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2章:阿多从军记
    “骗子,林锋,你的女朋友是个骗子!”许阿多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是十分复杂,带着委屈和悲伤的意味,好像一个被心上人抛弃了的怨妇……

    半个月前,带着对军营的憧憬,单纯得有些傻气的许阿多踏上了前往军营的旅途。路上发生的一个小插曲,使他和那个曾经有过冲突得肌肉男成为了朋友。

    肌肉男得名字叫郝天圭,原来是h市的一个小地痞头子,手下的弟兄都叫他“鬼哥”,不过这小子不算是穷凶恶极,至少对一手将自己拉扯大的妈妈的话,他还是会听的,所以他才会在妈妈的劝说下报名参军。

    在途中的一个中转站,郝天圭看到许阿多被几个外地的新兵欺负,出于义愤和同乡保护主义,他上前和那几个人打了一架,将许阿多救了出来,两人从此就成了朋友。

    来到272团之后,又被分到了一个新兵连的同一个班,不过郝天圭性格刚直,到了部队之后得罪了不少人,甚至连他们的新兵班长都给得罪了。

    十分巧合的是,他们的班长正是今天和林锋发生了一些冲突的那个下士郑之龙,不得不说,那真是一个十分欠收拾的人。

    不过他毕竟是下士、是班长,虽然欠收拾,可是一般的新兵可收拾不了他,郝天圭不信邪,所以他们两个人就落得了如此的下场。

    听着许阿多声泪俱下的述说,林锋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拳头却紧紧的捏在了一起。

    要说起来,这件事情和林锋还有一点关系,当初在h市的那一次冲突中,郝天圭的拳头受了一点轻伤,本来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在新兵体能测试做引体向上的时候,因为这点伤势的影响,郝天圭的测试成绩很不理想,在他们新兵2班的十个人中垫底。

    于是身为二班长的郑之龙便给他做出了强化训练的计划,郝天圭是一个好强的人,也没有将自己的手曾经受过伤的事情说出来。

    结果在带伤训练的情况下,成绩自然是一天比一天差,为此没少被郑之龙体罚。

    许阿多脑子慢,一开始没想起来郝天圭手受伤的事情,直到最后他手上的伤势恶化,整个肿了起来,被郑之龙痛骂是个废物的时候,许阿多突然想起了,当初在h市的那次冲突。

    “班长,你搞错了,其实真不怪鬼哥,他的手在来之前受了点伤,一直没好。”许阿多的脑子很简单,想到什么就直接说了,他绝对想不到,只是简单的陈述一个事实,他就已经将郑之龙给狠狠的得罪了。

    为了维护自己身为班长的尊严,郑之龙不但没有听取许阿多的意见,反而变本加利的加大伤势已经恶化的郝天圭的训练任务,同时加大训练量的还有许阿多。

    这不需要另外找什么理由,许阿多本来基础就差,让他加练连理由都不用想。

    但是郑之龙故意给他们定下不科学的加练的方法,不但没有让两人的成绩变好,反而身上多处肌肉拉伤,尤其是郝天圭手上的伤势进一步恶化,连正常吃饭都有些困难了。

    许阿多十分信任各种条例所说的内容,在一次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新兵连大会上,他十分勇敢而且言之凿凿的批评了郑之龙的训练方法不科学,并把自己和郝天圭的伤势亮给全连的人看。

    在众目睽睽之下,即便新兵连长有意袒护,也不好做得太过明显,他严厉的批评了郑之龙,还好好表扬了一番许阿多。

    只是批评连处分都没一个,只是表扬连嘉奖都没一个,所有老兵和很大一部分的新兵心中都十分的清楚,这只不过是敷衍罢了。

    可是天真的许阿多却笑了,他笑得很开心,看得众人一阵叹息;郑之龙同样在笑,他笑得很冷,看得郝天圭一阵毛骨悚然。

    接下来的几天,郑之龙给他们的训练计划要合理得多,似乎也没有刻意得针对,两人的伤势渐渐好了起来,郝天圭松了一口气,以为是自己多心了。

    事实证明,他的毛骨悚然并非没有因由,郑之龙能笑的多么冷,就代表他的手段有多么狠。

    昨天夜里,睡梦中的郝天圭和许阿多,突然感觉身上一紧,睁开了眼睛眼前却还是一片黑暗,不是夜的黑,而是他们的头上被套上了麻袋,想要喊叫,却发现嘴里被塞了臭袜子。

    然后他们也记不清被几只手将他们抬到了一处所在,更记不清有多少只脚狠狠的踹在他们的身上,但是许阿多记住了一根钢管打断了自己小腿骨的声音,郝天圭记住了一根钢管打断自己小臂骨的声音。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冷漠的嗤笑了一声:“你们当部队是什么地方?新兵蛋子,就应该老老实实。”

    然后这些人便不见了踪迹,许阿多和郝天圭在剧烈的疼痛中,昏死了过去,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被送到了十几里外的团部医院。

    “要不是听到了郑之龙说话,我还以为我们是被天兵天将打了呢,这帮孙子太狠了。”许阿多说得咬牙切齿,林锋强忍着没有笑,一旁如雪莲花一般的少数民族女子,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黑寡妇,你笑什么?”许阿多挠着头问道。

    “她叫黑寡妇?”林锋愣了一下,想起了某个敌对国家塑造的一个超级英雄,最初的时候那位传奇的英雄似乎是一个间谍吧?他看着那个女子心中冒出一个十分荒诞不经的想法,这个女人会不会也是间谍呢?

    感受到林锋有些怪异的目光,被许阿多称为黑寡妇的女子,脸上一红,有些慌乱的避开他的目光,略显羞涩的开口道:“我男人姓巫,早两年去世了,所以他们都叫我巫寡妇,不是什么黑寡妇。”

    许阿多却是有些不服气的道:“乌黑乌黑,乌不就是黑吗?我没有说错吧!”

    “别跟别人说,你是我朋友!”林锋和郝天圭捂着脸异口同声的说道。

    “为什么?”许阿多依然不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