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3章:刀疤脸
    “疼不疼?”刚一出门,白慧便开口问道,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林锋的心中有些感动,脸上却是平静如常的摇了摇头:“白老师,这不算什么!”

    疼,当然是疼的,可是跟他从小到大,所受的严酷武术训练比起来,这点疼真的不算什么。

    白慧叹了口气:“林锋,你今年已经高三,也已经十八岁了,如果你从家里搬出来,勤工俭学也能养活自己,实在解决不了的话,老师可以帮你。”

    林锋嘴角上扬,微微一笑:“白老师,从我上高中起,就一直是自己养活自己啊!”

    “啊!”白慧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雷恒那个醉鬼,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收入,林锋自然就要担负起养活自己的责任。

    秀眉微颦,白慧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那个雷恒喝酒的钱,不会也是……”

    不等她问完,林峰便点头道:“是啊,雷叔养了我14年,该是我养活他的时候了。”

    这个混蛋!白慧心中痛骂雷恒,但毕竟为人师表,不可能宣诸于口,只是说道:“可你还是个孩子,应该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你必须离开那个人,不然他会拖累你的。”

    林锋的脸上依然带着十分阳光的笑容,仿佛衣服下面那恐怖的伤势并不存在一般。

    光是看他的样子,绝对不会有人想到,这样一个阳光少年,可以一个独自一人将篮球队的六个“大汉”揍进医院。

    “老师,对不起,今天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林锋故意转移话题,显然并不认同老师的观点。

    白慧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因为林锋转移话题,还是因为他打架,不过他这么说,白慧倒是想起了问问今天下午的事情,于是开口道:“今天是怎么回事?老师相信你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

    “是他们先动手的。”林锋的回答简短但却有力,既然你们先动手,难道我还不能揍你们。

    “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慧还是想要了解一下前因后果。

    “事情很简单啊,他们动手要打我,我自然要还手。”林锋不想多说,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少年之间的纷争,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引起的,没有深究的必要。

    “那你没有跟他解释吗?”白慧想到林锋身上的伤痕,心中就是一阵不忍。

    林锋道:“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揍他们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挨揍的准备。雷叔说过,只要我愿意承担后果,什么事情都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去做。”

    这个混蛋,有这么教育孩子的吗?白慧不由得再次在心中腹诽。

    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出了那条阴暗的小巷子来到了大街上,路灯的关系,光线为之一亮。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拦住了去路:“你就是林锋?”

    这人身材十分高大,足有一米九的身高,比林锋高了一个头,脸上还有一道刀疤,看起来有些狰狞,他的语气有些戏谑,有些轻蔑,绝对算不上和善。

    突然在面前出现这样一个人,白慧微微一惊,本能的后退半步;林锋却没有后退,上前半步将白慧护在身后。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对面的这个人,似乎很强!

    这是一种直觉,这个人身上的气质,和雷叔有某些相似,在白慧看来,雷子就是一个邋遢的醉汉,但林锋却知道,隐藏在颓废外表下的雷叔是多么的可怕。

    这种气质有些刚硬,但不是石头那样的冷硬,而是一种散发着热力的刚硬,此时的林锋并不知道这种气质应该如何形容,但是不久之后他便明白了,这就是军人特有的铁血之气。

    “你找我?”即便知道对面的刀疤脸很强,而且来者不善,林锋却怡然不惧,盯着对方的眼睛问道。

    刀疤脸咧了咧嘴,像是在笑,却更显狰狞:“看来我没有找错人,我是刘世辉的哥哥,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做什么的吧?”

    “你想怎么样?”林锋的脸上显出警惕之色,难怪看这眼前这人有些眼熟,原来是他的哥哥。

    刀疤脸双手互握了一下,指关节被捏得噼啪作响:“听说你很能打,我今天就给你个机会:你要是能打赢我,你打士辉的事情就此作罢;如果打不赢我,哼哼,你就去医院里陪他吧!”

