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9章:西南夜话
    当然不是所有的军官都是这样,但其实能做到这样的军官应该也不少,关键是有几个士兵跟军官一起吃饭的时候能做到如林锋一般从容?

    喝了几杯酒,又将桌上的菜吃了一遍,说的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十分好奇的是,平时性格如一个娘们似的彭玉林,怎么会失态到在他得办公室里吼了起来。”谢立钊微眯着眼睛,浑不在意的问道。

    原来今天晚饭后林锋和彭玉林的交锋,他愤怒的吼声已经被同在营部的谢立钊听见了,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也不怎么喜欢那么彭玉林。

    林锋“呵呵”一笑:“我也是十分的费解,比如现在,如果你们两人勃然大怒,我大概也会感到费解。”

    谢立钊立刻明白了林锋话里的意思,调换一个身份,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新兵,在自己的面前百无禁忌、谈笑风生,自己的心中多少也会有些不舒服。

    问题是,真有这样的新兵,他可能是普通的吗?至少眼前的这个叫做林锋的新兵,绝不会只是一个普通人,谢立钊相信自己的眼光。

    二师兄道:“林兄弟你也要小心一点,这个彭玉林啊,虽然平时看起来笑咪咪的,可身后的关系却也硬的很,听说调令已经下来了,等新兵工作结束他就要调到38军261团任作训科的科长。”

    林锋心中微动,想起一个人来,开口问道:“261团的团长,是顾军吗?”

    谢立钊打量了林锋一眼,心想这个新兵果然不简单,普通的新兵连自己团的军官也认不全,他连另一个集团军的团长都认识。

    “没错,就是那个顾军,林兄弟你认识他吗?”谢立钊试探着说道。

    “谈不上认识,不过是有些过节。”林锋不想说起特招考核被淘汰的事情,虽说败在了顾军的无耻手段下,但终究还是败了,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过节!谢立钊惊得酒杯都差点没捏住,作为被陆家看中,着力培养的新锐军官,对于军中那些大人物的背后势力,他都是有一些了解的。

    在西南军区,影响力最大的自然是陆家,但却绝不是陆家一家独大,顾家和张家虽然在军中的势力要差一点,但是两家在西南地区的政商两界却有着极为庞大的势力。

    就算是在军中,陆家也要给两家一些薄面,毕竟西南军区的军需物资,名义上是政府供给,但实际上还是来自于顾、张两家。但是陆家也并不怕他们两家,只要枪杆子在手,说话自然便有十足的底气,当然,不到逼不得已,陆家也不可能动枪。

    这些事情属于上层的斗争,一般人不可能知道,即便林锋在谢立钊眼中不算是普通人,他却也不知道。

    不过谢立钊确实是有些欣赏林锋,并没有因为他和顾家可能的过节而故意疏远,而是将顾家的可怕给他说了一遍,嘱咐他要多加小心。

    “如此说来,那个彭玉林算是顾家的人了?”林锋转着手中的酒杯若有所思。

    “算不上,他顶多算是顾军的人。”谢立钊的回答却让他有些意外,但也说明了一些问题,顾军虽然是顾家的人,但是他不能完全的代表顾家,他的人也不能算是顾家的人。

    对于陆家在西南军中的势力,顾家和张家一直都眼红不已,所以从西南军区成立以来,两家总是不断的让子弟进入军区,以期在陆家的手中夺得一些军事力量的掌控权。

    对于这些事情陆家并不如何在意,任凭两家的优秀子弟在军中任职,因为陆家有自信,陆家的子弟天生便有将军的因子,即便两家派再多的人来,最终也没有陆家的子弟出色。

    在最初的几十年里,确实如陆家所想的一样,陆家的子弟军中的表现永远都是最出色的,陆家在西南军中的影响力也从来没有降低过。

    但是在十年前,张家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西南军事学院,从基层的连队做起,不但屡立战功,更是带领部队在各项比武、演习之中创造了十年不败的战绩,成为西南军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师长。

    即便立场不同,但是谢立钊在讲述这位张家大人物的时候,眼中也是流露出发自内心的钦佩之情。

    “张行将军是我的偶像!”谢立钊毫不避讳的说道,张行正是那个传奇人物的名字。

    林锋同样也对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充满了好奇:“那个张行将军是哪个师的师长,是我们军的吗?”

    谢立钊摇了摇头道:“最开始的时候,他是我们39集团军独立旅的旅长。三年前,独立旅扩编成独立师,就成了军区直辖的部队,而我们军也再没有独立旅了。”

    “果然很厉害!”林锋由衷的感叹。

    “岂止是厉害!”谢立钊同样感叹。

    “变态!”二师兄打着酒嗝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夜已经深了,其他在巫寡妇小店喝酒的人都已经走了,谢立钊和二师兄这正副两位营长也都已经有些微熏的醉意。

    “我们该回去了!”谢立钊摆着手说道。

    “是……是啊,该……该回去了。”二师兄口齿不清的附和。

    “是啊,是有些晚了。”林锋却并没有什么醉态,他平时不喝酒,也不喜欢喝酒,但喝过的寥寥几次,却从来没有醉过,就如今夜。

    林锋站起身来,扶了二师兄一把,帮助他站了起来,至于谢立钊,似乎酒量不错,虽有醉意但还影响不到他的行动。

    三人正欲离开,却听到巫寡妇的声音柔柔的响起,颇有几分幽怨的意味:“林锋,你就这么走了?”

    林锋这才想起,他们在这喝酒,可还没有结账呢,不过自己被高忻峰直接拉了出来,好像并没有带钱包啊。

    “你们先走吧,我去结个账。”林锋当然不会跟这两位营长说自己没带钱包的事情,只能让他们先走,至于结账的事情,只能跟老板娘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先赊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