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4章:巫寡妇
    高忻峰绝不认为让林锋道个歉是十分难以接受的事情,他甚至认为自己这是对这个新兵的一种保护,郑之龙是那么好惹的吗?

    郑之龙显然也对高忻峰的处置有些不满,脸色越加的阴沉起来,但是这个时候却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他也知道对面那个叫林锋的新兵,打架的能力应该比自己要强上不少,真要动起手来自己反而要吃亏。

    “对于一个想要无故体罚我的士官,我拒绝道歉,如果班长非要我向他道歉,我们可以到连长那里说理。”林锋表情淡然,看不到一点激动的样子,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强硬无比。

    高忻峰这才知道原来就下午这一会的功夫,林锋居然就跟郑之龙结下了梁子,心中不由得暗骂,郑之龙啊郑之龙,你特么还真是一个惹祸精。

    高忻峰心中虽然暗骂郑之龙,可没有说出来,郑之龙是个惹祸精,但是人家有惹祸的资格啊,他可是前团长的公务员,现在团长更是调到师部去了,指不定哪天就把他调走了,就算不调动,凭着这层关系,谁敢跟他过不去?

    不过林锋同样也是来头神秘,见郑之龙这么嚣张的人都忍住了没有直接上手,高忻峰更不敢太过逼迫了,虽说名义上他是林锋的班长,可是在有后台的人眼里,他一个小小的下士,真的什么也不是。

    林锋肯给他一个理由,已经算是给他台阶下了,而且也摆明了态度,想要我道歉,不可能!

    高忻峰虽然看起来粗犷,其实脑袋灵活得很,否则他一没关系二没特长,哪里有机会留队担任士官。

    林锋既然给了一个台阶,高忻峰立刻就顺着走了下去,转身对郑之龙问道:“二班长,这是怎么回事?”

    郑之龙没有回答高忻峰的问题,今天在三班班房里发生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绝对算是一件十分丢脸的事情,如果让这些人知道,只怕直到自己退伍的时候,都要被他们嘲笑。

    “算了吧!我就不跟一个新兵计较了,不过,我的兵总要让我带回去吧?”郑之龙少有的认怂了,居然没有继续和林锋纠缠下去的意思。

    这让其他几个班长看向林锋的眼神瞬间变得不不一样了,郑之龙什么德行他们再清楚不过,如果连他都认怂了,说明这个新兵的后台可能比他还要硬。

    “林锋,你自己小心,我们回营房了。”郝天圭对林锋说了一句,便拉着许阿多往营房走去。

    “等一下!”林锋拦在两人的面前,问道:“现在是训练时间吗?”

    “不是啊,而且我的伤也不能训练,这是团医院下过伤情诊断书的。”许阿多说道。

    林锋点头道:“既然现在不是训练时间,你们急什么?留下来和我聊聊天吧。”

    许阿多和郝天圭,没有再说话,只是有些怯懦的看了他们的班长郑之龙一眼。

    郑之龙正要放一些狠话,却被林锋的一句话给堵得半天没说出话来:“你们的手脚是骨折吧?伤筋动骨100天,恐怕你们的整个新兵训练要报销了,急着回去做什么呢?难道你们还怕有哪个不长眼的敢让你们这两个伤兵带伤训练?”

    郑之龙颇有深意的看了林锋和许阿多、郝天圭一眼,冷哼一声道:“你叫林锋是吧,我奉劝你一句,锋芒不要太甚。”

    感觉到场间的气氛有些紧张,其他的新兵都不敢往这个方向过来,就算是那几个副班长也是远远的看着,不敢上前。

    突然,卖杂货的巫寡妇开口道:“啊呀,你们阿兵哥都是为人民服务,为国家作贡献的,何必为了一点小事就剑拔弩张呢?来来来,姐姐请你们一人喝一杯荔枝酒,笑一笑便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忘了吧!”

    巫寡妇的声音很是柔顺,却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几个本来面色严肃的士官脸色都是缓和了下来,其中一个中士开口道:“巫寡妇说的对,之龙、林锋,大家各让一步,今天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就算是给巫寡妇一个面子。”

    “是啊,是啊,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何必闹得那么僵。”高忻峰也是开口说道,林锋算起来是他手下的兵,如果真和郑之龙闹出什么大事来,他这池塘里的小鱼少不得的也要遭殃。

    见两人都开口劝解,其他几个士官也都上前劝说了起来,劝说的对象主要便是郑之龙。

    郑之龙本就没有跟林锋纠缠下去的意思,说的狠话也不过是面子上过不去,现在见众人都在劝解,自然便顺着台阶下了。

    “好吧,跟个新兵蛋子,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许阿多、郝天圭,你们既然受伤了,就不用参加训练了,好好休息等伤好了再说。”郑之龙绝不是突然开窍变得通情达理,只是林锋眼中的寒意,让他下意识的将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果然,听到这样的话,林锋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也点了点头,对高忻峰道:“班长,我先回班里了。”

    “好,你回去吧!”高忻峰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庆幸这一场冲突就这么消弭于无形,对于最先开口劝说的巫寡妇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林锋临走的时候,有些好奇的看了巫寡妇一眼,因为他发现在场的这些人,不管是士官还是老兵,对于这个漂亮的女子似乎都十分的熟悉,是些人甚至会和她开一些十分露骨的玩笑,惹得女子的脸上红霞满天,却是只有羞没有恼。

    “巫寡妇究竟是什么人,好像和所有人都很熟悉的样子?”林锋一边往回走一边向身旁走在一起的郝天圭问道。

    不过这个问题却被许阿多抢答了:“说起着黑寡妇啊,可是一个传奇人物……”

    许阿多的说话的时候,逻辑十分的混乱,一般人很难听懂,好在有郝天圭从旁补充,林锋才算是听懂了一个大概。

    巫寡妇名叫巫小月,是一位少数民族的姑娘,三年前,她和部队的一位军人相爱,不久之后两人就结婚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新婚的当天,她的丈夫接到上级的命令,出境作战打击恐怖分子,没有想到的是,那人去了便没有再回来,巫小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寡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