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2章:迷途
    怀着复杂心情的林锋,神思好似已经不属于自己一般,也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的已经追上了大部分的新兵,马上就要追上这次五公里越野跑在最前面的第一集团。

    林锋一秒ko罗闵的事迹早已经在整个三营传开,新兵大多是骄傲、倾佩、欢欣鼓舞,而老兵那里却是多有不服。

    他们不服也有不服的道理,就算你入伍之前学过一些格斗,在个人武力上占优,但是现代化战争,个人的武力能有多大作用呢?如果没有综合的战术素养,个人武力再强,在战场上也只能当一个炮灰罢了。

    五公里越野,算是部队里经常进行的一项训练,是单兵综合考核中非常重要的一项,所以今天的这次训练,新兵班的几个班长班副,除了高忻峰之外,都存着要和林锋比个高下的意思。

    格斗技巧好,并不代表体能和耐力也好,就像以前打遍三营无敌手的罗闵,五公里越野的成绩就并不理想。

    看到林锋被高忻峰拉着聊了一会天,现在居然都已经追上来了,本来跑在前面的士官和老兵们,顿时打起了精神,速度隐隐的提升起来,本来那几个体能比较出色和他们一起跑在第一集团的新兵终于也跟不上,渐渐的慢了下来。

    但是林锋的速度却是一点都没有变化,迈着轻松而又决然的步伐,一步步的赶了上来,给了前面几个人施加了无尽的压力。

    林锋并不知道这几个已经是第一集团了,他是后出发的,五跑公里的时候因为体能不一,整个队伍也是拉得很长,他只知道自己一直在超越前面的人,看到最后这个人也没想太多,为了追赶前面已经不存在的人,他毫不迟疑的追了上去,甚至不忘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对着几人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

    他绝对是真诚的,可是在那几个几乎拼尽了全力,也只能无力的看着他轻松超越的人看来,那笑容透着说不出的嘲讽意味,他的脸上似乎挂着四个大字:自不量力,将属于老兵们的骄傲打击的荡然无存,就如被铁锤关照过的玻璃一般支离破碎。

    如果林锋知道他们此刻的想法,必然会大呼冤枉,我不是故意的啊!

    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以为前面还有人在,于是便埋头追赶,可是追了半天却是一个人影也没有看到,正在纳闷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便到了一个岔路口,那里站着的正是新兵连的一个班长,而且和林锋还是老熟人,郑之龙。

    虽然昨天和郑之龙发生了冲突,而且之后罗闵的挑战也十有**是他的授意,但林锋到底没有吃什么亏,而且之后郑之龙也表现得十分老实,最重要的是没有为难许阿多和郝天圭。

    所以在这里见到他的时候,林锋难得的没有恶语相向,更没有趁着没人动手打他一顿,要知道昨天在知道许阿多和郝天圭的遭遇之后,林锋可是真的动了这个心思的。

    “二班长,接下来怎么走?”看到有人,自然就代表自己没有走错路,但是林锋到底对这一带的地形并不熟悉,于是出言相询。

    郑之龙眼神微眯,犹豫了一会儿,才指着一条岔路道:“沿着这条路,一直走。”

    林锋不疑有他,点了点头便向着那条路跑了过去,却没有注意到背后郑之龙有些得意的笑容。

    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跑,跑着跑着,经过三四个岔路口,也没有再看到连队里的人,林锋就觉出来有些不对劲了,照自己的速度,这个时候差不多快跑到5公里了吧?怎么感觉离营地越来越远了?

    想到自己和郑之龙之前的过节,林锋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这次肯定是让他给耍了。“xxx”林锋骂了一句脏话,转身就往回走,想要原路返回。

    ……

    两个小时之后,林锋颓然发现,自己看来是迷路了,虽然脚下有一条小路,可是看起来却很少有人走的样子,这个地方的树木也都很是高大而且原始,自己这一通乱跑竟好像跑到了丛林的深处,在高大树木的遮掩之下,居然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对于丛林,林锋并没有多少害怕的情绪,只是昨天晚上光顾着喝酒就没有吃饭,现在看看快要到早上九点钟,他还没有吃饭,肚子不可抑制的响起了“咕咕……”的报警声。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林锋决定不再无头苍蝇一样的寻找归途,先弄点吃的再说。

    在丛林中找吃的并不是什么难事,只用了十几分钟不到的时间,林锋就徒手抓到了一只野兔,在一条浅窄的小溪中用某种坚硬灌木的树枝折断而形成的尖锐一端,轻易的便对那只野兔进行开膛破肚的程序,清洗干净之后,放在钻木而来的火上烤出阵阵让人口内生津的肉香。

    虽然闻起来很香,但真正吃起来得时候,并没有想象中得那么可口,没有盐巴,再好得肉也烤不出味儿来,比起嚼蜡其实好不了多少。

    一只兔子,林锋便只吃了一条腿,便结束了自己的早餐,剩下的兔子肉,他挖一个坑埋了,因为他相信下一顿的中午饭,自己肯定已经回到了连队。

    然而,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绝不会尊从于个人主观需求,林锋在烤兔肉的时候,已经惊动了一群人,一群狠人,一群十分专业的狠人。

    距离林锋八百米远处,一棵高大树木茂密的树冠中,一个浑身穿着树叶编成伪装服的人,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着他,这人隐匿的功夫十分了得,即使是林锋也没有发现。

    “两点钟方向发现一个目标,看起来是一个迷路的新兵,我们的训练任务稍微改一下,从这个小家伙开始离开算起,十分钟之后开始寻找他的踪迹,实施抓捕。”

    藏在树中的人,声音不带表情的发布了一道的命令,但那一道声线,却像是从山顶的冰雪种化下来的一条涓涓细流,清咧而且甘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