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章:丛林血战
    龙国西南边境,有逶迤的群山,有叠嶂的峰岚,延绵数百公里,人迹罕至,倒是山中的凶猛野兽,珍稀动物品类繁多。

    其中自然也潜藏着数之不尽的危险,即便是经验丰富的猎人,也不敢太过深入这一片原始丛林之中。

    有一位大文豪曾经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在这地方,就有这么一条路,也许还不能算是一条路,因为从这里走的人并不多,经过的野兽也许要更多一点。

    比如现在,一条一米来长的花斑豹,正从远处徐徐的走来,一双褐色的三角眼,警惕的四处张望,以确保自己的安全。对于食草的小动物而言,它是猎食者,可是如果遇到另外一些大型食肉类动物,它也很有可能成为猎物。

    花斑豹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发现了什么,头颅微微抬起,褐色的眼珠盯着十几米外的一处乱草。

    大约两秒钟之后,它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恐惧的意味,缓缓的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猛的扭头化成了一道土黄色的光影,转瞬之间就消失不见,只是留下一些歪歪斜斜的乱草和灌木的断枝,外加惊起的几只小鸟。

    这时,刚刚花斑豹盯着的那一堆乱草却轻轻的颤了颤,然后微微掀开,从乱草的下沿,有两道微光亮起,那是两只黑色的眼睛。

    这眼睛比起刚才那头花斑豹的眼神还要凌厉,但却绝对不属于兽类,因为这眼神中除了凌厉还有理性和睿智的光芒。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人,一个处于潜伏之中的人,从他高明的潜伏手段来看,应该是一位丛林作战经验异常丰富的战士,即便是感官敏锐的花斑豹,也是在距离十几米远的地方,才发现了他的行踪继而逃走。

    虽然让花斑豹在十几米才发现行踪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可是林卫国依然有些不满于自己的表现,毕竟潜伏在这里有他们小组的八个人,可是这头花斑豹最先发现的偏偏就是自己,这让他感觉很没有面子。

    更重要的是,几个人可是打了赌的,谁要是先被发现行踪,回去要请大家到陈寡妇的小店里大吃大喝一顿,倒是花不了几个钱,可免不了要被大伙嘲笑一番。

    尤其是雷子那家伙,上回被自己狠狠的嘲笑了一把,这回定是会连本带利讨要回去吧?林卫国暗自懊恼,似乎已经听到了雷子那有些沙哑的怪笑声。

    这其实怨不得林卫国,谁叫他运气不好,刚好离那头花斑豹的来路最近呢?

    就在这时,从刚刚花斑豹逃走的方向,突然传来几声枪响,距离林卫国他们潜伏的地方很远,所以声音听起来并不算太大,可是因为丛林中幽静的环境,这突兀的声音还是十分清晰的传入了林卫国的耳中。

    来了!

    林卫国心中一动,眼睛微微眯起,只留下一条细缝,身体更是纹丝不动,借助伪装服上的乱草与丛林完美的融为了一体,那头花斑豹如果再回来一次,不接近十米以内绝对发现不了他的行踪。

    不过那头花斑豹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它此刻正倒在地上抽搐,身上一个恐怖的弹孔正在汩汩的流淌着鲜血。

    一群身量矮小黑瘦,穿着迷彩作战服的汉子,骂骂咧咧的走到了花斑豹尸体前面,为首的汉子一脚踹了上去:“¥@¥……”

    他们说的不是龙国话,而是邻国的语言,大体意思就是:艹,原来是一只豹子,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龙国的特种兵呢!

    旁边的一个人大笑道:“坤桑,你是被吓傻了吧?我从这条路上走过多少回了,也没有见过龙国的军队,你放心,这条路绝对安全。”

    坤桑斜了那人一眼,啐道:“你懂个屁,永远不要小看龙国的特种兵,要不然是会吃大亏的。”

    对于坤桑的话,尼禄的脸上现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他虽然只是坤桑的副手,可他并不认为自己就比坤桑差,在他看来坤桑除了活的久了一点,其他方面真是一无是处。

    坤桑看出了尼禄的想法,不过他既然没有说话,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这小子的后台硬得很,不是自己可以动得了的。

    哼了一声,坤桑挥了挥手,带着尼禄和手下的十几个兄弟,继续向东北方向前进,再有几里地就进入龙国境内了,所以他格外的小心。

    尼禄本来跟在坤桑的后面的,可是渐渐的却是越拉越远,已经掉到队伍的末尾了,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古怪的笑意,有些嘲弄,也有些寒冷。

    过了不多久,尼禄脸上的笑意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凝重。

    突然,他感觉到浑身的汗毛炸了起来,一股危机感袭上了心头,这是被狙击手锁定了吗?

