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8章:关系兵
    陆定军很看重林锋,并不完全是因为女儿陆小琪的原因,在看了当日林锋小队完成任务的时候,他就对这个少年和他的伙伴们有了由衷的欣赏。

    所以他派出了手下最得力的125师师长贺明,邀请林锋加入他的部队;同时,另外派人去说服傅雪和常术两人;最后又亲自出面,将薛飞和苏达乐两个人,从38军调了过来。

    看重归看重,可绝对没有把他们当宝贝一样的供着,各自该归到哪个部队就归到哪个部队,并没有一丝的特权。

    除了薛飞和苏达乐本就是军人,同级平调之外,其他三人都被扔到了新兵连里,而且是分别扔到了三个不同的新兵连。

    林锋所在的新兵连,是272团的新兵连,连长的名字很有喜感,叫朱逸杰,人也长的肥肥胖胖整天笑呵呵的,所以没有任何意外,他的外号便成了“二师兄”,意指《西行记》中,圣僧四个徒弟中的老二,肥头大耳、好吃懒做的猪妖化身,猪一戒。

    林锋去的时候是下午三点钟,正是新兵连训练的时候,朱逸杰将他送到了训练场,随意的交代了一声,便离开了训练场回屋睡觉去了。

    不论是作风还是外形,这人和那传说中的“二师兄”有极大的相似之处,林锋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外号,但是已经将他和那个外号联系在了一起。

    不过这不重要,林锋只是想想,并不会宣诸于口,更不会因为这种不作为的军官虚耗军饷之类的事情操心,他从来也没又杞人忧天的习惯。

    这种事,这种人,在龙国几千年来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断绝过,不论是上古的先贤还是现代的领袖,都没有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他林锋一介小兵更没有必要去想这些问题。

    “预备——跑!”

    “齐步——走!”

    “向右看齐!”

    “卧倒!”

    “下面开始进行无弹端枪瞄准练习!”

    “……”

    和“二师兄”的慵懒不同,此刻的训练场上,无论是新兵还是充作教员的老兵,精神状态都很是振奋,绝不似“二师兄”那般暮气沉沉。

    或许是因为他们还很年轻,而年轻就代表着一切的可能和希望,带着希望的人,精神状态自然是不一样的。或许是被他们感染了,林锋的精神也是一振,便犹如现在训练场上方明媚的阳光。

    负责训练的是新兵连的值班排长,一个比新兵们大不了两岁刚从军校毕业的年轻中尉,林锋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二师兄”称呼他为二排长,想来是新兵二排的排长。

    “高忻峰,你过来一下!”二排长对着一个面相老成的下士叫道。

    “二排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那个名叫高忻峰的士官随便的看了穿着新兵训练服的林锋一眼,便随口对二排长说道,言语里面并没有下属对上级的尊重,反而还有一丝轻蔑。

    这种情况在部队里十分常见,对于这些在连队已经呆了三四年的老兵们来说,一个新下来的排长,在没有证明自己的能力之前,确实很难得到他们的尊敬。即便真有了冲突,连长多半还是战在他们这些老士官一边,毕竟相处的时间要长些。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二排长并没有对他的无礼表示出什么情绪,只当是没看见,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道:“三班长,这是上面新送来的兵,名叫林锋。你们班不是少一个人吗?他就安排在你们班了,你先带他去熟悉一下战友,然后让他把行李放到营房里面,旅途劳顿,今天就不要训练了,让他休息一天吧。”

    高忻峰再次看了林锋一眼,并没有立刻同意二排长的安排,而是砸了砸嘴道:“啧,关系兵啊,二排长,你们二排的人还没我们一排人多呢,怎么不安排到二排去?”

    关系兵?听到这个词,林锋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怪异的神情,高忻峰说的其实没错,从他入伍的方式来看,还真是“关系兵”,而且关系还很硬,走的是师长的关系。

    林锋不知道的是,基层的军官,尤其的是班排这两级,对于关系兵都是十分头痛的,既不敢拒绝,又不好管教,而且十有**是刺儿头,素质还差,一到考核准拖后腿。

    基于这些原因,高忻峰自然不希望这么个难搞的关系兵,被安排到自己的班里,又因为二排长毕竟是新来的,没有什么威信和威严,他才敢于直接说出那些质疑的话来,真要严格的算起来,这可是军队中极为忌讳的“抗命”,若在战时,是要枪毙的。

    当然,现在不是战时,二排长也绝对不敢将高忻峰枪毙,甚至为了以后在连队里的工作好做,他连正面怪责的话都不会说出来。

    不过对于林锋的安排,二排长还是有所坚持的,轻易不会让步。

    他正色说道:“三班长,人自然是一个班一个班的安排,你们一排的序列在前面,来了人自然先安排到你们排,再来人的话,自然就轮到我们二排了。再说了,当初挑人的时候,不也是你们先……”

    “好了!好了……”高忻峰摆了摆手,知道了二排长的坚持,他便也不再坚持,毕竟人家是排长,既没有拿职位压自己,又讲了这么多道理,要是自己再坚持,那就是不懂事没眼色了。

    高忻峰不是笨蛋,不会无故做些得罪人的事情。

    “……不就是一个关系兵么,我收了。”高忻峰挥着手,说得气冲斗牛,颇有些当年关圣温酒斩花雄的气势。

    二排长笑了笑,上前拍了拍高忻峰的肩膀:“回头请你喝酒。”

    林锋有些哭笑不得,我可是你们师长亲自请来的,到了你们这里倒成了一个谁都不想要的烂皮球。

    不过他也懒得解释,新兵连也就是3个月,现在更是剩下只有两个半月了,来的时候贺明就说过,新兵训练结束之后,只要表现出色自然会另有安排,绝不会浪费了他的特长。

    “走吧,发什么愣?”高忻峰瞪了林锋一眼,心想:关系兵怎么了?老子又不想转中士,过两年就退伍,怕你个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