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5章:“少年”黎飞
    尽管没能通过特招考核,完全是因为不可抗力,怪不到林锋的头上;尽管雷子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也只是骂了顾军一句“狗日的”,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但是林锋的心中还是有些难受,觉的自己对不起这些年雷叔的教导,更对不起在天国的爸爸,连参军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到,还谈什么报仇?

    转眼六天过去了,林锋没有再回学校,他当时问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雷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只留给了他一句话:“好马不吃回头草,路是自己选的,哪怕头破血流也要一直走下去。”

    林锋知道这个道理,但现在的情况是眼前已经没有路了啊?他有些困惑,但是没有再问什么。

    这六天,林锋的情绪有些低落,但他绝不会像雷子那样,整日里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训练自己的格斗技巧了,训练的地方,正是陈秀儿新开的跆拳道馆。

    馆里的老师都是花钱请的,实战能力一般,但花架子确实好看。

    陈秀儿不会跆拳道,自然也就不用授课,但是跆拳道馆却少不了她,因为有她在,才不用害怕h市其他几家拳馆过来踢馆。以她的实力,在h市的搏击界完全可以横着走。

    刚开始的几天,倒是有几个不长眼的过来踢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回去之后,一个个的都变的老实了起来,再不敢随意挑衅。

    这样一来,陈秀儿反而有些无聊起来,恰好林锋回来了,她便成了他的陪练。

    林锋练的很猛,所以陪练绝不轻松,但陈秀儿并不介意,反而乐在其中。

    这一日,林锋和她练了百十来招,便各自坐在凳子上休息,看着对面那个头发湿漉漉,一言不发的少年,陈秀儿的眼神有些幽怨。

    因为林锋在她这里办了一张卡,成为了玫瑰跆拳道馆的顶级vip。

    换个人来办这种卡,陈秀儿肯定是高兴的,

    偏偏林锋来办,她便高兴不起来,或许是因为这样一来便拉远了她与他之间的距离。

    突然,外面的大训练场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然后他们这个小训练场的门便被敲响了,而且敲门声极为的急促。

    陈秀儿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交代过,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自己的教学,但依然有人来敲门,说明定然是发生了底下那些人解决不了的大事。

    但她面色难看的原因却并不是因为这件未知的“大事”,而是因为自己和林锋独处的机会被人打扰了。

    当跆拳道馆的其他人看到陈秀儿的脸色时,心中都是叹了一口气,今天这个捣乱的人恐怕是要倒霉了,七天前那个踢馆的人,虽然被老板打断了腿,可当时她的脸色也没有现在难看啊!

    陈秀儿本来打定了主意,不管捣乱的是谁,都要将他的肋骨打断几根以示惩戒,但是看到来人是谁之后,她还是生生的将怒火压了下来。

    因为她知道,这个清秀而瘦弱的少年其实并没有恶意,他来找自己比试,完全就是出于对搏击的技艺的喜爱。

    陈秀儿有时候甚至在想,若是这个少年去代国的地下拳坛,那么他的成就会不会比自己还要高,因为除了近乎妖孽的天赋之外,他更有着对于搏击近乎执拗的坚持。

    “黎飞,你怎么又来了?”陈秀儿皱着眉头问道,她虽然压住了怒火,但并不代表心情就很好,无论是谁,无论以何种原因,打扰了自己和林锋的独处,都是不可原谅的。

    黎飞是这个瘦弱少年自报的名字,他虽然好武成痴,但绝不是傻子,相反还十分的聪明,见陈秀儿脸色不渝,早就放下了之前逼迫道馆里其他人的张扬劲儿,陪着笑脸道:“对不起啊,秀儿姐姐,我不是故意要为难他们的,只是来找你却找不到,只能出此下策。”

    “少给我来这一套,你不是要找我比试吗?来吧,要打就快点,我可没有时间陪你聊天。”陈秀儿可没有心情和他耗着,只想着速战速决,而且还要给她点苦头尝尝。

    陈秀儿自信,若自己真的认真起来,十招之内绝对可以击败这个少年,他虽然天赋惊人,但实战经验实在是太少了。

    她们说话的时候,林锋也在打量着这个少年,只见他唇红齿白长得十分俊俏;说话的时候虽然刻意的粗着嗓子,可还是掩盖不了那如同黄莺出谷般的清脆劲儿;在加上窄窄的肩膀和小巧的手足,林锋基本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扮成了男装的女子。

    一听到陈秀儿说到要动手,黎飞的大眼睛里闪过兴奋的光芒,竟有了些明媚的味道,她点头道:“那就请秀儿姐姐指教了。”

    陈秀儿正欲应战,却见林锋突然站了出来,对她说道:“秀儿,这一战让我来吧。”

    陈秀儿有些疑惑的看了林锋一眼,只见他微微一笑道:“叨扰了你这么多天,总要为你做点事情。”

    “嗯!”陈秀儿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觉,不由自主的便顺从的应了一声,点点头退到了一旁,脸上竟是少有的显出一丝羞赧的意味。

    “总要为你做点事情!”林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随口说出的这一句话,其实是有些可能让人产生某种误解的。若不是关系十分亲近的人,为何非要为对方做一些事情?尤其是在一个女孩儿遇到麻烦的时候,男孩说出这话便已经无异于一种宣告和誓言。

    这便是陈秀儿心中那奇妙的感觉,在她听来,林锋是要守护、保护或者呵护自己的意思,早已经心生情愫的她,如何能拒绝?如何肯拒绝?如何舍得拒绝?

    但林锋其实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在他看来,这个叫做黎飞的瘦弱“少年”,对于陈秀儿来说绝对算不上麻烦,那他这个时候站出来,自然也就没有那些其他的意思。

    可惜林锋没有注意到陈秀儿微妙的变化,所以也不会刻意的解释一番,他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对面那个化名黎飞的女子身上,不过并不是对于她女子身份感兴趣,而是因为她是自己接下来就要交手的对手。

    但黎飞却好像并没有这样的觉悟,见陈秀儿退了一步,将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让了出来,心中便有些气恼,看着林锋沉静的面庞便觉得有些木讷,心中越加的不喜。

    “秀儿姐姐,你是看不起我么?派这么个木头一样的人出来,如何能是我的对手?”黎飞如是说道,声音里其实并没有居高临下的轻视,只是恼意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