤不到我,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王大鼓微微侧身,让师长能看到场间的情况,轻声道:“师长,不用看了,结束了。”

    所有人都以为林锋输了,但是他在抬手擦了擦嘴边的鲜血之后,却是轻飘飘的说了三个大部份人都猜不到的字:“认输吧!”

    巨熊和黑豹二人相视苦笑,再也含不住嘴里的鲜血一口喷了出来,化成一片妖异而瑰丽的红雾,红雾之中两条强壮如野兽的身躯,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他们已经说不出认输两个字,但也不需要说了,因为谁都知道,他们已经输了。

    “送医院吧,只是脱力加震伤,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林锋淡淡的对王大鼓说道,声音有些小,似乎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说话。

    “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张若素的声音依然冷漠,并没有一丝一毫关心的情绪,像是在和关系一般的同事讨论一件工作上的事情,又像是指挥官在询问通讯兵敌军的态势。

    林锋并没有因为她的冷漠而伤怀,十分的礼貌的露齿一笑,八颗牙齿上虽然都有些血迹,却掩不住齿间那和阳光同色的白:“我没事,只是牙龈出血。”

    林锋并不是硬撑,他确实没事,最后一次他没有躲避,而是选择了极不理智的硬撼,确实承受了极大的力量冲击。

    不过在四拳相交之后,他在台上向后滑行,将大部分的力道都转移到了那些飞舞的木板上,除了牙龈被震得出了点血,几乎没有承受什么伤害。

    相反,他得对手大熊和黑豹,因为最后一击调动了体内所有的力量,希望能孤注一掷获得胜利,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对抗力量撞击之后的反震,也没有力气及时作出卸力的动作,只有靠着自己的强壮的身体硬抗。

    抗是抗住了,可受伤却是难免的事情,再加上全身脱力,当场就晕厥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