    尼禄的心中立刻就想到了这种可能,因为来之前将军就和他交代过,这一次他们只是充当诱饵,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情报,龙国有一支特种部队会在边境截杀他们,叫他务必小心,带人逃回来,只要龙国的特种部队追上来,自然有人收拾他们。

    一想到自己被狙击手锁定了,尼禄就在心中暗骂,艹,老子都走在最后面了,你们还瞄着老子干什么?

    骂归骂,他的身体立即就做出了反应,猛的扑倒在地,藏身在半人高的长草之中。

    尼禄一动,队伍里其他的人都惊了一下,有人四处张望,有人干脆和尼禄一样扑倒在地。

    坤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条件反射之下,也想要扑倒在地,可惜他已经没机会了,“砰”的一声枪响,坤桑的头上爆出一团血雾,半边脑袋都被掀掉了。

    枪响的同时,林卫国的通讯器里才传出小队长的声音:“动手!”

    “砰砰砰……”几乎是一瞬间,还没有扑倒在地,或者是扑得慢了一点的,全都被一枪爆头无一幸免。

    “跑!”尼禄大喊一声,像兔子一样,手足并用在半人高的草丛中奔逃,连手中武器都弃之不顾了。

    大头目坤桑死了,副手尼禄又说跑,剩下的人自然也没了斗志,全都跟着他开始撤退,不过这些人比尼禄好了一点,虽然还没有发现敌人在什么地方,但是手中的武器还是对着敌人可能藏身的方向一通扫射,这才转身逃走。

    等这些人的扫射结束,林卫国的耳机里再一次响起组长的声音:“追!”

    他早已经等得不奈,猛的从藏身的地方窜了出去,如同矫捷的猎豹在丛林之中穿行,不过是一个瞬间就将大多数的战友们甩在了身后。

    但还是有一个人和他跑了个并驾齐驱并没有被他甩开,百忙之中还对着他露齿一笑,即便脸上已经被油彩涂得面目全非,林卫国也知道他是谁,除了同样修炼了家传武学的雷子,绝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跟上他的脚步。

    以他们两个的速度,追上溃逃的敌人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们已经先后射杀了八名逃跑的毒贩,现在就只剩下最先开始逃跑的那个人了。

    他们并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尼禄,更不知道有一个陷阱正在等着他们。

    眼看着就要追上那个人了,林卫国和雷子同时抬起了手中的步枪,准备击杀最后一个毒贩。

    就在这时,二人的心中同时升出警兆,顾不上开枪,两人同时一矮身形趴伏在地。

    “砰!砰!砰!……”密集的枪声响起,无数子弹飞过来,胡乱射在他们身边的树木草地之上,带起一大片碎木、泥石和草屑。

    两人趴在地上之后立刻开始翻滚,目标是一颗一人多粗的大树,虽然丛林的灌木和野草十分茂盛,可以遮挡视线,可它们挡不住子弹,自然就不能作为掩体使用。

    从突然出现的火力强度来看,敌人最少有十几个人,而且武器十分的精良,更可怕的是,这些人的实力,绝对不是普通的毒贩那么简单。

    “天狼、天狼,我们遭到了埋伏,你们暂时不要上来,听到请回答。”雷子刚躲到树后,就用通讯器给小队长长报告情况,“天狼”正是小队长的代号。

    不过他们并没有等到小队长的回答,却听到在他们身后传来一阵更加密集的枪声。

    雷子的虎目瞪的溜圆,他已经猜到了其他战友们也同样遭到了伏击,他想要冲回去看看,却被一只手按住了肩膀。

    “雷狼,不要冲动,先弄明白情况再说。”按住他的人自然就是林卫国。

    雷子的鼻尖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他猛的一惊,一低头便看到林卫国的大腿上一片血肉模糊,不由急声道:“林狼,你受伤了?”

    林卫国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碍事,这才在通讯器中问道:“天狼、翼狼、风狼、狂狼、火狼、独狼,你们在哪?那边情况如何?”

