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0章:摸底考核
    林锋的感觉没错,张若素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虽然在林锋的手上吃了大亏,但她绝不会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般向自己的家长哭诉,只是在心中暗暗的发狠,总有一天要将那个可恶的新兵踩在脚下,狠狠的羞辱。

    林锋手上的伤口虽然看起来恐怖,实际上不过是皮外伤,早在他还在昏迷的时候,卫生院的医护人员就已经处理好了他的伤口。

    林锋没有赖在医院装病号的习惯,不顾谢立钊的劝阻,执意回到了连队里,只是觉得一路上许阿多和郝天圭的情绪似乎并不如何高昂。

    林锋以为他们是因为和营长同行的拘谨,所以并不以为意,直到回到营区才明白是为了什么,不由苦笑摇头。

    现在是下午一点半,所有的新兵们都已经集合在了操场上,但是他们并没有训练,而是每人拿了一个小板凳和一只笔做在那里,原来是新兵连的指导员彭玉林要安排所有的新兵进行一次条令条例的摸底考核。

    林锋虽然昨夜无聊的时候看了一些条例,但没看的却是更多,这个时候考试,那里半分的把握,所以他向彭玉林提出自己还没有看书,是不是下次再考。

    哼,老子就是要借考试来整治你,怎么会给你回去看书的机会。

    彭玉林心中冷笑,嘴里的话却是冠冕堂皇:“林锋啊,我知道你是靠着关系进来的,可是也不能搞特殊啊,你说是吧?要不然你身后的那个大人物面上也不好看。”

    林锋冷然看了彭玉林一眼,眼中是无尽的轻蔑,嘴里蹦出一个字:“是!”

    彭玉林面色一僵,想要发作却找不到发作的理由,只能无语的挥了挥手。

    林锋三人取了小板凳和众多新兵坐在了一起,彭玉林才沉着脸宣布摸底考核的开始。

    不到10分钟的时间,林锋便将所有的题都做了一遍,当然作为一个只看了几个小时条令条例的人,这些题中倒有不少空了出来,因为他完全没有看过。

    但是林锋并没有因为这些没有看过的题目冥思苦想,也没有利用超人一等的目力“参考”其他新兵的答案,而是毫不犹豫的举起了自己的手臂。

    “报告!”

    “什么事?”监考的彭玉林问道。

    “我要交卷!”林锋的漠然声音让彭玉林的心中一惊,心道难道这小子真是所谓的天才,一夜之间便背完了所有的条令条例?不然怎么会答题答的这么快?

    “拿来吧!”用冷漠掩饰着心中的惊异,彭玉林沉声说道。

    林锋拿起试卷,大踏步的走了上去,昂首挺胸仿佛有着无限的自信,在众多新兵们疑惑、羡慕、惊讶、倾佩的眼神中走到彭玉林的面前,将试卷递了过去。

    彭玉林眉头微皱,只觉得这个叫林锋的新兵真的是嚣张无比,这才十分钟就交卷了,难道真有这么天才?还是为了出风头故意如此?若是让我看到你做错了一题,必然要好好的批评一番。

    心中打定了主意,彭玉林伸手接过试卷,另一只手挥了挥,示意林锋到一旁等候。

    还没走出十几步,林锋便听到身后蕴含着无穷怒意的声音传了过来:“等一下!”

    好像听不见一样,又好像早知道有这一出,林锋的身形没有丝毫的停顿,连回头的兴趣都没有,继续往前走着。

    “我叫你等一下!”彭玉林从未如此气愤过,从军十几载何曾见过如此嚣张的新兵?声音之中的怒意简直快要变成杀意。

    操场上所有的人,无论新兵老兵还是军官,目光都已经投到了暴怒的彭玉林和似乎完全无视他的林锋身上。

    最大的蔑视便是无视,不少人都能理解彭玉林的愤怒,所以他们都将同情的目光投到了林锋的背影上,不知道指导员要如何惩罚这个敢于无视自己权威的新兵。

    “***,林锋,我命令你停下!”极度的愤怒之下,彭玉林再顾不上风度,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中爆出了一句粗口。

    听到这一句话,林锋的脚步骤然停下,然后转身,双目如刀一般直视彭玉林,词锋同样如刀一般犀利:“报告指导员,你的命令我会遵守,但是你对我的人身侮辱我也会上报给军纪处。”

    “侮辱?什么侮辱?”彭玉林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之前脱口而出的脏话。

    不仅是他没有意识到,场间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感觉到不妥,在军队中,骂几句脏话实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完全不说脏话的人反而会被瞧不起,被称之为娘们似的,没有爷们气概。

    林锋的嘴角微微翘起,挂上了那标志性的讥诮笑意:“不许打人和骂人,军阀作风坚决客服掉。虽然我的条令条例学的不算太好,可是伟大领袖亲自定的下规矩我却没有忘记,难道指导员你居然忘记了吗?还是说,你明明记得,却故意不去遵守?”

    彭玉林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几大纪律,几项注意》是在久远的战争年代,那位伟大的领袖定下来的,是后来所有条令条例的基础,他怎么可能会忘记,怎么敢忘记?

    如果是在某个特定的年代,光是无视领袖指示这一项罪名,就足够他的军职被一撸到底,然后黯然离开部队了。

    当然,现在不是那个特定年代,不可能因为这一件小事情真的将他送上军事法庭,但问题是在绝对的道理面前,他却无法做出有效的反驳,众目睽睽之下,林锋的话可说是字字诛心,让彭玉林颜面尽失。

    知道说得越多,自己的脸面便会丢得越大,彭玉林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他举起了林锋交上来得试卷,厉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林锋故做不解得问道。

    “为什么这么多题目没有做?”彭玉林耐着性子说道,再不敢爆一句粗口。

    “不会做自然就不做?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林锋回答得理直气壮,于是操场上响起一阵哄笑声。

    哄笑声似乎是针对林锋的回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彭玉林的脸上变得火辣辣的,好像被人一巴掌呼在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