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9章:前倨后恭
    “干什么,干什么,都把枪给我收起来。”刘世辉的突然转变,让林锋和陆小琪都有些始料不及,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呵呵,误会都是误会,林锋,这位美女是你的朋友吗,能不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呢?”刘世辉在陆小琪那里吃了亏,决定在林锋这里打听以下情况。

    但是林锋的观察力何其敏锐,早在他的态度变化中看出了一些端倪,这时候又怎么会如他所愿?

    “我们好像不熟吧?”林锋冷冷的回了他一句。

    “呃,毕竟我们是同学嘛,哈哈!”刘世辉心中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不得不虚与委蛇的打着哈哈。

    “对不起,无可奉告!”林锋冷然说道。

    “你……”刘世辉虽然气极却不便发作,心中的憋屈如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陆小琪见刘世辉有些势力,怕他以后会报复林锋,开口道:“你也不用打听了,本姑娘叫陆小琪,陆军军官学院特战指挥系大三的学生。你要是想事后报复,尽管来找我。”

    果然姓陆,肯定是那个大人物的子侄辈,甚至有可能是亲子女。

    想到这里,刘世辉笑道:“呵呵,哪里哪里,我都说是误会了,怎么会报复呢?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不如我请你们去吃个饭,赔个不是……”

    “不用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林锋打断了他热情的邀请,冷然说道。

    “当然可以,那我就不留你们了,有空再叙啊!”刘世辉知道自己和林锋的矛盾太深,有他在这里恐怕自己也不可能和陆小琪搞好关系,不如从长计议。

    陆小琪根本连搭理刘世辉的兴趣都欠奉,直接一拉林锋道:“林锋,我们走。”

    这一次二人终于没有再受到阻挠,顺利的走出了警局的大门。

    “谢谢你。”林锋说道。

    陆小琪微微一笑:“不用客气,其实,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不如我请你吃顿饭吧?”

    陆小琪从未想过自己的邀约会有人拒绝,但偏偏林锋就这样做了。

    “对不起小琪,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必须回家,不然我叔叔会……着急的。”

    陆小琪绝对想象不到林锋这么大的人了,在家里的时候还会被家长体罚,更想象不到雷子的手段是多么严酷,即便精神坚韧如林锋,也不想没事去接受他的惩罚。

    所以对于林锋的推辞,陆小琪十分的不能理解,有些气恼的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只是吃顿饭而已,我有那么让你讨厌吗?”

    女人总是这样,对于拼命追求自己的男人总是不屑一顾,但是如果有男人对自己不屑一顾,她们便会觉得不可接受,越是的漂亮的女人越是如此,即便陆小琪的性格十分的爽朗,却依然不能免俗。

    林锋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哪能明白女孩的心思,听她这么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说道:“不好意思啊,我真的要回去了,改天吧,改天再说。”

    林锋说完,也不等陆小琪答话,就三步并着两步,急匆匆的离开了。

    陆小琪咬着嘴唇跺了跺脚,心中暗道:林锋,你给我等着。

    林锋火急火燎的赶回家,已经做好了被雷叔惩罚的准备,可是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之后,雷子却并没有责罚他,只是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神情,好像在追忆着什么,良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是陆家的人啊,这还真是巧。”

    “什么巧啊?雷叔,难道你认识那个陆小琪?”林锋疑惑的问道。

    雷子这时已经回复了正常,淡淡的道:“没什么,这个陆家在西南军区的影响力极大,只要是在西南军区当过兵的,谁没听说过陆家。”

    虽然雷子的语气平淡,可是林锋依然感觉到他的话语中,对于陆家有着一种淡淡的不屑,不由好奇的道:“雷叔,难道您跟这陆家有过节?”

