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你想成为宇航员吗
    当地球上关于变种人问题和x基因的应用扩大化出现一场没有硝烟的变革的时候,在大气层外,另一场变革也在悄然开始。

    来自东欧乌克兰的库尔诺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进入太空。

    他只是一个乌克兰一个果农的孩子,要问起他十八岁生日前的整个人生,其中最高光的时刻大概也就是小时候钓过一条超级大的鱼,然后在学校里和同学们炫耀了大半个月。

    除此之外他的人生乏善可陈,没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地方。实际上他钓上的那条大鱼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比起真正的钓客来说也没有特别出色。

    翻开他人生的前半部分,库尔诺甚至找不到多少值得回忆的东西。不,应该说是有值得回忆的,但是却没有哪一段记忆是特别值得纪念的。

    只有十八岁生日的那天,自己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一家面包店学徒的二哥打来电话,告诉家里东欧超级高速铁路招工的事情。

    为了宣传中每个月三百美元的高薪,库尔诺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前往基辅火车。在火车上他邂逅了基辅大学的毕业生喀秋莎。

    如果说库尔诺的前半生简单朴实的如同黑白默片一样,那么自从遇到了喀秋莎,库尔诺就觉得自己的生命中见到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喀秋莎有着非同一般的理想和追求,她把个人价值和社会贡献捆绑在了一起。她在诉求实现个人理想的时候也能帮助国家,帮助民众一起进步。

    所以她最开始的时候回老家帮助当地农民改良种植方法,而在听说了超级高速铁路计划之后,喀秋莎明白对于更多人来说这条铁路的非凡意义。

    所以她加入到了这场变革中来,希望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而在火车上的初遇,库尔诺就被这个极富魅力的女性给吸引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人生可以这样活。说实在的,库尔诺并没有读过很多书,长期的生活在乌克兰闭塞的乡下,他的见识很浅薄。

    但是当喀秋莎出现在他生命中之后,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喀秋莎传递了很多思想给他,并且分享了很多她的书籍给库尔诺看。

    有前苏联的文学巨著,也有当年的时尚。喀秋莎的想象力很丰富,而库尔诺则是一张什么都不懂的白纸。

    喀秋莎很喜欢库尔诺那种淳朴的感觉,这是现代很多人身上没有的东西。所以喀秋莎总是喜欢和他倾述,并且分享自己的看法。尤其是库尔诺看完喀秋莎借给他的书之后,喀秋莎总喜欢和他一起讨论里面的故事。

    两人会因为看法的相同而感觉到相互赞赏,也会因为意见分歧而有时吵架。但是在这一来二去之中,两颗年轻的心却慢慢靠近。

    去年圣诞节,喀秋莎从纽约买了一件非常漂亮的风衣给库尔诺,库尔诺珍藏了起来舍不得穿。

    对于喀秋莎的感情他有点矛盾,因为在他的心里总有一个疙瘩。喀秋莎是基辅大学的毕业生,而且还是助理工程师。而自己呢?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筑路工人。

    虽然说到了工地以后经过考核培训。上面认为自己在驾驶机甲方面有特长,让他担任了机甲驾驶员的工作,操作斯塔克集团制造的工程用钢铁机甲。

    虽然说听上去挺高端的,和别人吹牛的时候也可以说“我用着和托尼-史塔克同款的机甲”(如果托尼也要修路的话)。但是说到底自己还只是一个修路工。

    自己和喀秋莎之间有一道看不见,但是却真实存在的墙。喀秋莎很漂亮,人又聪明。很多二十多三十出头的工程师都在围着她转,想要博取她的好感。

    库尔诺觉得自己和这些人比,自己的条件太差了。父母只是乡下的农民,大哥当年是士兵现在退役以后也是在家务农,二哥是面包店学徒,想要成为独当一面的面包大师还需要好些年,自己只是个工人。

    这样的背景条件,库尔诺怎么敢去放手追求喀秋莎?

    不过正如库尔诺没有料到自己会在火车上遇见喀秋莎,然后开始一段改变他人生的旅程一样。

    他也没有预料到自己的人生再次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转折。

    还记得当时喀秋莎带着一名温文尔雅的学者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库尔诺认识这名学者,在电视上见过,他叫布鲁斯-班纳。

    他和颜悦色的走到自己的身前对着自己说道:“小伙子想上天吗?”

    “啊?”库尔诺很想回答:我还年轻,并不想死。但是他觉得版纳博士并不是一个一言不合就要发怒杀人的家伙,所他说的上天应该是另有所指吧。

    喀秋莎偷偷的踢了库尔诺一脚,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意思是让库尔诺不管是什么都先答应下来。

    班纳博士想要提携库尔诺的话,那么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啊!不过库尔诺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班纳博士笑了笑:“我说的上天是指进入宇宙。库尔诺,你有兴趣进入宇宙中工作吗?”

    库尔诺讶异:“进入宇宙?可我并不是宇航员啊!”

    班纳博士还是微笑着说道:“如果你点头,那么从下一刻开始,你就是了。”

    于是迷迷糊糊的,库尔诺就成为了一名宇航员了。至少他觉得进入太空的都是宇航员吧,不然应该怎么称呼?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哪一点才华是被班纳博士看中的,他竟然要自己当宇航员?

    库尔诺觉得就像是做梦一样。不过在这场不切实际的梦中,他抓到了一个关键点。如果自己成为宇航员的话,那么自己和喀秋莎的距离会缩短吗?应该会吧!宇航员和工程师听起来很登对啊!

    从农村乡下到基辅距离三百公里,从基辅到东欧的修路工地距离一千公里,从修路工地到火箭发射场距离五千公里。

    而现在,库尔诺乘坐的方舟飞船降落在了月球之上。从这里遥望地球的距离是三十八点四万公里。

    但是自己来这里要干什么呢?库尔诺现在还不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