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6章:我是在帮你
    二师兄深深的看了彭玉林一眼,他虽然懒散可是一点都不笨,这个平时总是笑呵呵的新兵连指导员,同样也是三营的副教导员,为什么今天表露出了如此强硬的态度?

    他从中嗅出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不过二师兄并不打算参合进去,于是点了点头道:“好吧,这件事情我不插手,交给你来处理。”

    “好,副营长你要负责新兵的训练,这种小问题自然是该由我这个指导员来处理。”彭玉林当仁不让的说道,看向二师兄的目光中却是露出一丝鄙夷。

    看着彭玉林离开的背影,二师兄憨厚的脸上浮出一丝笑意,并不阴冷,但却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在里面。

    吃完晚饭,休息半个小时之后,便是条令条例的学习时间,一般都是各班在自己的班房里组织学习。

    不过也有些班长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加练体能,有的班长可能只是开个小会就让大家自娱自乐……当然也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总之这个时间的安排各班的班长自己决定,有很大的自由度。

    三班,因为林锋的到来,这次的班会便成了一个欢迎林锋的小会议,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对于林锋一秒ko罗闵的行为,都感觉到极为的骄傲和钦佩,同时对于林锋这个人也十分的好奇起来,开始问东问西。

    不过林锋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们的问题,便有营部的通讯兵过来,说是副教导员要求林锋过去一趟。

    林锋微微一怔,心中升起一丝危机感,但是指导员相请,又不能不去,稍作犹豫林锋便跟着那个营部兵走了。

    营部只有一个通讯班的普通士兵,其他就是四位正副职的营级军官另加一位文职军医,因为人少,营部的营房自然比其他连队的小了一些,看起来倒像一个二层楼的小别墅。

    彭玉林是三营的副教导员,同时也是新兵连的临时指导员,这是军中惯例,就像二师兄同时也是三营的副营长。

    到了副教导员办公室的门口,那个营部兵就停住了脚步,示意林锋自己进去。

    “报告!”林锋的声音很响亮,吓了那个正准备离去的营部兵一跳。

    “进来!”从房间里传出一个淡淡的声音,很是从容,对于林锋的中气十足的声音,他似乎并不意外。

    推门而入,林锋便看到了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青年军官,面相并不如何凶恶,反而有着一丝书生气。

    “你就是林锋?”彭玉林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瘦削的少年,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丝疑惑,他原以为林锋应该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块头。

    “是!”林锋答应了一声,身体站得笔直,他不知道彭玉林找自己来是什么意思,但也没有问得意思,只是静静得站在那里等待着彭玉林说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彭玉林并没有故作矜持的保持沉默立刻就开口问道,但是林锋却感觉到了一丝怪异,他的问题问得太快了,快得好像是早就设计好了一般。

    一个新兵而已,说个话还需要设计吗?林锋鼻翼微动,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

    “不知道。”但是他的回答却异常的坚决,因为他本就不知道,也没有必要去猜。

    “哼!”彭玉林冷冷的哼了一声:“不知道?你进入营区第一天就跟老兵打架斗殴,居然还说不知道,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纪律?”

    “我没有打架斗殴,那只是切磋,或者说是比试。”林锋的声音很淡然,越发的表现出了他态度的强硬。

    “死不认错!”彭玉林声音严厉:“像你这样无组织无纪律的兵,还是自己申请退伍吧。”

    林锋微微一怔,心中很是诧异,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他十分清楚,自己并没有听错,于是开口道:“你的意思,是劝退吗?”

    彭玉林沉着脸点了点头,从自己书桌上拿了一张a4纸递给林锋,声音却是微微的缓和了一点:“林锋啊,我想你也感觉到了,以你的性格,并不适合呆在部队里,我这是为你好。今天,你只是打架斗殴,这是小事,那要是哪天伤了人呢?主动申请和被部队开除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概念啊。”

    他说的话,似乎是有些道理,别的不说,光是郑之龙这个人,如果还像之前那样对待林锋或者他的朋友,林锋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必然会有一天会狠狠的教训郑之龙一顿。伤人,那算的轻的。

    不过,林锋绝不会认为彭玉林真的是为了自己好,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冲动的人,相反他还是一个异常冷静的人,不论遇到什么事情,他总是能十分仔细而且合理的推断出各种可能。

    今天的事情,明显透着一种不正常,这个指导员或许是受到某些人或者势力的委托,想要阻止自己在部队里的发展,让自己主动申请退出部队,自然是最好也是最直接的方法。

    想到这些,林锋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彭玉林的目光也带着一丝嘲讽,他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突然垮下来的肩膀和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的站姿,表达了他的某种态度。

    看着林锋从表情到动作的变化,彭玉林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但更多的是愤怒。

    “你干什么?给我站好!”彭玉林的声音十分的严厉,大声呵斥道。

    听出了他声音中的不安,林锋脸上的笑意更浓,不但没有听他的话站好,反而从旁边拖了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你干什么?你什么意思?”林锋坐了下去,彭玉林却是气得站了起来,脸色涨的通红。

    林锋脸上却是神色不变,好整似暇得将二郎腿翘了起来,这才开口,说出了一句让彭玉林摸不着脑袋得话:“我这是在帮你啊。”

    “你什么意思?你在帮我什么?”彭玉林听不出来林锋话里得意思,有些失了方寸。

    “你不是想让我离开部队吗?”林锋淡淡得说道,彭玉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林锋接着说道:“可惜的是,我是不可能自己申请退伍的,所以你要是想完成逼我离开的部队的任务,那就得希望我多多的犯错,这样你才有理由开除我,你说是不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