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汉克博士的第二春
    “组织现在是需要你的时候了,跟我走吧!”夜行者的忽然出现让戴蒙有点措手不及。他原本还以为来的人是自己未来的老婆什么的呢,结果来了一个糙汉子。不对,等等?戴蒙想起自己还没有见过夜行者的真面目呢,说不定兜帽下面是一张绝世美女的面孔呢?

    戴蒙开始了自己心里的yy。不过这个yy还没有持续多久他就被夜行者扯进了空间之门。

    “等等,我的鱼!”戴蒙还在记挂自己的鱼竿还有可能快要上钩的鱼呢。

    “别吵,等会儿去超市给你买,想吃多少买多少。”夜行者非常大气,没等着戴蒙做出更多的反抗就把他直接拖入了空间之门。

    加拿大,蒙特利尔市。

    自从绯红和快银被李杰等人从九头蛇解救出来以后他们有过想当长一段时间是保持着不合作的态度的。即便是万磁王马克思说出了那句著名的台词:“我才是你爸爸(出自《星球大战》)。”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卵用。

    两个孩子该不甩他还是不甩他。结果万磁王一气之下居然真的答应参加李杰等人帮他和查尔斯找的老年舞会去结识优雅女性去了。

    不过两人老伴倒是没有找到,但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育儿专家,对于问题儿童的养育有着独到见解的罗琳娜女士。同时罗琳娜女士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音乐演奏家,之前在一流的交响乐团担任着首席小提琴手。

    现在退休后回到蒙特利尔开了一家音乐教室负责教导音乐爱好者。而目前绯红和快银都在她这里学习音乐来着。

    必须要说的是罗琳娜的教育还是有用处的,现在的绯红和快银在性格上明显好多了,受到音乐的熏陶和长久的训练让他们又了更好的耐心,性格不在那么暴躁和难以相处。至少在罗琳娜这里他们很愉快。

    因为从前他们都是被九头蛇关在培养仓里长大的,没有真正的童年和成长。所有的一切知识也好或者其他什么的也好都是通过机器强行灌输进入他们大脑的,他们根本没有自己去亲身体验过这些一切。

    他们知道雪是冰冷的,但是却没有堆过雪球。他们知道火是炙热的,但是却没有自己做过烧烤。他们也知道月球是地球的卫星,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过关于月球的神话故事与人们对于月球的种种传说。

    他们知道爵士,知道伦巴,知道蓝调,知道newa,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真的听过这一切。

    他们所知道的一切其实都是虚假的,在罗琳娜女士这里他们感受到了这一切。罗琳娜的音乐教室就开在自己的家里,一栋两层的小别墅里面,一共有十几个学生。

    罗琳娜在授课之余会给自己的学生们(她的学生主要是年轻人和孩子)讲述自己从前去世界各地表演时候的风土见闻,还有许多她收集回来的特产艺术品。

    当第一场大雪光临蒙特利尔的时候罗琳娜让这些学生们在自己的后院用皑皑白雪堆砌出各种形状的雪人,一切随意。

    “艺术需要开放的细胞,和不拘一格的思维。”罗琳娜有着自己的教学理念:“哪怕是同样的乐章但是不同的演奏家却能演奏出完全不同的味道。”

    当天气转暖,她也会在后院支上烤炉招呼空闲的学生来她家进行烧烤派对。

    在这里绯红和快银好像得到了第二次生长,这是他们人生的第二次生命起点。所有他们从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都在这里得到了一次真正的亲身体验,这对于他们来说这菜第一次体验到生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而这种意义才是让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所能切实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而现在绯红和快银甚至称呼罗琳娜为妈妈,就像是某些在外求学寄宿在对方家庭的学生一样,最后成为了这个家庭中的一份子,而罗琳娜也很高兴的接受了这个称呼。她喜欢孩子,只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各种原因她没有结婚,不然的话她肯定会要好几个孩子。

    现在绯红和快银待在蒙特利尔甚至是住在罗琳娜家里的时间比他们陪万磁王的时间还要长。当然了,他们其实压根就不愿意陪万磁王,他们现在都不承认万磁王是自己的爸爸呢。

    绯红和快银被x药剂封锁了自己的能力,虽然失去了能力但是活得却很开心。不过今天李杰等人真的需要绯红帮个忙了。

    所以托尼不得不来到蒙特利尔拜访一下罗琳娜女士,因为绯红他们暂时住在这。

    当托尼敲开门来开门的是绯红女巫旺达。旺达是认识托尼-斯塔克的。对他旺达说不出是好感或者是恶感,或者说就是无感吧。她知道这人是自己“爸爸”的朋友,仅此而已。

    “托尼-斯塔克?”旺达看了托尼一眼直呼其名。

    “对,是我。”托尼穿了一身比较正规的西装,他松了一下领带:“旺达你好,好久不见。不请我进去喝杯水吗?从美国赶来加拿大的路程可不近。”

    旺达面无表情,但是松开了她把守的大门示意托尼可以进去,不过她还是很冷淡的说了一句:“对于穿着钢铁战甲的你来说,全世界真的有很远的距离吗?”

    呃,好像确实没有。

    在半开放的厨房托尼见到了罗琳娜女士,她正在烤小甜饼,罗琳娜听到脚步声头也不抬的问道:“旺达,是谁来了?你的朋友吗?”

    “不,准确的说是我所谓的爸爸的朋友。”旺达走进了半开放厨房与罗琳娜一起继续做小甜饼,看起来她之前就一直在干这个,和罗琳娜女士一起。

    罗琳娜抬起头:“哦,居然是托尼-斯塔克先生!你父亲的交友真的是很广阔。斯塔克先生有什么事情吗?”罗琳娜看上去有点惊讶,但是也就是有点惊讶而已。并没有一般人见到真的钢铁侠托尼-斯塔克那么狂热的样子。

    “是啊,反正我不是很了解他。”绯红耸耸肩。

    托尼觉得真不该派自己来执行这个任务的,应该让查尔斯或者是马克思亲自来的。不过查尔斯好像有些忧心的事情所以没空(他为了白皇后爱玛惦记着镭射眼斯科特操心呢,斯科特和琴-格雷算是互为心灵支柱的人)至于马克思?好吧,他不是个好人选,他来了恐怕只会把事情搞砸。

    “我只是作为朋友来看看他们姐弟的。对了皮特罗(快银)呢?”托尼发现好像没有看见快银。

    “他在和汉克在后院收拾餐桌,我们晚上要在那儿聚餐,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留下来吃顿饭斯塔克先生。”罗琳娜礼貌的说着。

    托尼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汉克?旺达,是我知道的那个汉克吗?”

    旺达看了托尼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是的,就是你熟悉的那个汉克,我的汉克叔叔。”

    “谁在叫我的名字?”一个爽快的男声出现在了房子内,这个声音托尼很熟悉,但是这个人的样子托尼却非常不熟悉。没有蓝色或者金色或者红色或者五颜六色或者……颜色的毛发。

    长得也一点都不强壮高大,看上去一点都不狂野。

    从后院走进来的男人看着五十多岁的模样,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瘦瘦高高的身材修长,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大学里的教授。

    “托尼?”

    “汉克?!!!”等等!托尼看了看罗琳娜又看了看汉克,然后想起了很久之前汉克曾经说过他晚上还有约会的话,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一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