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7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陈秀儿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尽管她还是黑玫瑰的时候,曾经风头无两。

    但是看着黎飞和林锋一起出风头的时候,她却多么的希望那个人是自己,不是为了出风头,只是为了和林锋站在一起。

    正在陈秀儿心中纠结,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打断两人的比试时,场中却已经分出了胜负。

    林锋精赤着上身站在那里,身上全是汗水,他的练功服此刻正飞在空中,最终落到了一具极为曼妙的身体上,那便是黎飞。

    黎飞不是被林锋击倒的,而是自己累到晕倒的,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她的练功服就已经被汗水浸透,但是在高速的移动和战斗中,能够看清她身材凹凸有致的人并不多。

    林锋算是一个,陈秀儿自然也是一个,至于其他人,只是在她倒下的那一个瞬间,有过惊鸿一瞥,但是还没有看到全貌便被林锋的练功服挡住了,只是隐约的觉得这似乎是个女子。

    “秀儿,你帮她洗一下吧。”林锋说道。

    陈秀儿白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自己去?”

    “不方便吧?”林锋尴尬的挠了挠头,脸有些红,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战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陈秀儿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还是没有再说什么,更不可能真的让林锋去,那样她只怕会更加不满。

    陈秀儿扶着黎飞离开,林锋却一时走不了,因为围观的学员们都已经围了上来,为他鼓掌和叫好,甚至有几个女学员要求和他签名和合影。

    林锋吓了一跳,口中连说“对不起!”,礼貌的拒绝了这些人的签名合影要求,他可不想当什么明星,要是让雷叔知道了,肯定会骂他不务正业,扒掉一层皮那是轻的。

    直到他退回了私人的小练功场,这些人才没有再跟进来……也不是所有人,还有一个40来岁的中年人,微笑着跟了进来。

    中年人进来后也没有说话,却是顺手将门关了起来,林锋微微一愣,因为这个中年人没有穿练功服,显然不是这里的学员,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股林锋非常熟悉的气息,这气息雷子有,刘世亮有,薛飞、苏达乐也有,这是属于军人的气息。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林锋一边擦着汗,一边问道,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疑惑。

    “呵呵,小伙子你好啊,我是西南军区,第三十九军125师师长,贺明。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部队服役,为国家效力呢?”贺明虽然在微笑,可是身为一师之长,统领数万人,行止之间自有一股令人心折威严气度,一般人绝难拒绝他的提议。

    听到贺明说出师长的身份,林锋的眉毛微微挑了挑,表示了一下惊讶,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的表示,只是略一思索,便坦然开口问道:“不瞒您说,我确实很想去部队参军,如果可以的话,我没有任何问题。”

    这次轮到贺明发愣了,他没有想到事情办得这么顺利,将军可是十分郑重得交待过,无论如何,要将这个少年招收到部队里。他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办到,不然将军何必非要把自己派来?现在看来,只要随便派个小兵过来,只怕这个名叫林锋的少年也会同意到部队里服役。

    不过贺明并不认为自己亲自来这里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十分的庆幸,如果自己不来,又如何能看到一场如此精彩的比试呢?虽然现在的林锋比起军中的尖子还差了一点,但是以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天赋,假以时日,定然可以迎头赶上,甚至超越那些前辈,成为军中新的尖刀。

    见贺明突然不说话了,林锋也有些紧张起来,怕这个自称师长的中年人只是一时兴起,现在又改变了主意。不过他说话的,可没有半点紧张表现在脸上:“这位师长大人,难道有什么问题吗?如果需要考核的话,我也是可以参加的。”

    贺明这才回过神来,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呵呵,没什么问题,你若是愿意的话,就准备好身份资料,随我一起回部队吧。”

    “什么时候,现在吗?”林锋的声音依然平静,但是心中其实很是有些激动,因为当兵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本来以为没有什么希望了,那想到突然之间又柳暗花明了。

    “对,就是现在!当然,如果来不及的话,我们也可以明天再走。”贺明说道,一边说着他一边还在偷偷的注意着林锋表情的变化。他绝不相信,一个不到18岁的少年,在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真能做到古井不波。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从林锋的脸上他没有看到半点情绪的波动:“不用了,就今天吧,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马上回家收拾东西。”

    可怕!这个少年如果不中途陨落的话,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这是贺明心中给林锋下的断语。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从古至今也没有听说谁做到过,即便是说出这句话的先贤,也是在将近不惑之年才有的明悟,但是这个少年他才多大,居然就能做到这种程度?

    说是一个小时,林锋只用了50分钟的时间就又回到了贺明的面前,背上多了一个巨大的军用背包,倒像是早就准备好的一样。

    这个时候,陈秀儿也早已经将黎飞安顿好,已经听贺明说了了林锋的事情,既为他高兴,又有些不舍。看到林锋被着行李过来,便迎了上去想要说一些离别的话。

    正在考虑着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林锋却只是挥了挥手道:“秀儿,有话等我回来再说吧。”

    眼睁睁的看着林锋上了贺明的军用越野车,然后挥手再见,陈秀儿居然真的没有再说一句话,但是待得军车发动,终于从视线中消失的时候,眼睛里一串儿晶莹的泪珠便再也蓄不住,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洒落在黝黑的路面上,碎成了无数瓣细小的颗粒。

    陈秀儿很伤心,并不完全是因为别离,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感觉到了林锋的逃避,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真的很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