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5章:退学
    “雷叔,你这是要去哪儿?”林锋不解的问道。

    “不是我要去哪儿,而是我们两个人要去哪儿。”雷子沉声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额,雷叔,我们要搬家?”林锋继续问道,他心中的越加疑惑起来。

    雷子点了点头,开口道:“那个刘世光不是普通人,我们不走的话,会有一些麻烦。”

    林锋眉毛一挑道:“雷叔,他不是打不过你么,怕什么!”

    雷子摇头道:“他当然打不过我,就算整个龙国的特种兵里面,能打得过我的人,也屈指可数。但我并不想和他发生太大的冲突,难道你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了么,你的敌人不在国内。”

    听雷子这么说,林锋的面容突然严肃起来:“雷叔,您说的对,我错了。”

    这么多年来,雷子和他说过无数次当年发生在西南边陲的故事,让他知道他的仇人是一个强大的雇佣军团,名字叫丛林之牙。

    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好,我们走吧。”

    住了一夜宾馆,雷子和林锋第二天租了一套房子,将行李安置好之后,便一起往学校而去。

    白慧很着急,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校长和受伤学生的家长都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但是林锋和雷恒都还没有出现,这让校长十分着急,等在这里的家长们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怎么打人的还没有出现,不会不敢来了吧,难道畏罪潜逃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说道,他是那六个被打伤的篮球队员家长中的一位。

    “不来就不来,我们也没有时间等他了,校长,对于这样的学生,就应该开除了。要不然,我们怎么放心让孩子在你们学校读书啊?”一个嘴唇很薄,一脸尖酸刻薄长相的女人尖声说道。

    女人的话立即引起了其他家长的共鸣,纷纷附和。

    “对,开除,这样的人,就应该开除!”

    “没错,这样的人就不配读书,这么喜欢打架,干脆到社会上去当混混得了。”

    “……”

    正在这些家长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站在门口张望的白慧突然开口道:“林锋来了。”

    呼啦啦!刚才还坐在会议室里喷吐着口水的家长们一股脑儿站了起来,目光集中在了会议室的门口,他们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居然将他们的儿子都给打进了医院。

    但是两分钟后,他们看到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口的林锋的时候,心中却是微微有些失望。

    林锋身高175,个头只能算是中等,比篮球队里大部分的人都还要矮一点,身上也并没有多么的壮实,甚至是看起来还有点文质彬彬的样子。

    他就是林锋?这些家长们的心中同时泛起了疑问。这个林锋看起来并不像是能一个能把六个肌肉男打趴下的人啊,这帮小子们怎么就被他给打了呢,难道真的是他们太没用了?

    “林锋,你怎么才来?这位是?”白慧一边给林锋打着眼色,一边有些疑惑的看了他旁边那个男子一眼。

    林锋没有说话,倒是他旁边和他一起过来的男人开口笑道:“白老师,这才一晚上没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啊,你……你是雷恒?”白慧惊讶的用手捂住了嘴巴,她万万没有想到,稍微收拾了一下的雷恒居然变的如此的年轻,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大多少,而且居然还有那么一点帅气。

    雷子的脸上笑意越浓:“除了我,还会有谁会陪这小子来么?”

    白慧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长相刻薄的女人倒是先说话了:“你就是林锋的家长吗?居然还有心情笑得出来?我告诉你,你家孩子闯了大祸了,我们可都商量好了,今天学校要是不开除林锋,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雷子脸上的笑容骤敛,这个女人的声音尖锐,让人听着实在很难舒服得起来。

    对于这样的人,雷子自然也不会客气,皱着眉头呛声道:“是吗?不过开不开除好像是学校说了算,还轮不到你们决定吧?”

    “你……程校长,你说说,这件事情要这么处理?要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的孩子就集体退学,而且还要到教育局去告你们学校,你看着办吧!”那女人被雷子呛得没话说,便转而向校长施加压力。

    三中的校长姓程,虽然已经六十多岁,可是看起来并不显老态,染成乌黑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身上也一件十分得体的深色西服,看起来到像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虽然学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可是他却并有没显得多么的狼狈,而是抬手摆了摆道:“诸位家长,稍安勿躁,我们先听一听林锋和他家长的解释,再讨论怎么处理也不迟嘛。”

    见那些家长们暂时停止了吵闹,程校长又转向林锋道:“林锋啊,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解释一下。然后,给这几位家长道个歉,态度一定要诚恳!”

    林锋往前一步站了出来,开口道:“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他们先动手想要揍我,结果自己太废物了,揍人不成反被揍,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想让我道歉,不可能!”

    那刻薄女子一听急了,立即开口说道:“哎,你这个小孩,怎么说话的呢?谁是废物?明明是你偷袭他们,他们才会受伤的,怎么会是他们先动手?他们要是先动手,你一个还能打赢六个?”

    其他家长听到林锋说他们的儿子是废物,心中也是极为不舒服,自然也是十分认同刻薄女子的话,纷纷附和出言声讨。

    林锋瞥了这些人一眼,哂笑道:“不信?等他们伤养好了,再让他们来,我当着你们的面再把他们打进医院去。”

    所有的家长们都面面相觑,心中不由得打起鼓来,难道,这小孩真有那么厉害?

    “住口!”程校长终于忍不住呵斥道:“林锋,你太不像话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学校,不是武馆!你打架本来就不对了,居然还要再打一次,你眼里还有学校,还有纪律,还有我这个校长吗?”

