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0章:不做数了
    刘小根就是贱属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打一顿之后顿时便老实了。

    一个星期之后,林锋住在山下别墅中,将刘小根种出来的人参当水果吃,还别说,这片土体上种出来的人参,吃起来居然甜滋滋的,远不是地球上的苦参可比。

    据刘小根所说,灵气滋养的人参,本来就应该是甘甜的滋味,地球上的人参之所以苦涩,都是因为以前环境太过恶劣的原因。

    如今灵气复苏,应该不再像以前那么苦了,但还是不会有小空间中出产的好吃。

    林锋吃的津津有味,刘小根则色哭丧着脸在给他捏肩膀,一边捏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林大哥,您什么时候出去啊,外面可是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嫂子在外面等着您呢,您要真不想出去,把我放出去也行,再别在这里,我都快得抑郁症了。”

    林锋瞥了他一眼,道:“真的想出去?”

    “真的!”刘小根说道。

    “那好,咱就出去。”林锋话一说完,两人便消失在小空间中,直接出现在地球上上次消失的地方。

    有些事情,终究是躲不过去的,十年修炼,七天思考,林锋已经做好了面对陆小琪的准备。

    小空间中十年,地球上才过去一年的时间,但是小空间中十年并没有什么变化,而地球上的一年间,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地球上大大小小的宗门一共一百来个,全部从幕后浮到了台前,开始面对全球招收弟子,除了龙国之外,其他国家的政府都被大宗门牢牢的压制在身下,一切听凭差遣。

    星空中终究还是来人了,但是来的并不都是敌人,阿尔卑斯山一役之后,地球威名远扬,即便有几个星球的人心生怨恨,却也不敢轻易和地球开启战端。

    一年间,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有几个地外的先天高阶修真者作乱,冰霜和青玄干脆都没有出手,直接由大叔和林小爱驾驶着两架相当于金丹高手的傀儡机甲给打了个落花流水,死的死、逃的逃。

    实际上他们本来一个都逃不掉,但是最后关头,董卿卿特意叫停了大叔和林小爱,让他们将剩下的几个地外修真者放走。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通过这些人,将话传出去,让有敌意的人不要再来添乱了,地球根本无惧。

    果然,此战之后,地球再无战事,即便再有天外来客过来,也是老老实实的按照规定登记,说明自己来地球的目的之后,才得以放行。

    掠夺者没有再来过,商人倒是过来不少,地球人用地球上的一些特产,倒是也能赚取一些灵石,这让地球上修士和来往的商人都很高兴,于是皆大欢喜。

    近几日,银河修真联盟终于有代表来到了地球,没什么正事,就是说银河修真联盟欢迎地球回到银河星系联盟的大家庭,以后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不要再打打杀杀的,你们地球绝不能占着自己的强大便想要欺负别人,要知道银河系可是还有我们修真联盟的存在呢。

    地球人本就无意和谁为敌,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本来灵石有些不够用的人,随便上山挖些药材,就能在星际商人那里换取灵石,对于没有掌控灵石矿资源的宗门来说,简直就是太重要了。

    既然现在银河修真联盟来示好了,地球安全联盟在开会之后便一致决定,愿意回归银河星系联盟,接受联盟的保护和管理。

    只是当银河星系联盟提出地球既然加入了联盟,就应该遵联盟的约定不发展任何核武器的时候,地球人却犹豫了。

    有核武的时候,地球就像一头有着尖利牙齿的老虎,可是一旦核武没有了,别人还会像现在这么尊重你吗?未必!

    最终,地球修士联盟以发展核武是地球第一人,同样也是联盟主席的林锋的决定,要改变这个决定,必须要等林主席出关之后才行。

    所以,银河修真联盟的代表们迫不得已之下,只能留在地球上等待林锋出关,核武禁令是大事,绝对马虎不得。

    他们这一住,便是足足三个月,这三个月,他们住在了龙国的京都,在董老的陪同下,将龙国的大好河山看了个遍。

    就在他们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林锋出光的消息终于传来,他们立刻从游览的地方回到进度,求见暂时住在燕山别墅的林锋。

    事情林锋已经听董老说过一遍,他没有为难迎合修真联盟的使者,毕竟人家也不容易,银河系的无核化,从长远来看,对地球也是有些好处的,但问题是地球必须有足够自保的实力。

    现在这个问题其实已经解决了,林锋成功晋升金丹,周边几个星球的金丹高手他全都不惧,也不需要核武来威慑了,所以林锋十分干脆的在银河系无核武器协议上签了字,并且邀请银河修真联盟的使者观看海量核武器的销毁过程。

    使者们观看完销毁程序之后,又拿一件特殊的法宝在地球上探测了一番,除了发现几枚遗漏的小当量核弹头之外,再也没有发现核武的痕迹,这才匆匆离开地球。

    送走这些人之后,林锋这才回到北极,要去看陆小琪,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有些事情该说清楚的还是要说清楚,总逃避也不是个事儿。

    “小琪我……”林锋见到陆小琪之后的第一句话,就被陆小琪打断了。

    “不要说话,累了吧,忙了这么久,休息休息吧,我给你按按肩膀。渴不渴,要不要我给你倒杯水……”陆小琪一改往日的风格,对着林锋一阵嘘寒问暖。

    这反倒让林锋越发的不安,他抓住陆小琪的手,不让她再说话:“小琪,对不起,去年的事情,我……”

    孙察恨远科岗独鬼所孤恨

    “你不用说了……”陆小琪再次打断了他,平静的道:“董卿卿已经给我解释过了,她说那时候她以为她要死了,你也以为她要死了,一切,都只是为了完成她的一个心愿。既然她最后没有死,那么一切就都不作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