    雷子看了他一眼,颇有深意的说道:“我们这些小人物,要是敢和这陆家有过节,还能活到今天吗?那个陆小琪,你也不要和她走得太近,和他们扯上关系,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知道了,雷叔!”林锋讷讷的说道,心中却是有些不以为然,他不愿相信陆小琪会是什么坏人。

    雷子看林锋的表现,便知道他想的什么,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摆手道:“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

    “胡闹!”在h市武装部招待所,最高级别的套房中,一个看起来四十上下,一身深绿色将官服的中年男人,正在大发雷霆,在他面前的十几个士兵,个个都低垂着脑袋不敢出声。

    “私自调兵,这是兵家大忌,要是在战时,我现在就把你们枪毙了。”中年男人铁青着脸道:“胆子太大了,居然敢冲击地方的警务部门,这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你们知道吗?回去之后,每人记大过一次,役期一满,你们就退伍回家去吧,我的部队里不能留你们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兵。”

    中年男人话刚说完,底下一个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报告首长,命令是我下的,你要处分就处分我吧,跟兄弟们没什么关系。”

    说话的,正是林锋在警察局见过一面带队的年轻军人,这一队士兵正是听了他的命令,才会全副武装的赶到警局的。

    中年男人瞪了年轻军人一眼,口气却是缓和了一点:“中平啊,你的心思我知道,可你也不能由着小琪胡闹啊?你以为还是小时候啊,小琪要什么你就给什么,这里是军队,就要有军队的纪律。”

    年轻军人立正说道:“报告首长,我知道错了,请首长处分。”

    中年男人点了点道:“知道错就好,处分的事情,回去再说吧。”

    “不行,爸爸你不能处分龙大哥!”随着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陆小琪适时的出现在了门口,大步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听到陆小琪的声音,脸上忍不住就浮现出一股宠溺之色,但是马上又被他压了下去,陆小琪进来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一张门板似的脸,十分阴沉。

    “你还知道回来?”中年男人声如洪钟,长期身居高位自有一股威严,那些小兵连同那个被称为中平的年轻军人,此刻都是噤若寒蝉,一动都不敢动。

    然而,陆小琪却是半点也没有受到影响,拖着长音娇憨的叫了一声:“爸——”

    中年男人终于还是在女儿面前败下阵来,挥了挥手:“中平,你们先下去吧。”

    即便对女儿有千般的宠溺,他却绝不会在属下面前表现出来。

    “是!”年轻军人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带着十几个士兵退了出去。

    见他们走了,陆定军终于不再崩着脸,放下了将军的威严,不过面色依然还是有些不愉的道:“说说吧,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小琪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陆定军听完眉毛微皱,沉声道:“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看来我得问问老许,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陆定军拿出保密手机,正准备拨个电话,突然有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到门口之后,才立定敬礼喊报告。

    陆定军回了个军礼:“什么事情,说吧。”

    士兵说道:“报告首长,有个人说有急事要见您,他说是您的老下属。”

    “哦,让他进来吧!”陆定军一听说是自己的老下属,就知道是谁来了,便将手机收了起来,对陆小琪道:“小琪,来的人原来是我手下的一个兵,现在是h市的警察局长,看来是知道今天的事情了呀!”

    陆小琪撇了撇嘴,道:“不管谁来,也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陆定军微微一笑:“放心吧。”

    来的人叫刘明理,陆定军当年当团长的时候,这人是他手下的一个营长,不过不到一年时间,陆定军就升迁了,跟他其实并不算太过熟悉,他来这里拜访,自然就是因为陆小琪的事情。

    这刘明理正是刘世辉的父亲,刘世辉在电话里将事情一说,刘明理立刻就跳了起来,他可是知道陆定军的身份,这事儿要是传到省领导哪里,就算不会立即追究,自己的正途也肯定就此打住了。

    所以没有半点的耽搁,他立刻就动身,亲自来找陆定军请罪了。

    刘明理的姿态放得很低,见到陆定军,规规矩矩敬了个军礼,就开门见山的道:“首长,我治下不严,属下做了一些荒唐的事情,我是来跟您请罪的……”

    都不用陆定军问,刘明理就早将事情查的清清楚楚,一口气报告了上去,并且声称涉案的警方人员都已经控制起来,肯定会严厉查办。

    听完刘明理的汇报,陆定军却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女儿。

    陆小琪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既然人家都这么做了,她也只是摆了摆手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

    陆定军这才点了点头道:“小刘啊,地方不比军队,形形色色的诱惑更多,你可得把握好自己,别像你手下的那个副局长,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和地方恶势力勾结,得不偿失啊!”

    刘明理正色道:“首长教训得是,明理一定引以为鉴。”

    陆定军摆了摆手:“天也不早了,你回去吧。”

    “是!首长再见!”刘明理再次敬了个军礼,方才告辞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