    白慧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开口道:“我是林锋的老师,他打架的事情,学校会处理,你们不能再打架了。”

    刀疤脸看了白慧一眼,却并没有跟她说话,转而对林锋道:“如果是个男人,就不要躲在女人的后面。”

    林锋微微点头,打架,他从来不怕,现在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他的心中还隐隐有些兴奋。“老师,您先退到一旁,这事我来解决。”

    林锋的语气毋庸置疑,但白慧并不打算听他的,上前一步挡在了两个人的中间:“不行,我是你的老师,不可能看着你和别人打架。”

    林锋朝着刀疤脸摊了摊手:“看来,今天是打不了了。”

    刀疤脸皱着眉头,嫌恶的看了白慧一眼:“真是麻烦的女人,不过,她阻止不了我!”

    说话间,他猛的上前一步,已经来到了白慧的面前,一伸手将她推了开去。

    事出突然,林锋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好在刀疤脸并没有打算伤她,用的是一股柔劲,只是让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四五步远,却并没有跌倒,但已经是惊得花容失色。

    推开了白慧,刀疤脸再不留手,五指堪张就向着林锋的肩膀抓了过来。

    他用的是一种擒拿术,在龙国的军伍之中流传甚广,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手段,林锋在雷子那里也学过这些。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林锋对这套擒拿术十分的熟悉,他觉得自己应该十分轻松就可以应付过来,刀疤脸想要胜自己,恐怕还得拿点别的本事出来。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当林锋一塌肩膀,反手向上想要来一个反擒拿的时候,刀疤脸却早有准备,手掌变抓为掌,形成了一个掌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林锋的小臂斩去。

    林锋所学的擒拿术中,可没有这种变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刀疤脸斩了个正着,只觉得小臂如同被钢筋抽中,酸麻无比。

    一招得手,刀疤脸的动作没有半分停顿,垫步上前手臂一曲,肘部就向着林锋的心口顶了过来。

    林锋心下一惊,俗话说十拳不如一肘,自己要是被这一下击中,怕是马上就要背过气去任人宰割。

    林锋的反应不可谓不快,酸麻的手臂肯定是指望不上了,情急之下他猛的一拧身,避开了心口的要害,刀疤脸的这一肘子,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咔嚓!”一声,林锋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辆载满了货物的卡车撞到了一般,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半边身体都是麻木的,完全无法控制。

    可是眼前那张刀疤脸和自己的距离却并没有拉远,他追了上来,准备给林锋致命的一击,林锋甚至能够看到他眼中嗜血的光芒。

    就算是死,老子也要你脱一层皮!巨大的危机之下,林锋没害怕和恐惧,反而激起了凶性要和刀疤脸拼命。

    手不能动,半边身体是麻木的,但是他还有脚!现在两人的距离太近,出脚已经来不及了,林锋猛的一抬腿,就拿膝盖顶向刀疤脸的大腿根部要害。

    既然是拼命,自然没有那么多顾虑,林锋可管不了这一膝盖阴不阴,损不损!

    刀疤脸占尽优势,自然不愿意和他两败俱伤,身体微微一顿,险之又险的避过了林锋的一膝,让他顶在了空处,本来准备追击的拳头却是猛然向下,砸在了林锋的大腿上。

    好在腿骨粗壮,林锋又是自小习武,筋骨强健,总算没有被他一拳将大腿打折,但是巨力冲击之下,短时间内也处于酸麻之中,行动肯定不会利索。

    不过林锋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也是喘了一口气,不至于被刀疤脸瞬间秒杀,两人终于分了开来。

    林锋和刀疤脸两人相隔三米距离相对而立,刀疤脸的脸上显出恼怒的神色,显然对于自己没有一回合将林锋放倒而有些不满。

    “果然有两下子,难怪可以把我弟弟伤成那样。不过可惜,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刀疤脸冷冷的说道,脸上的不屑消失,剩下的只有残酷。

    一旁的白慧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声道:“住手,你再不住手,我就报警了。”

    刀疤脸扭过头去看了她一眼,龇牙一笑,但那笑容绝非善意:“报吧,在警察来之前,我要是解决不了他,那就算我输了。”

    “不行,你们不能再打了!”白慧知道刀疤脸说的是实情,报警肯定是来不及了,于是再一次挡在了林锋的面前,双手张开将他护在了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