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0章:不要跟我嘚瑟
    “嗖!”没有任何的预兆,郑之荣一巴掌向着林锋的头上拍了过去。

    他用的力气并不大,像极了朋友之间的玩闹,若是普通人被拍一下,也不过就是感觉像一个用柔和的力道抛过来的一只乒乓球打再脑袋上,换成林锋的话,更是和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

    林锋的手下意识的抬了起来,他本可以十分轻松的阻止这人这种莫名奇妙的“袭击。”

    但是马上他就感觉到了这人拍过来的手绵软无力,既没有杀气,也没有敌意,于是他便有些困惑起来。

    直到头侧微微一痒,这人的手碰到了他的头,林锋依然还是没有想明白,这人这一击的意义,难道这是这支部队里的某种礼节,那么它的含义是什么?

    林锋的思维在发散,脸上的表情却是一脸的懵逼。

    郑之荣很满意于自己这一拍造成的效果,他很喜欢用这种力道进行攻击,因为力量不大,所以绝不会被划归到体罚;却恰到好处的显示了自己身为士官的权威,震慑这帮子不老实的新兵;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样的动作,能让他产生一种居高临下,强者侮辱弱者的快感。

    当然,仅仅只是拍一下对方的头,产生的快感十分的有限,接下来的言语攻击才是重头戏,最终的目的是让这新兵在自己的威势下,一脸委屈却不敢反抗。

    “你什么态度,啊!我这是在帮助你进步,知道吗?新兵蛋子,不要想着表现你那可笑的性格,在部队里行不通。你这样的兵,我见得多了,最后还不都被整得服服帖帖的……”

    郑之荣犹如和尚念咒一帮的絮絮叨叨也让林锋明白了他刚才那个动作的意义,原来那是一种权威的宣誓,一种强者对弱者欺凌,一种隐晦而居高临下的侮辱。

    林锋并没有因为知道了这些意义而愤怒,而是心中生出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样的“攻击”是不是有点太娘炮了?

    想到这里,林锋看着那个下士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起来,身上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林锋眼神的变化被郑之荣解读成了害怕,于是越加的得意起来,眼睛一转便想到一个极损的主意:“我看你呆着也怪无聊的,刚好我们营区厕所的粪坑满了,你去掏一下,把粪水挑到菜地去。”

    林锋像看一个白痴一般的看着面前这个得意的下士,心中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会让他那一下得手。

    “滚!”林锋稳定而且十分坚决的说出了一个字。

    郑之荣愣了一下,继而愤怒起来,心想现在的新兵蛋子也太嚣张了,必须得好好教训一下。

    他的手再一次伸了出去,依然那么突兀,依然是那个姿势,依然是那个动作,不过力度稍微大了一点,有点像扔过来的一个臭鸡蛋。

    但是林锋既然已经不再疑惑,自然不可能让他这个可笑的、带着些侮辱意味的动作再一次落在自己的头上。

    一个普通连队的普通下士,在林锋不同意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碰到他的一根汗毛。

    毫无悬念,林锋十分轻松的抬起了一只手,将郑之荣软绵绵的攻击挡了下来。

    “我去!”郑之龙有些意外但没有惊讶,意外于这个新兵敢于出手,于是他再次出手,速度更快。

    “啪!”他的出手又一次落空,除了意外这一次终于有了点讶异。

    “反应还挺快!”声音稍稍严肃了一点,但郑之龙依然不信邪,速度更快的一巴掌拍了上去。

    郑之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便如同一个从事某种敏感职业的女人在资深顾客的面前,撅着自己身后裙摆下的丰腴的,一边晃,还一边**:来呀,来上我呀……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如何能容忍这样的挑衅?

    所以林锋的手再次抬了起来,这一次却不再是格挡,而是擒拿,确切的说只是擒拿的开头,他捏住了郑之龙的手腕,但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无论是用推、拉、扭、送那一种变化,林锋都能让郑之龙更加的难受和狼狈。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这是给郑之龙留着面子,他不想第一天到部队,就和人发生冲突。虽然有贺明师长的关系,他不太可能被开除,但是因为这种小事闹到师长那里,并不是林锋想看到的结果。

    “够了,不要太过分!”林锋轻喝一声,捏着郑之龙的手微微发力,任凭他如何挣扎,便如同钢浇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

    确认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这个新兵的掌控,郑之龙的心中早已经凉了:这个新兵好大的力气,看来今天是踢上铁板了。

    郑之龙脸色铁青,手腕上传来越来越重的痛楚,让他头上的汗珠一颗一颗的渗出来,然后流下来。

    然而,身为一个老兵的尊严,让他强忍着没有痛叫出声,可是手腕的疼痛感却是越来越难以忍受,似乎就快要断掉一般。

    林锋终于还是在郑之龙的承受力到达临界点的时候,手中一松,将他给放了。

    “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不要跟我嘚瑟,看起来真的跟傻x一样。”林锋面无表情,无比淡然的说道,表现出一种近乎于无视的轻蔑。

    郑之龙很愤怒,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懂。

    “好,我记住了你了,今天的事情,没完!”郑之龙丢下一句狠话,便自甩袖而去。

    林锋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班房的门口,脸上露出一个很是复杂的表情,有些无所谓,又有些无奈,心想,你最好还是识相一点,今天这样的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我真的不确定能不能忍住不揍你。

    郑之龙虽然喜欢在新兵面前耀武扬威,以显示自己士官的尊严,可是他并不傻,明知道在林锋这里只能是自取欺辱,便决定暂时先撤退。

    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大度的人,这件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小事情,他自然不会去宣扬,但是心中依然还是想把场子找会来,他其实是在等,等一个机会,也是在等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