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3章:杯酒抿了恩仇
    虽然有些尴尬,经过那一场哭泣,林锋和巫寡妇之间却是熟唸了不少,即使还不算情侣,也比一般朋友要亲密一些。

    高昕峰躲在树丛的后面,直到顾兵离开的远了,他才走出来,一根大拇指翘得老高,表示着自己对林锋的绝对佩服和崇拜。

    林锋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百口莫辩,干脆也不解释,花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理了发,便忙不迭地告辞离开,就算平时如何的冷静,在面对这有些复杂难明的感情问题时,他也只有选择暂时的逃避。

    鸵鸟总以为把头埋到沙里,便不会有人能发现自己了,逃避感情的人大抵也都是这种思维,然而旁观者只要不瞎,便总能发现它性感的大屁股和猥琐的尾巴。

    林锋自以为掩饰得很好,但是高昕峰那略显猥琐的小眼睛,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却早将那些可能的不可能的事情都照了一个遍。

    在林锋不注意的时候,关于这些事情,便如那二月的春风一般,须臾之间吹遍了整个新兵连,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号称39集团军的四朵金花之一,美丽傲娇的巫寡妇,被咱们三营新兵连的一个新兵拿下了。

    很快的,这风吹出了新兵连,吹到整个三营,然后吹到二七二团,三天之后,终于吹到了125师直属特务营,七组组长张若素,也是另一朵金花的耳中。

    “哐当!”一个杯子被狠狠的掼在了地上,绝对不止摔成八瓣,一地的玻璃茬子,触目惊心。

    “奸夫淫妇,那天看到他们,我就知道他们是一对奸夫淫妇。”听到这个消息,张若素的心中莫名的便升出一股怒气,也不知道是当日怒气的延续,还是因为别的一些极为微妙的原因。

    来通报消息的部下正是那天的八个人之一,听到张若素愤懑不平的咒骂声,他心中暗暗腹诽:那天你们两个才更像奸夫淫妇吧?

    当然,这话他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除非他想变成猪头。

    摔碎了杯子后,张若素坐在椅子上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突然站起来就往外走。

    那个部下心中一惊,怕她太冲动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情来,立刻大声问道:“头儿,你要干什么去?”

    张若素停住脚步:“放心吧,我再不济也不至于和一个新兵一般见识,我是去找师长。”

    ……

    125师师部,师长办公室,贺明笑呵呵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正宗的雨前龙井,朝着站在面前的美丽女少校招了招手:“若素,坐坐坐,不要太拘谨,你可有一阵没有到这来了。”

    张若素也没有推辞,说了一声“是”便坐到一个下方的椅子中,屁股还没有坐稳,便再次开口道:“师长,我不是来聊天的。”

    “啊,难道你又惹祸了?”贺明的脸上现出了惊容,看来张若素以前没少给他惹祸。

    张若素俏脸微红,想到自己以前惹过的那些麻烦,即便强悍如她,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没有,我这次来,是因为格斗技巧训练营的事情。”张若素开口说道。

    “哦!”贺明松了一口气,问道:“是想多要几个名额?这个没有问题,不过,我记得你们小组一共就只有七个人吧?难道给你的名额还不够?”

    “不是,我的名额已经够了,我这次来是以为我想辞去教官任命。”张若素说明了来意。

    贺明面上一惊:“这是为什么呢,特务营或者说我们师,还有谁比你更适合当教官吗?”

    张若素笑了笑:“以前没有,但是现在有了……”

    ……

    近一周的时间里,林锋的身边充斥着无处不在的羡慕、嫉妒、钦佩、崇拜的目光,但这些目光加在一起,却都没有巫寡妇幽怨的目光有杀伤力。

    林锋刻意的想要避开她,然而以高昕峰为首的一帮损友,却总是以各种名目,来给二人创造见面的机会。

    自那天之后,巫寡妇对林锋该有的调戏,从来也不会少,但却再不会如那天般真情流露。

    虽然有时候会下意识的回避,但是在真正面对巫寡妇的时候,林锋却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拘谨和不适应,不说云淡风轻,到底也有些从容不迫,也渐渐习惯了他们之间有些微妙的关系。

    这几天彭玉林很忙,和新兵连的连长二师兄狠狠的吵了一架,甚至不惜和营长翻脸,而且越级将某些有的没的情况上报到军纪科,就是为了实现自己在那天大操场上说下的话,要将给林锋记个过。

    但是奔波了几天之后,他才悲哀的发现,凭借自己的能量,似乎真的没有办法整治这个新兵,然后他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师部政工科打来的,严厉的批评了他小题大做的行为,隐晦的表示出这是某位大人物的意思。

    虽然带着无穷的疑问和不解,虽然内心里还有无数的不甘,但是彭玉林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至于郑之龙,在故意给林锋指错路的当天晚上,就被二师兄严厉的批评了一顿,并且营长亲自签字,给予全营通报批评的处分。

    即便如此,半夜他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依然被人用麻袋套住头,报以一顿老拳。

    套他的人是林锋,揍他的人是许阿多和郝天圭,原因事关许阿多和郝天圭的旧恨,但更多的是因为林锋的新仇。

    对于连张家的公主女少校张若素都敢揍的林锋来说,像郑之龙这种小角色,他还真的提不起揍人的兴趣,但有些事情该办还是得办,就如蚊子,再小也要拍死,不然老是飞来飞去,还不时的吸你一管血,要多烦有多烦。

    郑之龙不蠢,所以他十分清楚是谁揍了自己,但是第二天请假去卫生院治疗的时候,他却十分坚决的认定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的,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

    包扎好伤口回到连队,郑之龙央求高昕峰帮忙约了林锋,带着许阿多和郝天圭到巫寡妇的小店里撮了一顿,席间他郑重的对林锋以及许郝二人道歉,总算是杯酒抿了恩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