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6章:不讲理的女少校
    不管张若素的性情如何得暴烈,到底还是龙国得军人,龙**人中得骨子里便透着中规中矩的条令条例气息,即便是最有性格得特战队员,张若素也想起了自己这次可能会惹来的麻烦,再没有将面前这个可恶新兵痛打一顿的冲动。

    最为惊骇得却是巫寡妇,被林锋势若惊雷的一声怒吼惊醒,她的整个后背都几乎湿透,若真的不管不顾的冲出去,她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境况会变得极为糟糕。

    “你是哪个部队的?叫什么名字?”张若素比林锋矮了半头,但是说话时的语气却是十分自然的透出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

    气势有时候便是一种压力,压力总能让人心头沉重而且极不舒服。

    林锋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嘴角微微一翘,露出如三月阳光一般的笑容,在刻意保持肃穆的张若素看来,这笑容却是说不出的讥诮。

    “我想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们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东西?”林锋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并不代表他说的话不会如刀子般犀利,如怨妇般刻薄。

    就如此刻,即便面对一个虽然冷漠但绝对可算是军中冷艳花朵的女人,他依然没有丝毫心理障碍的说出了如此杀伤力十足,足以让本来性格温驯的对手瞬间暴走的话语。

    张若素的性格绝对不温驯,不然也不会在拥有极为强大背景的情况之下,在特战部队中五年血战立下无数战功的情况下,依然还只是一个少校军官,只是一支特战小组的组长。

    但是十分难得的是,她居然没有在林锋如此挑衅意味十足的语言攻击之下,再发起全然不顾及后果的进攻,只是瞪着一双微带血丝的漂亮眼睛,如同一只愤怒的小狮子,喷吐着名为愤怒的火焰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可恶、混蛋、该死到了极点的新兵。

    相比起张若素随时可能暴起伤人的愤怒,林锋的表情要淡然得多,但是与她对视的时候,却是没有一分一毫退让的意思,坚定如深埋地下只露出一角的磐石。

    充满了敌对意味的无声对视,空气中仿佛有一股硝烟的味道弥漫而起,连那些身经百战的特战队员们都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作出一点动作,只是林锋受伤严重的左手上却有血滴落。

    林锋的伤势不重但也说不上轻,伤口中有些森然的颜色,看起来却极为渗人,林锋浑不在意自己的伤势,但有人在意。

    一道裂帛之声突兀的响起,撕破了近乎凝固的空气,巫寡妇决然的撕开了自己裙摆的一角,无视场间的几个特战队员,带着略微有些紧张的情绪,十分迅速的捧起林锋受伤的手,缓慢而且细致的进行着包扎。

    林锋心存感激,但是一双眼睛却依然淡然而且坚定的与那个愤怒的如同母狮子般的女人对视着。

    张若素愤怒如故,但是那一声裂帛之声,却使得她的气势为之一滞不复之前的壮烈和慨然。

    这种变化是因为巫寡妇,因为她是一个龙国公民,因为她站在了林锋那一边,于是张若素便天然的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就算脾气再暴烈,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她没有叛国的心思,心中的胆气自然便再难壮烈起来。

    “39集团军,特务营,第七战斗小组,少校组长张若素。”张若素微微昂着头,报出了自己的部队和身份,脸上却只有屈辱和愤怒,没有一丝骄傲之色。

    堂堂特战部队的少校组长,被一个普通连队的新兵逼迫着自报家门,那里还有什么面目表现出骄傲的情绪?

    少校和新兵之间的等级差距,虽不说是云天和泥壤,却也十分类似凤凰和野鸡之间的距离,天鹅和癞蛤蟆之间的关系。

    正常情况下,新兵这个时候应该立刻立正敬礼,然后问候一句长官好!

    张若素虽然并不喜欢用阶级来压制属下,但是如果能看到这个可恶可恨的新兵,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的样子,想必她的心中也能稍微的舒爽一点。

    然而林锋绝不是一般的新兵,而且现在也不是正常情况,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让那个名叫张若素却暴力无比的女子舒爽。

    没有立正、没有敬礼、更没有充满惶恐的喊长官,林锋依然淡漠的看着张若素,眼波里连一丝颤抖都没有出现。

    但他终究还是要说话,不可能一直沉默下去:“39军,272团,3营新兵连三班新兵,林锋!”

    林锋的声音沉稳淡漠而且坚决,配合着脸上坚毅的线条,愣是把一个新兵的身份说的高山仰止一般凛然肃穆,也没有对张若素的少校身份表现出丝毫的尊重和敬畏。

    “林锋!”张若素重复了一遍林锋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因为脚踝的疼痛,还是因为心底的恨意,说话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咬牙切齿:“见到上级军官,为什么不敬礼?你打伤了我们特务营的人,还不束手就擒,等待军法处的处置。”

    随着张若素的声音落下,她手下还站着的五个特战队员,迅速的将林锋围在了核心,只等她一声令下,便要抓人。

    林锋并没有因为她的威胁,敛去脸上讥诮的笑意,反而越发的浓重了起来,毫不在意年轻的女少校被自己刺激得鼻息咻咻。

    “首先,我现在看不到你们身上任何的军衔标志,我有理由怀疑你们是邻国潜入的间谍;其次,你们毫无理由的对我进行跟踪和攻击,即便你们真的是什么特务营的人,进法务处的人也应该是你们;第三,你真的以为,就你们几个人能将我抓起来?”

    林锋慢条斯理的侃侃而谈,话语中居然有着几分无法辩驳的道理,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是成功的将张若素的怒火撩拨了起来。

    张若素愤怒而无力的发现,和这个新兵比起来,自己不仅在武力上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在语言交锋中更是一败涂地,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然而,张若素从来都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