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同的视角
    非洲,瓦坎达。

    站在儿子的病床前特查卡从来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作为瓦坎达王国的下一任继承者,特查拉现在全身百分之四十的面积出现了深一度和深二度还有少量的深三度的烧伤。

    这已经是重度烧伤了。如果放在过去,这种程度的烧伤是要终身残疾的。如果不是因为奥斯本集团的肢体再生手术,恐怕特查卡就要放弃培养自己的儿子作为继承人,转为培养女儿了。

    因为一个重度残疾的国王可是很难继承瓦坎达的王位,还有他们家族时代流传的头衔。

    奥斯本的肢体再生术救了不少人,这一次特查拉也算是受益于这种手术。深度烧伤这种在过去基本无法治愈,只能靠人体自己自愈能力恢复。就算是使用最好的植皮和整形技术也难以让容貌恢复如初。

    而且植皮之后还会带来类似于皮肤萎缩之类的后遗症等等。而现在断肢再生技术的出现让这种伤势等到了很好的治愈。

    消耗部分细胞的再生分裂能力,特查拉只需要在治疗中心里面治疗一两个月就可以痊愈了。比断手断脚之类的治愈时间快得多,代价也少的多。

    虽然自己的儿子可以治愈,但是这并不代表特查卡就可以当作无事发生了。一般家庭的小孩要是被外面的孩子欺负了,家长也的去找人说理(也许是动手)去呢。

    更何况特查拉是瓦坎达的王子,未来王位的继承人。他原本应该是在天剑局工作,只是后面因为x新生药剂的关系而被调派到了图瓦卢作为一名观察员。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非常轻松的工作。但是谁能知道出现了这样的意外!特查拉居然被变种人里面的那个暴风女奥罗萝用闪电击成重伤。要不是当时特查拉在内衣里面穿了振金制造的防护服保住了关键部位,说不定当时就死了。

    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说法,而做出这样出格举动的人也必须要受到惩罚!

    特查卡对着病床上被仪器固定住不能动弹的儿子说道:“放心吧儿子,我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

    年轻的黑豹特查拉躺在病床上看着各种各样奇怪的药剂注射进自己的身体。他想要张嘴说话,但是他的声道被烧伤了,双手也是严重烧伤。

    因为是日常生活,他当天仅仅在穿着内衬的护甲,而没有穿他们瓦坎达王族的战甲。如果他当时全身都穿了振金制造的护甲将全身都包裹的话,那些闪电实际上对他够不起太多的伤害。

    抛开振金的防护性能不谈,光是一个全封闭的法拉第电笼就能保护他。

    所以当时只穿了内衬护甲的他被电的很惨,尤其是没有护甲包裹的外露皮肤部分是烧伤程度最高的地方。

    他很想对自己的父亲说:“电我的不是奥罗萝而是另一个男人!”但是他现在的情况却是:就是开不了口让你知道。

    实际上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点背。他还记得那天的事情。

    自从奥罗萝第一次拒绝了自己以后,特查拉就感觉自己被这个有着一头银色长发的火辣女士给撩到了。

    他想要追求奥罗萝,展开自己的攻势。这并没有什么,特查拉还是单身,遇上了自己喜欢的异性大胆追求,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问题出在了奥罗萝好像一直对自己提不起兴趣。这对于特查拉来说是一个打击。他对于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而且他也明白适当的死缠烂打(在异性不厌恶的尺度下)是追求异性的不二法门。

    所以即便是当时奥罗萝说了,她想要关闭电脑广告弹窗,但是特查拉还是相信有些打折广告她还是会有兴趣的。

    所以为了赢得奥罗萝的芳心,特查拉特别准备了一份小礼物送给她。一只代表肯尼亚的虎眼石吊坠。

    因为门罗家族和肯尼亚牵扯不断的关系,即便现在奥罗萝已经算是移民美国了,但是她的父母那一辈还是和肯尼亚有着各种牵连。她自己肯定也有亲戚在肯尼亚。

    所以一个和肯尼亚有关系的礼物特别合适。这是特查拉精挑细选的。因为给女孩送礼物还是挺讲究的,并不是越贵越好。尤其是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女孩,就比如说奥罗萝这样的女孩,她肯定会拒绝一个并不熟悉的人赠送的高档礼物。

