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2章:争风不吃醋
    “小月啊,秦州同志都牺牲三年多了,你总不能一直这样单着呀,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你看……”顾兵一边说着话,手却是不老实的朝着巫寡妇那有如扶风细柳一般的腰肢摸了过去。

    巫寡妇的浑身一颤,手中的剪刀对着顾兵的耳朵狠狠的剪了过去,“咔擦”一声贴着耳朵上沿的一撮头发无声飘落,顾兵的手早吓得缩了回来。

    “顾团长,不要乱动,我在给你剪头呢,很危险的。”巫寡妇蹙着眉头,低声说道。

    “好好好,我们剪完再聊,剪完再聊啊。”顾兵有点声音颤抖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清亮的声音突然想了起来,听得顾兵极为的不喜。

    “小月,这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来的自然是林锋,口吻异常的亲热,巫寡妇的脸颊不由得一片绯红。

    林锋朝着巫寡妇眨了眨眼睛,这才笑着向顾兵伸出了手。

    顾兵却是斜着眼睛看了林锋一眼,见他如此的年轻而且肩上也没有佩戴军衔,就知道他是一个新兵,不由得更加的鄙夷起来,根本不屑和他握手,只是高傲无比的问道:“你是哪个部队的兵,懂不懂一点规矩?见到首长不知道敬礼吗?”

    林锋“呵呵”一笑:“你又是哪个部队的干部?没穿军装我管你是哪根葱?”

    顾兵大怒,不顾头发只剪了一半,猛的跳了起来,从挂衣架上取下军装套在身上,厉声道:“现在知道了我是身份了?”

    “首长好!”林锋毫不犹豫的立正敬了一个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军礼。

    “滚!”顾兵的手指着外面,十分粗暴的呵斥道。

    林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去,只是将目光转向了巫寡妇。

    巫寡妇朝他点了点头,轻移莲步走到林锋的身边十分自然的挽住了他的手臂,然后才对顾兵道:“我想应该离开的应该是你。”

    “你……你们……什么意思?”顾兵颤抖着手指指着二人问道。

    林锋嘴角一翘,那标志性的笑意便浮上了面庞:“报告首长,就算您官再大,也没有权利命令我离开自己的女朋友吧?”

    巫寡妇则是直接的多:“给你介绍一下,我男朋友,林锋!”

    “这……”顾兵颓然的退了一步,不甘的道:“小月,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还有他,他算是什么东西,怎么能跟我比呢?”

    林锋眉头微微皱起,却并没有说话,冒充巫寡妇的男友只是因为看不惯这顾兵的流氓样子,想让他死了这条心,至于具体怎么说,还是巫寡妇自己的事情。

    巫寡妇大约也知道林锋的心思,立刻开口道:“至少他还没有结婚,跟他交往我不会被别人戳脊梁骨。”

    林锋这才知道,这个顾兵居然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他得脸皮得厚到什么程度啊?林锋心中暗暗嘀咕。

    “小月,这些世俗的看法在真爱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顾兵依然还是不甘心,大约他觉得自己得条件比起林锋这个新兵要好得太多太多。

    林锋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报告首长,身为一个新兵,我尊重您和您的军衔。但是身为一个男人,身为小月的男朋友,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尝尝拳头的滋味。”

    顾兵没有想到一个新兵蛋子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双手叉腰,冷声道:“你**的,要是再不走,小心老子毙了你。”

    “敬酒不吃吃罚酒,滚!”说到最后一个字,林锋终于动手,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打在顾兵的脸上,便真将他揍得滚了出去。

    等他十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鼻青脸肿的极为难看,顾兵下意识的就往腰里掏枪,却掏了一个空,这才记起自己现在是在度假,根本没有带枪,不由得恨恨的指着林锋道:“你给我等着。”

    林锋朝他点了点头,才慢悠悠的道:“好,我等着你。”

    顾兵再不回头,十分狼狈的离开了巫寡妇的小店,口中兀自还在骂骂咧咧。

    “谢谢你!”巫寡妇有些羞涩的说道。

    林锋“呵呵”一笑:“不用客气,只是因为这个人太讨厌了,家里有老婆了还想乱搞,我看他很不爽。”

    巫寡妇看了他一眼,声音里却微带嘲讽的说道:“说得好像你是道德模范一样,其实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林锋脸色一正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世界这么大,好男人多的是,你面前就有一个。”

    巫寡妇“咯咯”一笑,如同一朵绽放的山茶花一般,美艳无双:“看你说话的样子,好像是急于把自己推销出去呀,不过谁叫我心软呢,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吧。我宣布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林锋顿时急了,摇头道:“不!不!不!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看那个人太过可恶,想要帮你的忙,你千万不要误会。”

    “误会?”巫寡妇脸上现出幽怨之色,眼中带雨,梨花隐现:“小月知道……你嫌弃人家是残花之体,败柳之姿,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人能真心待我了,呜呜呜……”

    林锋疑虑不定的看着巫寡妇,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昨天的经历让他不敢轻易的相信这个女人,可是此刻看来,她却又是哭的如此真切,眼泪如珍珠一般滚落,绝对不似作伪。

    巫寡妇起先只是想逗逗林锋,只是哭着哭着,想起了自己幼年时凄惨的遭遇,便真的伤心起来,哭的肝肠寸断,即便林锋是铁石心肠,心中也不免升起了怜惜之意。

    但他毕竟是个冷静的人,并没有将着怜惜变作那绕指的柔情,只是说话的时候,声音里终究是透着股温柔:“巫……小月,我不是嫌弃你,只是……只是觉得太过突然了,有些不真切也不真实,昨天我就说过我并不相信一见钟情。”

    “我明白。”巫寡妇停止了哭泣,但是眼圈依然泛红:“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