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7章:虚张声势
    陆小琪尖叫一声之后,立刻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脸上收拾了一下,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狼狈,但至少不会那么吓人了。

    借着警车里的灯光,林峰发现这个女人居然长得也是颇为清秀,最多不过比自己大上一两岁,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但眉宇之间却自有一股英气。

    即便是刚才有一些失态,可是和林锋说话的时候却并没有羞涩窘迫的感觉。

    “小帅哥,你叫什么名字?身手真的不错哦,在哪里学的功夫?姐姐要跟你切磋切磋哦!”

    林锋不由得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这女人也是个奇葩,不说谢谢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和我打架?

    “我叫林锋,功夫是家传的!不过对不起,我可没时间和你切磋。”

    感觉到林锋语气中的冷硬,陆小琪这才发现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妥,略有些尴尬的笑道:“呵呵,我叫陆小琪,今天真的要谢谢你了,要不然我穿着那该死的高跟鞋,肯定追不上这个小偷。”

    林锋看到她兀自光着的双脚,不由得心中莞尔,嘴角自然而然得就勾了起来。

    陆小琪见他盯着自己得纤足嘴角带笑,哪里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不由得又羞又恼:“喂,你看什么呢?不觉得这样很没有礼貌吗?”

    林锋知道这女人没有什么城府,有什么说什么,倒也不以为忤,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不过听你意思,要不是因为穿着高跟鞋,你不用我帮忙也能搞定那个小偷啊。”

    陆小琪果然颇为得意得道:“那当然,我可是陆军军官学院的学生,对付几个小混混,还不是手到擒来……”

    陆小琪性格直率,说起话来就是滔滔不绝,林锋虽然话不多,却也不是什么傲娇的人,虽是初识却也能聊到一起去。

    警局不远,但毕竟是晚高峰,路上有点堵,足有十几分钟才到地方,这一段时间足够陆小琪自曝家门顺带问清楚林锋的来历了。

    到了警局,陆小琪和林锋被分别带到一个小房间中录口供,陆小琪将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警察便告诉她可以走了。

    可是陆小琪出来之后却没有看到林锋,于是便问那警察:“警官,我的那个朋友呢?”

    警察微微愣了一下:“你朋友?哪一个?”

    “林锋,就是帮我追小偷的那个人。”陆小琪说道。

    警察“哦”了一声,顿了顿才道:“他已经录完口供回去了。”

    尽管他掩饰的已经很好,可陆小琪依然从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异色中看出了一点端倪,这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不可能,我和他约好了一起走的,他怎么会先走?”陆小琪是藏不住事情的性格,立刻开口说道。

    警察平时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怎么容得了她这般的质问,不由得脾气上来了,不耐烦的道:“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会先走?没事就请离开吧,我们还有其他的工作。”

    ……

    此时,在警察局的另一个小房间里,林锋被手铐拷在椅子上,面前两个中年警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林锋问道,其实他心中清楚得很,肯定是那几个小混混和这些警察有些关系,这是要教训自己呢。

    两个警察中的一个,冷哼一声道:“哼!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家打架斗殴。看在你年纪小,在这个案情陈述上签个字,你就可以走了。”

    林锋只是扫了一眼面前桌上的纸,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些人是要给自己安上打架斗殴的罪名,要自己在拘留所里呆几天。如果真这样的话,自己就算是有前科,再想要去当兵也不太可能了。

    不过林锋并不慌张,他略带嘲讽的笑了笑,道:“我不是小孩子了,这字我是不会签的。”

    林锋的从容让两个警察有些意外,不过他们这种事情做得多了,什么样的人也都见过,所以并不慌乱,刚才说话的中年警察冷笑道:“小子,我劝你乖乖听话,我们的手段不是你受的了的。”

    另一个警察却是不耐烦的道:“你和他说这些做什么,他能听懂吗,一个小孩子而已,动手就可以了,还不是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林锋心中冷笑不止:“不就是想要刑讯逼供吗,以为我不知道?”

    那警察道:“既然知道,你还不乖乖签字?”