    所以特查拉要送一个价值没那么高,但是却很有意义的礼物。所以他选择了用白银作镶嵌底的虎眼石吊坠。

    这份礼物象征着肯尼亚,可以适当的拉近自己这个非洲老乡的距离。只是自己需要找一个合适恰当的机会和奥罗萝接近后才能送出这份礼物。

    甚至他还在之前练习了很久的台词,关于如何和奥罗萝说话,以及让她接受这个礼物。因为特查拉明白,只要奥罗萝接受了这个礼物,那么他的目标就算是完成了三分之一了。剩下的三分之二就是水磨功夫耗时间了,特查拉有这个耐心。

    所以他在图瓦卢的这段日子里非常的关注奥罗萝的动向,不过他很注意克制自己的行为。因为你一天到晚的跟在漂亮女孩后面,很容像个变态。

    自己作为一个王子,还是需要一点脸面的。

    特查拉一直在等一个恰当的时机,而这个恰当的时机终于出现了。特查拉某天发现奥罗萝在下课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返回自己的房间。反而偷偷的往另外的方向走着。

    现在图瓦卢在开拓土地填海造陆(在之前联合国就批准了的),原本的小海岛正在向四周扩张。东南西北都延伸出去了好几公里乃至几十公里。

    奥罗萝没有惊动任何人,她偷偷的朝着西北方向去了,至少离开了图瓦卢的主要城区三十多公里。这里还没有开发,是一块刚刚才添造好的陆地。

    特查拉一路偷偷的跟着暴风女过来,他对奥罗萝很上心。所以特别想知道奥罗萝来这是干嘛的。

    但是真的来了这里之后特查拉才后悔了。因为他看见自己的女神飞快的投身进入了另一个男人(托尔)的怀抱,并且抱的紧紧的,看上去是分都分不开的那种(因为暴风女抱的太紧了,托尔不敢大力推开她,怕把她给弄伤)。

    这对男女居然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抱了好几分钟,特查拉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如果现在需要来形容他的心情的话,那么又一句歌词特别合适: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到你们有多甜蜜。

    当然,前提是他要听得懂,而且还知道新加坡有个过气歌手叫阿杜。

    因为怕靠的太近而被发现,所以特查拉潜伏的地方距离奥罗萝他们有些远。他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奥罗萝耳边甜言蜜语说了什么,并且一说就是好几分钟。(托尔:奥罗萝松开,松开!你太用力了,我的肋骨有点疼,你就不能松下手吗?!)

    他们幸福甜蜜的聊着天,或者说主要是那个男的在用他的甜言蜜语讨好奥罗萝。(托尔:说真的,你不能再给我传那些照片了。我的手机内存都快满了,下载的吃金币游戏都快运行不动了。每次点开都是内存已满,我都要换加一张64g的内存卡了。)

    然后不知道他们在聊了些什么之后,那个男的好像发现了自己,然后他开始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托尔指手画脚对天发誓:我不骗你,奥罗萝。我现在有一个未婚妻,但是我现在喜欢着另外一个女士,还有另一个年轻女孩喜欢我,再加上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妹妹。我的生活已经很烦乱了,你完全不用理会我这种渣男,我是认真的。其实我是个烂人,真的是个大烂人。)

    然后又过了好几分钟,那个男的好像拿出了一个像是锤子的都东西,对着自己的方向释放了一道闪电,自己来不及闪避被打了个正着。(托尔:你说关于雷电的使用方式?好吧,谢天谢地,你终于换了个话题。如果是关于雷电能力的运用的话我可以教你。让我先给你做个示范,这里附近应该没有人。我做一个带有追踪型的球状闪电给你看看。它很灵敏,能够追踪到各种吸引闪电的东西。包括人体的电磁引力还有各种金属什么的。)

    然后特查拉觉得一阵白光闪过,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托尔:你瞧啊,就是这样。只要放出去它就?不是没有人吗?怎么有个傻瓜躲在这!该死,被闪电击中了,要给他做急救治疗。好在我学过这个,我来处理急救,奥罗萝你回去找人!)

    而现在自己躺在病床上,完全都是那个男人的锅。这一切和奥罗萝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父王啊,你找人报仇也要帮我找对对象啊!特查拉在内心高喊着。

    而在瓦坎达的王宫,刚刚从儿子的病床前回来的特查卡迎来了一位陌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