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3章:袅袅青烟起于庙
    没有盐巴的烤兔肉,吃起来倒有点像是无盐面包,口感可以却没甚味道,聊以充饥之后,林锋正准备再次开始寻找回营房的路,却突然感觉头皮微微发麻,升起了一种好像被人窥视的感觉。

    他并没有紧张的张望四周,而是十分自然的起身,随意的扫视了一圈,再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才起身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林锋的动作十分的自然而且随意,在观察他的那些人看来,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

    事实上,此刻的林锋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不是紧张,而是身体对于极度危险境况的自然反应,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不下于7个人,极度擅长隐匿的作战人员,正潜伏在暗处盯着自己。这还仅仅只是被他发现的,也许没发现的还有更多。

    林锋所走的方向,自然是朝着这些潜伏者相反的方向,就算他再过自信,也不敢一头扎进潜伏圈,试图将这些人揪出来。毕竟他现在赤手空拳,而对方的手中必然有着十分强大的兵器。

    我只是一个迷途的小兵,总不会是你们的目标吧?我没有发现你们,你们也不要跟我过不去啊!表面上若无其事,林锋的心中却在暗暗的祈祷着。

    也许是祈祷发挥了作用,虽然能感觉到这些人的目光依然落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好像并没有追上来的意思,慢慢的脱离了这些人有些犀利的目光,林锋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转念一想,林锋的心中突然又升起一丝警惕,虽然没有看到这些潜伏者的真面目,可是从他们的潜伏手段来看,应该是极为精锐的战斗人员,比起连队的那些老兵们,似乎要强了不少。

    这些人到底来了多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他们的目标是我们的部队?

    想到这里,林锋的额头上冷汗冒了出来,不行,必须尽快的把这里的消息通知营长。

    脚步骤然加快,林锋的身形如同灵敏的猎豹,向前窜了出去。

    远处的那棵大树上,那个清浅的声线再一次发出了声音:“咦,好快的速度,不行,得改变计划。”

    声音落处,一条修长的身形从树上滑了下来,落地的同时,已经向着通讯器材中发出命令。

    “计划改变,目标难度增大,不用等五分钟了,现在马上实施抓捕。”

    “猎鹰收到!”

    “老鹰收到!”

    “……”

    林锋绝对想不到,自己难得迷路一次,就会被一支特战小队碰上了,更想不到的是,这支特战小队居然无聊到将抓捕自己当成训练目标。

    他的运气还真是有些糟糕,但是,遇到林锋,那支特战小队的运气似乎也并不太好,甚至有可能比他还要糟糕。

    林锋并不知道自己发现的潜伏者们现在已经动了起来,向自己追了过来,所以在行进的过程中并没有掩盖自己的行迹,碰断的枯枝,踩倒的嫩草,为后面的追踪者提供了十分明晰的标志。

    然而林锋的速度终究太快,即便追踪者们发现了他留下的踪迹,即便他们在丛林间的行进速度比起林锋也不遑多让,但是想要追上林锋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永远都追不上。

    但是这支特战小队那位有着修长身材、清浅声线的指挥官,却坚信他们一定可以完成这一次的训练任务,因为她认为那个疑似迷路的新兵,并没有发现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追踪。

    林锋确实不知道他们的追踪,但他的突然加速的目的,正是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这一队潜伏者,需要尽快的报告给部队。

    西南的丛林中,树种繁多得犹如一座巨大的植物园,低者如草如茵,高者如山如岳。

    一棵高近百米的巨大树木,挟着十几人合抱粗的威势,毫没道理的拔地而起,高耸入云,秀于林。

    大树的下半部分,竟是没有一根横生的枝节,直到五十米的高度上,才有了一根粗状的横枝长了开去,更多的杂枝便从其上发散开来,枝上又有叶,长的茂密了,又有高度,便越发的如云、如盖。

    就在这飘渺的云上,华贵的盖上,林锋卓然其上,凝目远望之间倒颇有几分文人的骚气。

    林锋当然不是文人,他是一个军人,所以他站在如云盖般的树枝上,绝不是因为想要抒发什么诗歌一般的情怀,他的目的简单得令人发指。

    站得高才能看得远,看得远,才能找到一条回程的路。

    不知是因为丛林之中的绿色太多了,还是因为这几个小时他跑的实在太远,即便林锋已经爬到了极高处,也依然不能看到三营门口那颗同样秀于林的大榕树。

    不过林锋倒并没有什么失望的情绪,也没有尝试爬到这棵树的更高的枝桠上,因为他看到了在不算太远的一处地方,有青烟儿袅袅。

    有烟火的地方,自然便有人,有人的地方,自然也便有路,林锋心中一喜,再不犹豫,拽住了一根藤蔓翻身就往树下滑去。

    在滑的过程中,他的脸上却是骤然凝重起来,在他走来的方向,有飞鸟惊起,小兽逃窜……

    林锋眼神微微眯起,确认那些神秘的潜伏者居然追了过来,他冷然一笑:想要阻止我将你们的存在报告给部队,那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须臾间,林锋已经下了大树,一秒钟也没有停留,凭着在树上看到的记忆,向着那一绺青烟的所在跑了过去。

    青烟起于林间,因林间有一座破落的蛇神庙,墙垣断塌,神像倾倒,但却有信女跪在其间,燃烧香烛,虔诚祈祷。那一绺青烟正是焚烧黄纸所引起的,此刻已经渐渐消弭,从有形而渐变无形。

    烧香烛黄纸的信女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次对着蛇神像拜了拜,便打算转身离开。

    刚转过身来,女子本来低垂的目光徒然抬起,讶异、意外、惊喜……一时间竟是有很多种情绪从她的明眸中流露出来,复杂得令人怜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