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8章:称兄道弟的谢营长
    高忻峰点了几个下酒的菜,一人又要了一瓶啤酒,两人便边吃喝边聊了起来。

    高忻峰比较健谈,从他的嘴里,林锋对连队的几个军官和班长都有了一些了解,尤其是郑之龙和彭玉林。

    郑之龙倒没有什么,因为有点关系就飞扬跋扈,如果他还敢欺负许阿多和郝天圭,林锋并不介意让他尝尝自己拳头的滋味。

    不过高忻峰关于彭玉林的介绍却是引起了林锋的注意,据他所说,平常的彭玉林是个老好人一般的人物,对谁都是笑咪咪的很少发火。

    如此一来,林锋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彭玉林一反常态的对待自己,必然是受人之托,不过那个人会是谁呢?

    林锋一路走来,在军中得罪的人其实不少,比如刀疤脸刘世亮,比如特招考核的主考官顾军,比如新兵二班的班长郑之龙……一时之间,林锋也想不明白究竟谁是彭玉林幕后的人,干脆不去想他,和高忻峰喝起酒来。

    在家的时候,摄于雷子的淫威,林锋几乎没怎么喝过酒,但是现在在部队里,却没有人再管他了,虽然他还是不怎么喜欢酒精的味道,但是在需要喝酒的时候,他也不会推辞。

    两人正喝着酒说着闲话,突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锋还没有动,已经喝得有些迷糊的高忻峰却是猛的跳了起来,酒已经醒了大半,敬了个军礼道:“副营长好!”

    他口中的副营长,便是新兵连的连长,外号二师兄的朱逸杰。

    林锋刚准备站起来敬礼,却听二师兄笑道:“呵呵,高忻峰啊,营长在这里你不敬礼,朝我敬什么礼啊?”

    高忻峰浑身一激灵,剩下的酒也全都吓醒,心中暗暗叫苦,口中却是一丝不苟的道:“营长好!”

    林锋这才注意到二师兄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军人,浓眉大眼看起来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肩上的两杠一星熠熠生辉。

    刚才在和高忻峰聊天的时候,林锋已经知道了营长的名字和故事,他的名字叫谢立钊,他的故事是一个传奇。

    他从西南军区的直属军校,西南军校毕业,进入边防部队之后,屡立战功短短几年便积功升为营长,是西南军区最年轻的正营职军官之一。

    林锋站起来正准备给营长敬个礼,却见他摆了摆手道:“不用那么多礼节了,又不是在军营里,在这儿大家没什么上下级,都是兄弟。”

    高忻峰有些忐忑不安的坐了下去,林锋也坐下了,不过比他的班长要从容得多,还朝年轻的营长点了点头。

    谢立钊朝林锋笑了笑,似乎对他的沉静颇有欣赏之意,左右看了看见旁边已经没有空位了,便对林锋道:“林锋啊,没有空的桌子了,我和老朱的酒瘾犯了,干脆我们拼一桌好了,你看怎么样?”

    林锋点头道:“没有问题啊,请坐,今天的酒我请。”

    高忻峰腿都有点哆嗦了,心想林锋啊林锋,你怎么那么没有眼力劲儿呢?营长来了,我们把桌子让给他们就得了,你还真跟他喝酒啊?再说了,你自己的酒都是巫寡妇请得,你还好意思说你请客?

    “报告营长,我们已经喝好了,您喝吧,我们先回去了。”林锋初生牛犊而且背后也有关系,高忻峰可不敢跟他一起疯,立刻起身告辞道。

    谢立钊指着他笑道:“你呀,怎么,请我们喝顿酒都不舍得呀?”

    “营长,我……”高忻峰有些手足无措。

    “算了,营长,你就别为难他了,我看他真是喝得差不多了。”还好二师兄给高忻峰解了围,说完还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回去。

    高忻峰如蒙大赦,哪里还顾得上跟着自己一起来的林锋,“啪”的敬了个军礼,头也不回的跑了。

    林锋也站了起来,想说我们一起走吧,却被年轻的营长扶了一下肩膀道:“怎么,你不是说好了要请我们喝酒吗?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林锋心中暗道:你们两位爷,还喝不起酒么?但终究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林锋可没有空口说白话的习惯,于是点头道:“行,我请就我请,老板娘,上酒!”

    巫寡妇笑着将一箱啤酒抱了过来:“你们慢慢喝,要不要添两个菜?”

    谢立钊道:“好啊,三斤卤牛肉,两个酱猪蹄,一盘油炸花生米。”

    “好嘞,马上来。”巫寡妇答应了一声,起身转回了后厨,林锋的脸色却是极为的难看起来。

    原来刚才谢立钊点菜的时候,巫寡妇弯着腰作倾听状,一只小手却是悄悄的捏住了林锋腰间的软肉狠狠的捏了一下。

    即便林锋铁打的身体,这个时候却也是疼得直抽冷气,若不是这里人太多,只怕便要叫出声来了。

    神经病呀?林锋莫名奇妙的在心中暗骂一声,突然想起之前巫寡妇说要请自己喝酒的事,顿时明白了自己被掐的原因,不由的心中喊冤,我又没说不给钱啊?

    虽然有些误会,但终究是小事,林锋可不会当着营长和副营长的面巴巴的找巫寡妇解释,只好先把这口气咽下。

    但是他的面部表情却没有逃过二师兄的眼睛,他呵呵笑道:“林锋啊,你也不用那副表情,我们只是开个玩笑,那能真的让你一个新兵请客。”

    林锋知道他误会,急忙解释道:“没有没有,说好我请就是我请,我可不是说话不作数的人?”

    二师兄还想要说些话,却被谢立钊打断:“既然林兄弟这么说了,今天就让他请好了,我们改天再请回来就是。”

    听到营长居然叫出了林兄弟的称呼,二师兄有些意外的怔了怔,旋即便知道营长这是有心结交,看来这林锋还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一念及此,二师兄的小眼睛眯了起来,举起酒杯,张着大嘴笑道:“营长说的对,来,林兄弟,我们喝一杯。”

    林锋现在的心中其实是十分的疑惑,部队里的军官都是这样的吗?那个彭玉林又是怎么回事?高忻峰为什么又要这么怕他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