    林锋可不怕这个劳什子的校长,梗着脖子就要辩解两句,却被白慧用眼神制止了,对于白老师,林锋还是十分尊敬的,所以强行忍住没有说话。

    白慧没让他说话,自己却是开口道:“校长,林锋的意思是他之前说的是事实,篮球队的人先动手,他才自卫反击的,并不是还要打架。而且这也事我亲眼所见,根本没有必要再证明一次。”

    听到白慧的解释,程校长的脸色稍缓,但是那些家长却是不乐意了,那刻薄女子阴阳怪气的道:“这位老师,这林锋就是你教出来的吧,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居然还如此袒护,难怪会培养出如此没有教养的学生了。校长,我看这样的老师,也不适合再在教育岗位上工作了。”

    林锋一听这话顿时怒了,说他的话,他还可以忍忍,可是说白老师的坏话,他却是绝对忍不了,从记事起他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对于一直很关心自己的白慧,他的潜意识里是将她当着妈妈来看的。

    “你放屁,我林锋打人了,自然有我自己承担后果,跟白老师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敢血口喷人,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林锋瞪着眼睛,如同一只愤怒的小兽,吓得那个女人退了半步。

    那女人却也不是省油的灯,略微退了半步之后,立刻强势反弹,跳着脚道:“程校长,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们学校教出来的学生,今天这事你怎么说吧,我要是不满意的话,就让我们家老周来和你说道说道。”

    程校长光亮的额头也渗出了汗珠,这个女人会这么嚣张,自然事有所倚仗,她是h市常务副市长周海川的夫人,这件事情要是捅到周副市长哪里,他这个校长也吃不了兜着走。

    “周夫人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程校长点头哈腰的应道。

    那周夫人点头道:“那你就快处理吧,我们大家都看着呢,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是是是,好好好!”程校长点头应声,然后转过身来看向林锋和雷子,咳嗽了两声才道:“林锋,还有这位家长,这次林锋参与打架斗殴的事件,性质及其严重,影响及其恶劣,鉴于此,学校决定……”

    “不用决定了,我先来说说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吧!”程校长说的正嗨,冷不防被雷子打断,好像一口水呛到了鼻子里十分的不舒服,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心中冷笑:随便你说什么,林锋也绝不可能再呆在学校里了。

    雷子打断了校长说话,却是转向白慧道:“白老师,多谢你这两年对林锋的教导,不过今天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了,我们是来办退学手续的。”

    “什么?”白慧吃了一惊,立刻道:“雷先生,林锋的事情并没有严重到要退学的程度啊,孩子还小,不上学的话,你让他去做什么呢?”

    雷子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一旁的程校长道:“白老师,既然林锋的家长认识到了错误,主动要求退学,我们正好成人之美,就不要阻挠了。”

    那刻薄的周夫人也是开口道:“是啊,像这种害群之马,退学了反而是好事,大家说是不是啊?”

    “对!”

    “没错!”

    “他就应该退学!”

    “……”

    其他的家长也纷纷符合。

    白慧心急如焚,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到雷子朝她摆了摆手道:“白老师,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真的不用了。你不要以为我们是因为迫于这件事情的压力才选择退学的,即便没有发生这件事情,林锋也还是要退学的。”

    白慧见他说的认真,不像的安慰自己的话,不由问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可那是为什么呢?”

    雷子笑了笑道:“在十几年前,我们其实就已经有了决定,在林锋18岁的时候,送他去当兵。”

    说完,雷子瞥了那些家长和程校长一眼,淡淡的道:“至于这些垃圾,谁在乎过他们!”

    “你……你……你……你怎么说话的呢?”程校长被气得不轻,头发都有些凌乱了,其他的家长们一个个的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雷子却是理都没有理他们,对白慧道:“白老师,你带我们去办一下退学的手续吧。”

    白慧虽然柳眉微微的皱了起来,却并没有再劝说他们,林锋的成绩其实一般,倒是身体素质真的很好,要不然也不可能一个人打伤了篮球队的六个大块头,当兵,也许还真是一条适合他的路。

    略微犹豫了一会儿,白慧点了点头道:“好吧,你们跟我来。”

    白慧带着林锋和雷子办手续去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程校长和一干家长们,他们原来以为林锋是被他们逼得退了学,心中还沾沾自喜,这就是敢欺负我们家孩子的下场。

    哪里想到,就算是没有这件事情,人家也还是要退学去当兵的,这么一想,自己家的孩子岂不是白白的挨了一顿打?

    “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周夫人声音尖锐的叫道。

    “还能怎么办?人家都要退学了,我们还能怎么样?”有人无奈的说道。

    周夫人眼珠子一转,落到另外一个中年妇人的身上,顿时眼中一亮,上前说道:“刘家嫂子,你们家在部队里不是有些能量么,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了这小子啊。”

    这被称为刘家嫂子的妇人倒是不似周夫人这般高调,来到学校之后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事态发展,并没有说什么,现在被周夫人点了名,虽然有些不愿却也不能不说话。

    “部队那么多,谁知道他会分到哪一支,这件事情我恐怕出不了什么力气,不过……”说到这里,那妇人顿了一顿。

    众人本来是有些失望,听到这声“不过”却又来了精神,那周夫人立刻道:“刘家嫂子,有什么话你就说嘛,大家在这里都是为了自家孩子来出气的,也没有什么外人。”

    那妇人这才道:“不过,刚好我家老刘的一个同学现在市武装部负责本市招兵的工作,我找他帮忙的话,应该可以将他涮下来。”

    “咯咯咯……太好了,敢打我们家的孩子,就让他书念不成,兵也当不成,最好去工地上搬砖,咯咯咯……”周夫人声音尖锐的大笑起来,听得人有些毛骨悚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