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1章:五公里越野
    林锋见身边的高忻峰情绪有些急躁,因为三班也有两个新兵直到现在还没有赶到集合地点,他在高忻峰的耳边小声道:“不要着急,昨天晚上二师兄喝多了。”

    高忻峰这才脸色一缓,朝林锋竖了个大拇指,表情却是有些好整似暇起来。

    毕竟训练半个月了,即便依然比不上老兵,三分钟之后新兵们也都赶到了集合点,等待着连长来点名。

    不过让所有人都感到有些奇怪的是,平常应该早就已经在集合点等着他们的新兵连长,今天居然还没有见到踪影。

    又等了五分钟,老兵那边都已经点名完成往外面开拔了,二师兄才终于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了集合点。

    新兵三排的排长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了例行的全新兵连点名,指导员彭玉林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虽说训练成绩的好坏最主要看的是负责军事的连长。

    可是他身为指导员,如果带的新兵连在全团新兵综合大比武中名次太靠后的话,他在几个同僚面前也会很没有面子,即便调到261团的当科长,也可能被手下的参谋们看不起。

    点名很快结束,二师兄安排了一下早上的训练任务,挥挥手示意值班排长将部队带走,然后打了个哈欠往着营部的方向走了回去。

    彭玉林急忙快步跟上,有些买埋怨的道:“老朱,你怎么才来?”

    二师兄不以为意的道:“昨天晚上喝的有点多,头有点痛,你让我再去睡一会。”

    彭玉林不由得一阵无语,心想老子怎么碰见这么个搭档,看来他是打定了主意准备要专业了呀。

    虽然无奈,但他也没有办法,有些事情还要跟二师兄商量才行,毕竟二师兄的军事主官。

    “老朱,过几天就要进行条令条例的全团统一考试了,我想今天下午安排一下午的时间,进行一次摸底考核。”彭玉林说道。

    “哦,可以!”二师兄现在还处在有些迷糊的状态,也没想太多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彭玉林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任由二师兄打着哈欠回到办公室,而他则是转身朝新兵的训练地点走了过去。

    部队里的起床哨都是在晨光渐露之前吹响的,而早餐都在太阳完全起山的八点之后,这一段与晨光相伴的训练,便被称为晨练。

    今天的晨练内容是5公里越野,路线是早就定好了的,是幽深丛林中的一条小路,从营区出发,沿着小路绕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再回到营区。

    林锋没想过要搞什么特殊待遇,五公里越野对他来说也实在算不得是什么挑战,他准备和战友们一起出发,却被高忻峰拉住了。

    “你去跟他们凑什么热闹,快跟我说说,昨天晚上喝了多少酒,怎么把二师兄灌倒的?”

    林锋翻了个白眼,没想到他拉住自己就是为了问这些无聊的问题,不过马上他又想到另一个问题没好气的道:“你还好意思说,昨天晚上我没有带钱,你们又都跑了,害我还要跟巫寡妇赊账。”

    “什么什么,你等一下,你说什么,你跟巫寡妇赊账了?”高忻峰一脸的诧异和不可思议,围着林锋看了圈,才继续道:“你可知道,曾经我们团的一个副团长,有一次去巫寡妇那里吃饭忘了带钱,愣是将自己的军服押在那里才得以脱身啊。你居然好胳膊好腿儿的就回来了!老实交代,是不是跟巫寡妇之间有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林锋心中一突,就想到了巫寡妇昨天三次提到肉偿的事情,就算他性格再沉稳,也不由得老脸微红,有些无力的辩解道:“没有,哪有什么交易,就是欠了她的饭钱,我今晚就去还给她。”

    高忻峰却是盯着林锋的眼睛,颇为猥琐的笑道:“不对,看你的样子,肯定有奸情,不错啊林锋,刚来一天就跟巫寡妇勾搭上了。”

    林锋觉得再解释也解释不清,丢下一句“清者自清”,便跑了出去,与其在这里尴尬,还不如去跑五公里呢。

    林锋追着大部队,沿着小路跑了几百米,突然觉得有些不对,这条路有些熟悉啊……这不是通向巫寡妇理发店的小路吗?

    想到巫寡妇一时如春风,一时如桃花,一时又如细柳的眼眸,林锋不禁有些犹豫,但他仅仅也只是犹豫三秒,便再一次踏上了征途。

    当兵的人,以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为最大的荣耀,死都不怕害能怕区区一个女人?林锋如此想着。

    五公里的路线果然要经过巫寡妇的小店,不过让林锋在庆幸之余又有点小遗憾的是,经过小店门口的时候,那里却是大门紧逼,那个风情无限的女子似乎还没有起床。

    林锋的心情略微有一些复杂,昨天晚上虽然喝了不少酒,但他并没有醉,回到班房躺在自己的铺位上也久久不能入睡,脑海中一直在回味着巫寡妇对自己的调笑和挑逗。

    他始终想不明白,巫寡妇这么做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难道说她真的看上自己了?林锋自认为智商还可以,却还是猜不透女人真正的心思,陆小琪如此、陈秀儿如此、巫寡妇依然如此。

    林锋不知道的是,平常的这个时候,巫寡妇必然已经站在自己的小店门口向这些血气方刚的士兵们微微浅笑,展示着自己绝代的风华。

    今天没有开门,并不是因为她起来晚了,只不过她躺在自家床上不愿意起来,因为她也不想看到昨天晚上那个沉稳而又大胆,说话如同哲人一般的少年。

    直到现在,巫寡妇依然还在咀嚼着林锋昨晚最后说的那一段关于动心和动情的阐述,动心不代表动情,动情也不代表钟情。这小子看起来稚嫩无比,怎么却像久经沧桑的老人一般,理智得可怕。

    如此理智的一个人,让巫寡妇从深心里感到一股寒意,她有些怕,怕这个冷静得有些可怕的少年,窥伺到她心中那掩藏得极深的秘密。

    作者夏凡说:今天两更,明天上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