    等了几秒钟,那边才传来声音,却不是他们熟悉的任何一个声音,说的龙国话虽然有些生硬,但还是十分传神的表达了一丝戏谑的情绪:“他们都已经去了天国,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他们都已经去了天国,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林卫国和雷子的身子同时一震,马上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其他人居然已经全部牺牲了!如果有人还活着,这时候肯定已经说话了。

    雷子的眼睛瞬间就红了,眼球上布满了血丝,操起手中的枪就要冲出去,却再一次被林卫国拦了下来。

    “别拉我,我要去给天狼他们报仇。”雷子大声吼道。

    “是报仇,还是送死?”林卫国的眼睛也是红的,但他比雷子要冷静一些,或许是因为他的腿受伤了,想冲也冲不出去。

    “送死就送死,老子跟他们拼了。”雷子哑着嗓子吼道。

    “砰!砰!”林卫国连开两枪,将两个想要冲上来的敌人击毙之后,才冷静的开口道:“雷狼,我的腿受伤了,逃不回去。”

    雷子冷哼一声道:“我认识的林狼,从来都不是一个怕死的人?”

    “我当然不怕死,既然选择当兵,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马革裹尸是军人的荣耀。”林卫国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相信你也不是怕死的人,可我不能看着我们龙狼小队的编制从此消失,要不然队长他们死都不会瞑目的。”

    雷子愣了一下,这才想起龙**队中的一个传统,一支部队,不管编制多大,如果在战斗中全军覆灭的话,这支部队的番号就会被取消。

    对于军人而言,这是最大的失败,是比失去自己的生命还要严重的耻辱,因为一旦番号撤销,连翻身的机会都不会有,永远都是一个失败者,成为别人耻笑的对象。

    “可是……我们能逃得出去吗?”雷子迟疑的问道,他已经打消了拼命的念头,而是在想着如何才能保留住龙狼小队的火种。在说话的时候,又有两个敌人想要冲过来,被他两枪崩了。

    林卫国指了指自己的腿道:“我是逃不出去了,能不能保住龙狼小队的名号就靠你了。”

    “不行,要走我们一起走!”雷子大声说道,似乎不大声就不足以表示他的决心。

    “难道你要我们所有人都死不瞑目吗?难道你想让我们龙狼小队成为全军的笑柄吗?活着,是你的责任!”林卫国厉声喝道。

    雷子低下头不吭声,眼泪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现在面临的抉择,真的让他十分的难以决断,生死两难。兄弟们都死了,他岂能独活,可他若是不活着,兄弟们岂不是白死?

    似乎的是感受到雷子内心的挣扎,林卫国的声音又变得平和了起来:“雷狼,我家里的情况你是了解的,记得帮我照顾儿子。”

    雷子似乎猛的抬头,想要说些什么,林卫国却没有给他机会:“没有时间了,你从南边突围,我帮你断后,走!”

    话音未落,林卫国单手抓起雷子的一只胳膊,猛的一用力,就将他抛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枪也开始喷吐火舌,对早就已经判断出来的敌人藏身地点进行火力压制,以确保雷子的安全。

    雷子和林卫国的武功不相上下,如果他不愿意,林卫国是绝对没有办法将他扔出去的,但是他有别的选择吗?

    林卫国说的没错,对于龙狼小队,对于死去的战友们来说,活着就是他的责任,他是龙狼小队唯一的火种,绝对不容有失。

    正因为心中有了决断,他才没拒绝林卫国的安排,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逃出去,保留住龙狼小队的番号。

    但是,逃出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敌人十分强大,而且有备而来,对龙狼小队的情况十分的了解,否则也不可能设下这么一个圈套,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将龙狼小队打得只剩下他们两人。

    雷子被林卫国抛飞出去的同时,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也现身了,虽然不少人一冒头就被林卫国击毙了,可他们的人毕竟太多了,林卫国一个人无法将他们全部压制,还是有不少人向低空飞掠的雷子射出了子弹。

    雷子身体在空中不停的扭动着,借助树木的掩护,躲开了所有的子弹,然后“噗!”的一声,落在了七八米外的一堆灌木丛中,这里已经接近包围圈的边缘地带了,一旦脱身出去,在这苍莽的丛林之中,逃出性命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林雷趴伏在地上,用肘部和膝盖,配合小臂小腿,如同一只大蜥蜴一般,在半人高的草丛中迅速的爬行。

    敌人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他脱身,之前被林卫国击毙的都只是一些小喽啰,真正的高手一直潜伏在暗处,此刻看到林雷就要脱出包围圈,这些人终于出手。

