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7章:顿悟
    林锋不仅激怒了血腥玛丽,更是激怒了无数她的支持者,拳台下面响起了铺天盖地的喝骂声,比之当初他和巨熊战斗时的骂声大了无数倍。

    对于这些骂声林锋并不在意,他的眼里只有他的对手——血腥玛丽。

    愤怒的血腥玛丽,爆发出来的战斗里极为惊人,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有碾压林锋的优势。甫一接触,林锋便被她一拳击中胸口,整个人倒飞出去,如同一张画纸一般贴在拳台的铁护栏上。

    即便如此,林锋还是没有想着放弃比赛,倒飞的过程中想到无数种可能的方案,血腥玛丽追击的时候,自己应该如何化解甚至是反击。

    可惜的是这些都没有用上,因为血腥玛丽根本没有追击他,并不是因为看破了林锋的应对,而是因为她觉得更本就不需要。

    等林锋从铁护栏上滑落下来,血腥玛丽开口道:“现在答应我们的邀请,还来得及。”

    林锋抬手擦掉了嘴角的一丝血迹:“不要以为你已经赢了,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冥顽不灵!”血腥玛丽低喝一声,身形如电一般的扑了上来,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

    血腥玛丽的力量很强,但速度更快,配上猩红的衣物和头发,动起来的时候便如血雨腥风,普通人看了甚至会头晕眼花。

    林锋自然不会头晕,经过格斗训练的人都不会,但林锋看的更清楚,他的眼力极好,明亮的仿若星辰,将对手动作照的纤毫毕现。

    如果林锋的速度可以跟上自己的眼睛,他甚至可以虐打血腥玛丽,可惜他的速度跟不上,所以情况恰恰相反。

    力量不如,速度大大不如,看起来林锋没有半点的胜算,血腥玛丽的拥趸甚至已经开始提前庆祝。

    “玛丽,玛丽,染上对手的献血,你会更美丽……”

    有人唱起了自己编的歌,有人将香槟酒喷的到处都是,有人在歇斯底里的嘶吼着无意义的音节……

    “啊!”伴随着一声凄厉至极的尖叫,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台上,林锋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痕,由于体力消耗过大,正在剧烈的喘息,看来有些凄惨,但他依然站在台上。

    而他的对手,此刻却已经倒在了拳台之上,右脚诡异的扭曲着,显然已经废了。

    血腥玛丽最强的便是她的速度,脚废了人便也废了,即便养好伤复出,也绝不可能继续呆在十大高手的位置上。

    所以她叫的凄厉,并不是因为断腿之痛。

    林锋眉头微皱,他不喜欢听女人的尖叫,于是上前一步道:“再叫,我就杀了你!”

    尖叫声戛然而止,女人到底还是怕死的。

    “我认输!”血腥玛丽说出了这三个字,眼睛依然无比怨毒的盯着林锋。

    “年纪不小了吧?”林锋突然说道:“该退休了。”

    说完这话,他披起大衣便离开了拳台。

    血腥玛丽楞了一下,看着林锋离开的背影,眼神渐渐柔和起来。

    尼禄的眼神现在就像要杀人,直欲喷出火来,他正在对着黑玫瑰咆哮。

    “你不是说会给他一个教训吗?现在呢,是谁给谁教训?还是你们特么的给我教训?”

    黑玫瑰脸色铁青,低头道:“对不起,老板,我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交代……”尼禄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他伸手摸了摸黑玫瑰标致的脸蛋:“你确实有办法给我交代,嘿嘿……”

    黑玫瑰的脸色越加难看,她扭头避开尼禄的咸猪手:“老板,我们有约定的。”

    尼禄收回手,板着脸道:“我会遵守约定的,可是如果你办事不力,那可就怨不得我了,哼!”

    尼禄说完就走了,黑玫瑰却没有离开,看着林锋离开的方向,黑宝石般的眸子中寒芒闪烁。

    将及腰的如瀑长发高高束起,黑玫瑰冷声说道:“林锋,是你逼我的。”

    回到休息室的林锋并没有马上离开,他坐在给拳手休息的沙发上,双目合在一起好似假寐,事实上却是进入了一种十分玄妙的状态,用宗教的说法,这种状态叫顿悟。

    东方的古老宗教修炼者,有一种说法:一朝顿悟,白日飞升。可能有一些夸张,但顿悟的好处却是显而易见的。

    顿悟的时间越长,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所以这个时候的林锋绝不能被打扰。

    但是地下拳坛的负责人并不知道顿悟这回事,即便知道,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打断林锋的顿悟。

    好在雷子及时赶到,将所有想要打扰林锋的人都拦在了门外。

    他的理由很简单,林锋收了很重的伤,现在需要疗伤,任何人不得打扰。

    地下拳坛的人当然不能同意,正要争论一番,雷子做了一件事情,让他们彻底噤声。

    可能是因为人太多了,看门的黑色大牧羊犬有些不安,“汪~”的叫了一声。

    狗叫自然不止一声,但是它却只叫出了一个音节,因为一把漆黑的匕首已经切断了它的咽喉,所以它就只能躺在地上抽搐了。

    雷子懒散的声音适时响起:“再有聒噪者,有如此狗。”

    在地下拳坛混的人都是见惯了生死的,自然不会因为一条狗的死亡而感到害怕,他们害怕的是雷子的手段。

    众目睽睽之下,如果不是他自己说出来,甚至没有知道那条狗是怎么死的。

    他的出手速度有多快?又或者是他的手段有多诡异?

    这都是地下拳坛的人所不能理解的,人类对于不能理解的事物,总是会本能的感到畏惧。

    地下拳坛的负责人退后了半步,却并没有感受到安全感,他感觉在对面那个看似邋遢的男人注视之下,自己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可能。

    小心翼翼的咽了口口水,这人轻声问道:“不知道您是什么人?可否告知姓名,我们好跟上级有个交代。”

    雷子撇了他一眼,满不在乎的说道:“我的名号……有些记不太清了呀……我想想啊……对了……对了,我的外号好像叫雷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