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5章:耗子哭猫
    ,!

    三人在这边神情凝重的布置阵法,要重新封禁修罗峰,那边被所在石柱中间的元婴期女人急了,被困锁近万年的岁月,即便她用秘法陷入了沉眠,也依然能够感受到漫长岁月的孤寂。

    “别别别,有话好说,不要一言不和就封印啊!”女人大声说道,林锋三人根本不理,埋头干活。

    “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便将上古魔道的最高传承传给你们,保你们修炼到元婴境界。”那女人觉得必须要拿出足够的好处,不然这些人很难上钩。

    青玄和冰霜都有些心动,四只眼睛盯在了林锋的身上,林锋却是不为所动,淡淡的道:“你们以为她是为什么被所在这里?必然是因为她修炼的魔道传承是邪门的功法,为其他宗门所不容。你们如果不想将来落得和她一样的下场,就不要觊觎她的传承。”

    发现林锋居然能抵挡诱惑看破这些,那女人突然好像有所触动,“嘤嘤”的哭泣起来:“小兄弟,其实我也是一个可怜人,当年……”

    说完,这个女人居然讲出了一段爱情故事,她说名叫霓裳,虽然是魔教的圣女,但是却心地善良,从来没有做过坏事,到处扶危济困,帮助弱小。

    后来,在一次探索星空中某一处遗迹的时候,与当时冰神宫的核心弟子邢远相识。

    两人共同经历生死,相知相恋迅速堕入爱河,最后两人对着宇宙苍穹发下大誓,要相守万年,任何一人身死,另一人也跟着共赴黄泉。

    修真者的大誓,是与血脉灵魂融合在一起的,和普通人的去誓言不同,一旦发下誓言便没有反悔的余地。

    霓裳这才放心,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知了邢远,原本以为他会纠结一番,却没有想到他只是温和的笑笑,表示他喜欢的是霓裳这个人,又不是她的身份,并且要她和自己回冰神宫认祖归宗。

    霓裳心中欢喜,不疑有他,便跟着邢远回到地球的北极冰神宫,却不料被早早守在这里的冰神宫三大元婴长老伏击,重伤被囚。

    邢远虽然面露痛苦之色,但是却始终没有出手,眼睁睁看着霓裳被抓,最后镇压在这修罗峰的峰顶之上。

    “……我恨啊,为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过,却要遭遇这样的折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只都没有死吗?这种沉眠的秘法,是邢远教给我的。不是因为他还爱我,而是因为那个同死大誓,他自己怕死,所以也害怕我死去。”霓裳神情狰狞恨意滔天,不像是在说谎。

    林锋微微动容,手中的动作缓了一缓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干脆死去,拉着那邢远给你垫背,苦苦支撑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呢?为了让仇人活的更久一点?”

    霓裳凄然笑道:“你以为我不想死吗?我比谁的想死。一个人孤独的在这里活了上万年,简直比死还可怕。可是我身上被下了禁制,根本没有办法自尽,要不然你将我放了,我立刻自爆元婴而死……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你过来一剑杀了我,也好过我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

    林锋心中微微一动,突然笑了起来,手中的停下来的动作骤然加快,口中说道:“你真以为我是孝子吗?姑且不论你之前说的是真是假,但以你元婴期的手段,我只要靠近你,还有机会活着出来吗?”

    “我说的是真的,我没有骗你!”霓裳说道,神情有些绝望,林锋居然分不清真假。

    他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对不起,我分不清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我现在不能放你出来,或许,等我哪一天有不被你轻易杀死的实力的时候,我会回来的。又或许,将来我踏足星空,会亲口问问邢远,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说到这里,林锋的声音骤然消失,因为他已经将封禁阵法布置完毕,落下最后一刻灵石,将这一片区域彻底隔绝,没有一丝灵气可以泄露进来。

    霓裳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这里再次陷入无边寂静与黑暗,她喃喃道:“我……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啊……”

    林锋从修罗峰的山顶到山脚,足足布下了一十八道阵法禁制,都是他目前能够掌握的威力最强大的杀阵,青玄和冰霜看着都感到头皮发麻,两人要是闯进去,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必然灰飞烟灭。估摸着,想要闯过这十八重阵法,至少也要金丹七阶以上的高阶修士才有可能。

    做完这一切,林锋抬头看着阴云笼罩的修罗峰顶,叹了口气道:“我一定会回来的,希望你能等到那个时候。”

    他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霓裳说的应该是真的,但是林锋不敢冒险,她被羁押在这里近万年,心中必然怨气滔天,哪怕以前是圣女,现在恐怕也要变成魔头,真要让她将那些怨气撒在自己的身上,林锋觉得自己也太冤了。

    关键问题是,霓裳是元婴期的高手,她的怨气林锋承受不起,不仅仅是他承受不起,便是整个地球、整个银河系,在灵气刚刚开始复苏的现在,也绝对承受不了元婴期高手的怨气和怒火。

    林锋要是真敢将霓裳放出来,搞不好就会造成整个银河系的一场灾难。她说过,她当年是魔教圣女,修魔道的人便是以诡异的手段著称,谁知道她到时候会折腾出多大的动静?这个险,林锋是真的不敢冒。

    做出这样的选择,对于霓裳来说是不公平的,可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的事情,为了宇宙苍生,只能委屈她在修罗峰上再住些日子。

    冰霜是化形大要,灵智和情感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同为女子,她心中其实还是很同情霓裳的。看到林锋将人家封印之后,还在长吁短叹的故作姿态,有点看不过去,于是出言讥讽道:“猫哭耗子假慈悲!”

    林锋斜撇了她一眼,道:“错,是耗子哭猫。她可是元婴高手,你把她比作耗子真的合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