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9章:她的哥哥是师长
    看到自己的组长在和这个有些蛮不讲理的新兵斗争中第一次占到了上风,张若素的几个部下心中有些高兴起来,但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就想到某些不对的地方,心中没来由的泛起一丝酸楚的味儿。

    同样心中泛酸的,还有前面带路的巫寡妇,张若素或者自己感觉不到,但是在旁人看来,他们最后的对话与动作,已经不像是冲突,更多的是打情骂俏的意味。

    巫寡妇柳眉微蹙,却是有些看不下去,于是停下脚步轻声说道:“这位妹妹,似乎没有弄清楚自己的位置,你现在是俘虏,居然还要如此的不讲道理,还是说仗着自己有点姿色,便以为天下的男人都要宠着你?”

    听了巫寡妇的话,张若素脸色骤变,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和林锋之间的对话,虽然占据了上风,但凭借的并非是实力或者是道理,这么看来倒确实是有些蛮不讲理的撒娇意味,不由得一张俏脸儿涨的通红,好在有油彩遮挡,不虞被旁人看见。

    再想到林锋的沉默不言,也终于明白这是他的刻意想让,张若素的心中突然一发狠,猛的抬起了自己的手。

    十分之一秒后,林锋带着满脸的惘然和不解,颓然倒在了地上。

    巫寡妇以手掩口,满脸的不可思议,张若素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脸的得意。

    “刘威,把他背起来!”张若素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的轻快起来。

    ……

    林锋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团卫生院的一张病床上,谢立钊、高忻峰、许阿多、郝天圭三人围坐在一旁直勾勾的看着他。

    林锋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营长,阿多,你们怎么都在这……”突然想到昏迷之前的事情,不由咬牙切齿道:“……张若素那个臭娘们呢?”

    谢立钊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朝另外三人挥了挥手,高忻峰三人便有些不情愿的离开了病房。

    等三人一走,病房中就只剩下林锋和谢立钊两个人,他本来一脸的严肃威严如同变魔术一般的垮了下来,变成一张苦脸:“兄弟、老大、祖宗……你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把那个姑奶奶给得罪了?”

    一句话把林锋问得一脑门的问号,好半天才反应服过来,试探着问道:“你说的姑奶奶,是张若素?”

    “除了她还有谁?”谢立钊没好气的说道。

    “艹,我说营长,她是少校,你也是少校,而且你还是营长,她只是个组长,怕个毛啊?”林锋毫不在意、充满鄙痍的说道。

    “你懂个屁!”谢立钊倒是不在意林锋的语气,一个连老虎屁股都敢摸的生猛人物,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再正常不过。

    林锋没有说话,知道谢立钊还有话说。

    “少校跟少校就能一样吗?她就算是个大头兵,我特么也怕她啊!”谢立钊忍不住蹦出了一句脏话。

    “看来她来头不小啊!”林锋若有所思。

    “岂止是不小,简直大得吓人。先别管她是什么来头,你先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一想到张若素那张寒冰一般冷冽的脸,谢立钊心里就不由得一阵发寒。

    林锋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老子连那个顾军都敢得罪,还怕一个臭娘们?他不温不火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方才问道:“那个臭娘们究竟是什么人?你这么怕她?”

    谢立钊神情复杂的看了林锋一眼,小声说道:“她的哥哥叫张行。”

    “张行!”林锋现出思索的神情,脸上猛然一惊,有些不可思议的道:“你说的是张家的张行?独立师师长?”

    “除了他,还有谁?我跟你说,张行的护短是出了名的,何况你还得罪了他唯一的妹妹的,这事儿要是让他知道……”谢立钊拍了拍林锋的肩膀:“……你自求多福吧!”

    “我艹!”林锋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起身便想要出去。

    林锋并不知道自己来部队其实是军长陆定军的意思,他连军长是谁都不知道,只以为自己是被师长贺明挖来的,可是跟张行比起来,贺明好像有点不够看啊!

    “你要干什么去?”谢立钊急忙问道。

    “我要去找那个臭娘们说道说道。”林锋回道,他想找张若素讲讲道理,虽然明知道那个女人不讲道理。

    “我觉得你最好过几天再去找她。”谢立钊十分认真的建议:“现在这个时间,她的心情肯定十分的不好,去了效果也注定好不了,甚至有可能更糟。”

    林锋停住了脚步,他觉得谢立钊分析得有道理。

    谢立钊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一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你很生猛,却没有想到生猛到这种程度,看来我们营是不可能留住你喽!”

    林锋目光微微低垂,谢立钊待自己不错,但自己肯定不可能一直在基层部队里厮混,所以感觉到有些歉疚。

    “其实你不用想太多,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至少你是三营出去的,混的越好,我们这些老弟兄也会越高兴,你的荣耀同样也是三营的荣耀……不过现在,我们先要把张少校这一关过去。”说到最后,谢立钊还是敛了笑容,表情凝重起来。

    两人商量了一下,也没有想出个有效的应对方案,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力量,在张若素恐怖的背景下,就像暴风雨中的一叶小舟般不可依靠。

    最后还是林锋洒然一笑:“算了,我们不用想那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她总不能拿枪把我给毙了。”

    “也对,也许是我们想多了呢?说不定人家张少校早就把这事儿忘了,呵呵!”谢立钊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以那个臭娘们的脾气,会咽得下这口气?林锋当然也不会信,但也没有多担心,虽然接触不多,但他觉得那个女人似乎并不喜欢以势压人。报复肯定有,但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只会来自于她个人,而不会被捅到她恐怖的家族和强大的哥哥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