    以林锋的能耐,这种普通的手铐是烤不住他的,面前的两个中年警察更是土鸡瓦狗,别说没有配枪,就算真的配了枪,林锋也有把握将他们两个人都撂倒。

    不过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想想而已,真要把这两个警察收拾了,气是出了,但没罪也变得有罪了。

    想到这里,林锋的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有了计较,他直视着两个警察的眼睛,淡淡的道:“你们想要刑讯逼供大可以动手试试,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一下,做事情要顾及后果。”

    “小子找死!”一个警察勃然大怒,撸袖子就想要动手,却被另一个人拉住。

    那警察使个眼色,打人的警察就跟他走了出去,林锋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虚张声势还是有些用处的,不过他们若真要用刑,我是反抗还是忍着呢?算了,还是先忍着,等选上新兵之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他们。

    “老刘,你拦着我做什么,这小子太嚣张了,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审讯室的外面,要动手的中年警察兀自怒气难平,看来脾气有些火爆。

    那老刘却要稳重得多,小声解释道:“老李啊,你不觉得这小子太淡定了吗?”

    “是啊,所以我说他嚣张啊!”老李得头脑比较简单,没有听出老刘话里得意思。

    老刘只得继续解释道:“这小子这么嚣张,我是怕他有什么背景啊,我们只是两个小警察,要是真得罪了大人物,可没有人会管我们的死活。”

    “这……”老李是冲动了点,但也不是傻子,话说到这份上,心中也是有点犯怵,犹豫道:“那你说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把他放了,在张副局长那里也不好交代啊。”

    老刘想了想,道:“我们先进去问清楚这小子的来历再说。”

    “也对!”老李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再此回到审讯室态度已经转变了很多,老李不再是怒发冲冠的样子,老刘甚至还挤出了一丝微笑。

    “小伙子,刚才我们的态度是有些问题,你不要见怪,不知道你家住哪里,父母是做什么的呀?”问话的是姓刘的警察。

    林锋好整似暇的道:“你猜!”

    他越是的这样,两个警察就越是肯定他家里有背景,脸上的汗就出来了,心中大骂姓张的副局长是在害他们。

    刘姓警察苦着脸道:“小伙子,我们也是身不由已,有些事情都是上面交代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林锋心中一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哦,那给我说说,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冤有头债有主,我也不会为难你们两个小小的警察。”

    看他老气横秋的样子,两个警察信以为真,脸上露出喜色,之前还一脸凶相的老李急忙道:“那太好了,这事都是我们张副局长要我们做的,跟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林锋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你们现在是不是该把我给放了呀?”

    “是是是,我这就给您放了!”李姓警察急忙就要上前给他打开手铐,却被刘姓警察拦住了。

    “等一下!”刘姓警察拦住人,脸上带笑的问林锋:“小伙子,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家里到底有什么人呢,我们毕竟也要给上面一个交代,你说是不是?”

    林锋的眼睛微微一眯,心中暗道老狐狸,脸上却是有些不耐的道:“哼,我只能告诉你,我爸爸是一个绝密军事部门的军人,至于具体是什么职位,事关机密恕难奉告。”

    刘姓警察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道:“这样的话,我们只怕不能把你给放了呀,要不然我们不好跟上面交代。”

    “那你想怎么样?”林锋咄咄问道。

    刘姓警察避开他如同刀子般锋利的眼睛,呐然道:“要不这样,您给家里打个电话,只要确定了您的身份,我们立刻放人。”

    林锋微微犹豫了一下,事实上以雷叔在军队里的特殊身份,在地方上都是见官大三级,足以压制一个警察局长了,但是不到万不得以,林锋绝对不想让雷叔去动用军队里的关系,因为他知道当年那件事情对雷叔造成的打击,一旦提到军队,无疑是伤口撒盐。

    不过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办法,林锋还是决定给雷叔打个电话,毕竟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顺利的进军队,这样才会有机会给父亲和雷叔报仇。

    就在他拿起警察局的电话准备拨出去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了喧哗之声,林锋的手停住了,两个警察也是一起向外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