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1章:他是你的情敌
    没有人敢照彭玉林的脸上呼一巴掌,至少现在三营的大操场上没有,但是林锋反问时那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以及现场众人毫无顾忌的哄笑声,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打脸行为,此脸虽非彼脸,可是打起来更痛。

    因为痛,所以怒,彭玉林完全忘记了林锋所展现出来的犀利词锋并非他可以抗衡,涨红着脸颤抖着手指点着林锋的脑袋,声音无比的沉痛。

    “悲哀,悲哀啊!一次小小的考核,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对待考核的态度,让我感觉到了深切的悲哀。你们考的是什么?是条令条例,是纪律,是军人品质和道德。考不好也就罢了,可你居然麻木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已经不仅仅是你的悲哀了,也是我的悲哀,甚至是整个三营的悲哀,整个部队的悲哀……”

    不得不说,作为一位政工干部,彭玉林同志的演讲功力十分高妙,一件小到尘埃里的小事,在他的嘴中说出来,就成了事关纲领,事关路线的大问题。

    林锋带着笑意默然而立,一点也没有被指责对象的觉悟,任他狂风暴雨,我自巍然不动。

    “……对于这种危害军队、危害国家、危害民族的行为,我们必须予以坚决的惩处!”彭玉林一手叉腰,一手如刀在空气中狠狠的斩下,终于结束了半个多小时的激昂发言。

    “啪!啪!啪……”林锋第一个鼓起了掌。

    “啪啪啪啪啪……”已经有些被彭玉林说得犯迷糊的新兵们,也条件反射一般的鼓起了掌,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而鼓掌。

    掌声经久而息,彭玉林的脸色却有些古怪起来,看着林锋问道:“林锋,你还有什么话说?”

    “指导员说的无比正确,该说的您都说了,我无话可说。”林锋心一副服口服状。

    “那我对你的惩处你也没有意见吗?”彭玉林问道,场下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了,不免为林锋担心了起来。

    林锋自己却是毫无压力的微微一笑:“在合理范围内的惩罚,我自然没有任何的意见。”

    彭玉林阴阴一笑:“那好,我代表三营营部,决定给予你记过一次的处分。”

    “哗……”场间响起了无数嘈杂的声音,虽然大家都知道了林锋可能把这个指导员得罪狠了,可是就为这么点小事就记过一次,似乎有点太过了吧?

    在部队里,记过绝对不是一件小事,那是要存进档案,伴随一生的污点,在很多时候也是在升职晋衔时最大的障碍。

    “哈哈哈……,指导员,你这个笑话很好笑。”林锋大笑着说道。

    “我说得不是笑话。”彭玉林的脸阴沉如故。

    林锋却是露出一脸诧异的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认真的?就因为一次摸底考核的成绩不好,你就要给我记过?”

    “是又怎么样?”彭玉林豁出去了。

    “随便!”林锋满不在乎的说道:“展示愚蠢是你的自由,其他人无权干涉。”

    “你敢辱骂长官!”彭玉林怒声喝道。

    “述说事实和辱骂是两回事,我坚持认为我是在述说事实。”林锋淡然说道:“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我不喜欢观看愚蠢的表演。”

    彭玉林很想狠狠的骂林锋一顿,最好再踹上两脚,但是却颓然发现自己竟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而且似乎也没有这个能力,无奈之下只好挥了挥手。

    带着标志性的讥诮笑容,林锋昂首离开了临时考场,留下兀自气愤不已的彭玉林。

    值班排长小心翼翼的问道:“指导员,是不是还要继续考核?”

    彭玉林这才想起操场上的新兵们都还在进行条令条例考核,收拾心情大声说道:“继续考核,时间顺延。”

    高忻峰跟着林锋回到了班房,有些忧心忡忡的道:“林锋,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林锋笑道:“担心什么,这个彭玉林明显看我不顺眼,我就算再小心,他也会借题发挥,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他把记过的处分塞到你的档案里去?”高忻峰说道。

    “新兵连又不是一言堂,再说了记过不是小事,团营都要通过才行,哪有那么容易?”林锋毫不在意的说道,这样荒谬的处分决定,别说团一级就算是营里面也别想通过。

    高忻峰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也不再紧张:“也对,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关系,但是总归要比一个副教导员要高一点,他可没本事半途往部队里塞一个新兵。”

    林锋笑了笑,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的兴趣,而是突然开口说道:“班长,现在时间还早,你带我去理个发吧。”

    高忻峰的眼中露出了然的眼神:“嘿嘿,你是想哪个风骚的小寡妇了吧?”

    林锋苦笑摇头道:“我还欠她钱没还呢,而且我的发型也不适合部队啊。”

    高忻峰露出一个你不用解释了我都明白的表情道:“好,我们走吧,这个忙我必须帮。不过我可得事先提醒你,你别看巫寡妇平时风情万种得样子,骨子里却是矜持得很。以前我们团有一个副团长,追了她两年都没追到,直到调到别的部队才无奈放弃。”

    林锋懒得解释,挥了挥手两人便离开班房,沿着小路往巫寡妇的理发店走去。

    不到五分钟,两人就到了巫寡妇的店里,却见店里已经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理发,笔挺的校官服挂在一旁的挂衣架上,肩章上的两杠三星异常灼目。

    高忻峰看到这个人,脸上出现了有些古怪的表情,拉了林锋一下,闪身到一丛灌木的后面,小声说道:“这个人叫顾兵,就是那个追了巫寡妇两年的副团长,不过现在好像是团长了,你要是真对巫寡妇有意思,那他可就是你的情敌了。”

    林锋却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突然间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物,笑着向理发店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异常亲热的说道:“小月,这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