    雷子和林卫国是龙狼小队最强的两个人,敌人同样不敢小窥,两个人影采用和雷子同样的动作,向着雷子逃离的方向追赶而去。

    林卫国一直在关注着雷子那边的动向,只见那两个人的速度比雷子还要快了一线,让他们一直追下去的话,雷子八成还是会被他们追上。

    他当然不可能坐视,没有过多的考虑,林卫国将手中的一枚高爆手雷扔了出去,如同精确指导的导弹一般,手雷转瞬之间就落在雷子背后两三米远的地方。如果手雷这个时候爆炸,雷子必然首当其冲,被炸成一堆烂肉。

    这样的事情当然不会发生,林卫国计算得十分精确,这种手雷的爆炸延迟时间是1.5秒,他扔出去的速度极快,落地的时候不过才0.5秒左右的时间,剩下一秒钟的时间,足够雷子逃到安全范围。但是追在他后面的敌人,如果继续追的话,就肯定要被手雷波及。

    一般人在高速运动的时候,是很难刹住车的,但那两个显然不是一般人,而是真正的高手,看到雷子身后落下的高爆手雷,两人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抽身急退。

    “轰!”高爆手雷毫无悬念的炸开,在冲击波和弹片的肆虐下,方圆十米之内被炸得一片狼藉,爆炸中心部位,更是出现了一个深达一米,直径足有三米的大坑。

    大坑的这边,两个敌对高手抖落了身上的泥土草屑,抬头看去,哪里还有雷子的身影?

    但是两人并没有打算放弃,以他们丰富的追踪经验,找到目标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可就在他们准备继续追踪的时候,身后突然枪声大作,同时通讯器中传出同伴的声音:“该死的,这个龙国人疯了,快回来支援。”

    雷子并没有走远,他潜伏在一块沼泽的小水洼里,双手插在淤泥中,将身体牢牢的固定在水底,嘴里叼着一根空心芦苇,用以换气。

    即便是藏身水底,他依然还是能够通过水的震动,听到不远处不断响起的枪声。

    林卫国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逃出去了,他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拼命!拼命的将敌人拖住,给雷子创造逃离的机会。

    他主动向敌人发起了自杀式的攻击,他的腿伤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他的行动依然迅捷无比,在他的攻击之下不停的有敌人倒下。

    但是敌人毕竟太多了,林卫国杀了不少人,可惜他的杀的都只是一些小喽啰,真正的高手则一直潜伏在暗处,伺机出手。

    他本来打算拉一个对方真正的高手垫背,可惜并没有能够如愿,因为对方很有耐心,直到他射完了弹夹中的最后一颗子弹,对方的四个真正的高手才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警惕的将他围在了中间。

    林卫国背后靠着的大树上布满了弹孔,他的身上也有很多弹孔,但并不致命,所以身上虽然到处都是鲜血,却还有力气抬起头,打量了一下他的敌人。

    能被他正眼相看的,自然不可能是那些随随便便就可以杀死的小喽啰,他的眼中只有四个人,这四个人都是和自己同一级别的高手。

    这四个人身形都十分高大,快要接近两米,虽然都留着大胡子,但并不能遮掩住他们惨白的肤色。

    林卫国的眉毛挑了挑,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是白人,据他所知,在这一带并没有白人活动,以前的对手也都是黑瘦的邻国人。

    “你们来自鸥洲?”林卫国平静问道,好像并不担心等待自己的会是怎样的命运。

    确认林卫国已经没有反抗之力,四个白人都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战斗他们没有参与,可是依然可以感受到这个龙**人的强悍,他们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刚才加入了对他的战斗,即便可以更早的杀了他,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受伤算是最好的结果了,更大的可能是和他同归于尽。

    他们能够感觉到林卫国身上的决绝之意,一个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高手,是非常可怕的。

    “没错,我们来自北鸥,是国际雇佣兵,龙国人,你很厉害。”四人中的一个,操着生硬的汉语说道,还不忘朝林卫国竖起了大拇指,表达了自己对于强者的尊重。

    “啪!”林卫国将没有子弹的枪扔在了地上,他已经放弃了拉一个人垫背的想法,对方是和自己同一级别的高手,而且还很警惕,他绝对没有机会。

    “能告诉我,你们属于哪支雇佣军吗?”林卫国问,他不知道雷子能不能听到他们说话,可依然还是想要试一试。

    或许是出于对强者的尊重,也或许是出于对自己的信任,四个白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其中一人开口道:“a级雇佣军团——丛林之牙!”

    “砰!”一声枪响之后,雷子就再也没有听到林卫国的声音,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乎咬碎了钢牙,却依然一动也不动,只是在心中默念:狗日的丛林之牙,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们都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