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0章:擒王
    开直升飞机的时候,常术这位肥胖的中年大叔表现得还算稳重,林锋觉得他的驾驶水平相当于特技飞行员,各种高难动作行云流水、驾轻就熟。不过这种程度的技术,林锋相信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也是可以掌握的。

    但是当常术开上车之后,整个人的感觉立刻就不一样了,即便是一辆老旧的面包车,到了他的手中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从面包车启动10秒钟之后,码表就一直处于爆表的状态,所以对于车速只能是靠着感官去感觉,林锋的感觉是这速度快要达到180迈了。

    在高速上,有太多的车可以跑到180迈,但这是在市区,至少林锋从未见过谁敢在这里跑180迈,更何况还是一辆破面包。

    更可怕的是,这辆车里并没有安全带,飞一般的速度配上全程飘移,就算是薛飞和苏达乐这两个正牌军人也有些脸色煞白,更别提身为超级宅女的傅雪了。

    好在和她坐在一排的人是林锋,第一个弯道漂移的时候,傅雪尖叫着飞了起来,在她快要撞上车门的时候,一只有力的胳膊伸过来,林锋将她抱了回来。

    也许是因为恐惧,也许她根本就是故意的,在那之后傅雪就一直手脚并用的趴在了林锋的身上,再也没有下来过。

    少女的特有的体香和温润如玉、柔软如绵的触感,差点引得林锋一阵意乱情迷,好在这时候面包车再次转了一个弯,漂移时巨大的离心力和傅雪的惊叫声将他恍惚得神识拉了回来,本来失去重心快要飞出去的身体,霎时间稳如泰山。

    在无数辆车的围追堵截之下,常术的老旧面包车一路风驰电掣,有时候甚至是直接从大楼里穿行,有时又从楼梯上下去。

    直接飞跃了一跳小河,又被逼进了一个三层楼高的顶楼停车场,然后冲破了栏杆飞到一个三米宽的人行天桥上,又从楼梯上冲了下去回到主路,前面居然已经能看到城外的树林。不过在此之前,要先通过前方三排车辆摆在一起行成的拦截带。

    “水壶!”常术一只手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不锈钢水壶,一边朝后面伸手,于是薛飞的水壶也到了他的手上。

    常术猛的一挥手,两只水壶便从早就没了玻璃的前窗扔了出去,然后一踩油门面包车如同发疯的巨兽一般,疯狂的冲了上去。

    看着面包车冲过来,躲在汽车后面正在端枪喊话的警察们吓了一跳,怪叫着向两边躲过去,谁也不想被这辆疯狂的面包车撞死。

    然后,在警察们不可思议的眼神中,这辆神奇的面包车居然飞了起来,堪堪从几辆汽车的上方飞了过去,出城了!

    “哦,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警察们一脸的不知所措,心中各自询问着自己信仰的神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辆破面包车居然可以飞起来。、

    确切的说,面包车不是飞起来的,而是颠起来的,起作用的正是那两只扔到了两个车轮下的两个军用不绣钢水壶。

    冲出了城市,本来准备全速奔弛的常术却是猛的一脚踩下了刹车,“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

    这特么至于么?常术在心里骂了一声。

    眼前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浩浩荡荡的一字排开,手中各式武器应有尽有,更有坦克、装甲车和大炮夹杂其间,头顶上更是悬停着三架武装直升机。

    离他们较近的地方,停着一辆警车和一辆越野,越野车上那一脸威严的中年男人,脸上正带着嘲讽而又残酷的笑意盯着他们。

    这个人林锋他们都认识,查阅资料的时候有他的照片,周老三的结拜大哥,金三边地区最大武装力量的首领——戈山。

    “还不投降吗?”戈山声如洪钟,冷然说道,用的居然是中文。

    “怎么办?”面对这种阵仗,即便是薛飞也有点失去冷静。

    “战!擒贼先擒王。”林锋声音不大却极有力量,其他几人都松了一口气,紧张的身体略微放松了一点。

    听到林锋坚定的声音,薛飞的那一丝紧张也消失不见了,嘴里下达了一条条的战斗命林,同时举起了手中的狙击枪。

    “大叔,立刻开车,接近追上戈山。”

    “阿乐,重机枪压制对面的火力,务必让我们冲到戈山的身边。”

    “林锋,准备擒拿戈山。”

    “傅雪,利用kr2000型的视野,找到最薄弱的突围点,规划回到直升机的路线。”

    “砰!”随着最后的声音落下,便是一声沉闷的枪响,他手中的狙击步枪击发了,一颗子弹准确的命中了正在发动越野车的司机,一枪爆头。

    “噗!”那司机的一颗大好头颅如西瓜一般爆开,红的白的洒了戈多一身。

    戈多不愧是战火中考验出来的,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只是一脚将司机的尸体踢下吉普车,自己坐上了驾驶座。

    反观那黑胖的警察局长,此刻已经吓得趴在了地上双手抱头,不停的大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废物!”戈多骂了一句,伸手就想去发动车辆。

    “砰!”又是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击穿了车门擦着戈多的手飞了过去。

    条件反射的一缩手,戈多心中暗骂一声,他知道对方绝不敢杀自己,否则面对2000多人的部队他们插翅也难飞,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抓住自己当人质。

    所以戈多将手再一次伸向车钥匙的时候,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手不被打断便绝不缩回来,只要车子发动了他们就再也抓不住自己。

    “哒哒哒哒哒……”重机枪的声音轰然响起,一条由飞行的子弹形成的火线几乎是贴着戈多的头皮飞了过去,将三架正在升空的直升机击坠了两架,还有一架侥幸成功升空,在重机枪的追击下狼狈逃窜。

    戈多脸上的肌肉在微微的抖动着,但他的手居然愣是一点都没有停顿,迅速而稳定的到达了车钥匙的位置。

    看着飞驰而来离自己不到100米的面包车,看着面包车里五张年轻的面孔,戈多的脸上露出一丝森冷而残酷的笑意,小子们,有种杀了我,否则你们必死!

    下一刻,他的脸色骤然一变,森冷和残酷还没消失干净,更复杂的表情就迫不及待的涌到他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