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7章:巫寡妇的小店
    “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我警告你,你今天的表现足够记一次大过了,三次大过之后,就会强制开除军籍。”彭玉林厉声喝道,但他情绪似乎有些过于激动,本来一丝不苟的背头,因为激动的颤抖一绺发丝垂到了额前,看起来有些狼狈。

    看着彭玉林狼狈的样子,林锋感到有些好笑,翘着的二郎腿不自觉的晃了晃,不急不缓的道:“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自己很清楚。你也不用吓我,虽然条令条例我还没有学完,但是我也知道,在领导的房间里面拿张椅子坐坐,还没有严重到要记大过的程度。”

    “你!你!你……”彭玉林指着林锋,手指都开始颤抖起来,在部队十几年,他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样的新兵,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军人。自己可是他的上级,而且不止高了一级啊,他怎么就一点敬畏的意思都没有呢?

    林锋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继续说道:“对于一个莫名奇妙就想要把我赶出部队的上级,我要是还存在着一点敬畏,那我就是一个傻x。难道我还要听你的命令,直接离开部队吗?”

    彭玉林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面前的这个新兵从骨子里就透着叛逆和桀骜而且还十分的狡猾,想要忽悠他自己申请退伍,看来是不可能了,只能动用别的手段,慢慢来。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沉声道:“把你手中的申请放下,你可以滚了。”

    “呵呵!”林锋笑了笑,站起来身:“我不知道你是受什么人指使,非要让我离开部队,但是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做得太过分,不然……”

    林锋并没有将话全部说完,留下一个嘲讽意味十足的笑容,拍了拍屁股,脚步无比轻快的离开了彭玉林的办公室,手上还拿着那张退伍申请书。

    三班的班房,新兵都坐在小凳子复习着条令条例,副班长尹磊来回的巡视着,有不认真学习的,就上去照着屁股踢上一脚,力度却是把握得极好,绝不会让人以为是体罚,其实只是一种提醒的方式。

    高忻峰坐在自己的床上却有些心不在焉,猜测着林锋为什么会被副教导员叫过去,但不论他如何想,也决想不到林锋和彭玉林之间的冲突,几乎已经达到了势成水火的程度。

    正想着,就见林锋手中把玩着一张折叠在一起的纸张,走了回来。

    高忻峰的床,正对着班房的门口,林锋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进门,他就看见了,不自觉的他的脸上就堆上了笑意,竟是起身迎了上去。

    看着高忻峰灿烂得有些谄媚的笑容,林锋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他虽然对那个不明所以的彭玉林没有半点的客气,那是因为那人本来对他就怀着不好的心思。

    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班长,他还是保有一些尊敬的,毕竟是自己的直属上级,而且从短暂的接触来看,也并没有针对自己的意思,他自然不可能对高忻峰有什么不满。

    “这么快就回来了,副教找你什么事啊?”高忻峰随口问道。

    “哦,没什么事情,就是打个招呼。”林锋也是毫不在意的随口回答,也算不上欺骗,只是这打“招呼”的方式有些不友好罢了,但是具体的事情他却并不想向高忻峰吐露。

    “啊!”高忻峰有些傻眼,也没敢细问,心中却是暗道:看来这林锋的来头还真的不小,连副教都要跟他打招呼。

    “咦,大家都在看什么呢?”林锋看到班房里的战友都趴在床铺上埋头苦读,有些好奇的问道。

    “他们都在学习条令条例呢,这是你的课本,拿去学习一下吧,你来的晚了半个月,可要加把紧了。”尹磊微笑着说道,他虽然知道林锋是个关系兵,而且还打败了罗闵,虽然有些佩服这个新兵,但并没有如高忻峰那般的敬畏。

    高忻峰却是提前结过了尹磊递过来的条令条例课本,笑着对林锋道:“别听他的,走,我带你出去走走。”

    林锋有些莫名奇妙,不过高忻峰这么说了,他也不能直接违抗,便跟着他一起出了班房。

    他本以为高忻峰是有什么事情要单独跟自己说,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个班长,居然带着他偷偷从营地边缘的一个缺口偷溜了出去。

    “班长,这是要去哪儿?”林锋疑惑的问道,他现在和彭玉林的关系紧张,如果被他知道自己私自出营恐怕要做不小的文章。

    “你刚来我们这里,我请你吃顿饭,给你接风洗尘。”高忻峰笑着说道。

    离3营营区大约5里地,有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落,远远的一看去,灯火在风中摇曳、明灭,有点像是夏日夜晚的萤火虫,唯有村口的一盏大灯显得特别的醒目。

    林锋目力极佳,便看到那大灯的下面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小月理发店”几个字,牌子的下面还有几张桌子,桌子上面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人,隐约能看到他们身上穿着的军服。

    林锋捋了一下略长的头发,心想这头发确实是要理一下了,不然就成了军营里的另类了。

    走到近前,才发现理发店里并没有人,坐在门口牌子下面的三五桌人,果然是身穿军服的军人,而且阶级各不相同,军官士官上等兵都有,还有几个没带肩章的新兵。

    高忻峰一边和相熟的人打着招呼,一边带林锋坐到一张没有人的空桌上。

    看到林锋眉头微皱似乎有些担心,高忻峰道:“你不用担心,这店是巫寡妇开的,她到底是我们部队上烈士的遗孀,领导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即便是纠察队也不会上这里来检查。”

    听他这么说,林锋这才略微放心了一点,两人说话的功夫,巫寡妇端着一盘是小菜从后厨出来,看到高忻峰和林锋两人,微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菜放到一张桌上之后,又走到他们的桌前。

    “咯咯,高班长,你有几天没又来了哟。咦,这不是今天下午见过面的林小哥吗?第一次来姐姐这里,今天的酒就算是我请的。”巫寡妇笑着说道,生意却是做得极精明,当兵的虽然敢喝点小酒,但绝对不敢喝得烂醉,被发现了可是属于严重违纪的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