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发功的搅屎棍
    “什么?”拉脱维利亚的财政大臣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年纪,所以耳朵坏掉了。自己刚听见了什么?自己的国君,伟大的,英明的,睿智无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杜姆圣君他在说什么?

    他说他想要用一笔钱来支援图瓦卢?而且很可能是无偿的!

    杜姆在上(拉脱维利亚不许信仰杜姆教以外的教派,上帝-真主-如来佛在拉脱维利亚都是异端邪说。只有杜姆才是伟大正确的,),国君杜姆是疯了吗?

    咳~不,杜姆大人怎么会疯呢?一定是自己不理解他的想法,没有猜透这里面更深刻的含义。自己还是距离杜姆大人的思想差距很远啊!财政大臣如此想着。

    拉脱维利亚,毁灭博士的一言堂。他在这里说什么就是什么,是这个国家唯一的真神和统治者。杜姆被外人称呼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可怕的独裁者不是没有原因的。

    从他做的各种事情上来看,他确实已经超出了一般独裁者的范畴了。如果非要找一个像类比的话,也许好莱坞讽刺喜剧《大独裁者》和杜姆有点像。

    当然了,这部电影并不是真的映射杜姆的,实际上原型有另外的人里面只是非常非常擦边球式的提到了杜姆。哪怕是在好莱坞,也没有人想去惹上杜姆。

    那个打着小小擦边球的导演觉得自己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认为没关系可是不代表杜姆觉得没关系。这个片子的导演差一点死于一场车祸,从此任何和杜姆有关联的东西都成了好莱坞的禁忌。

    不要觉得在美国就安全了。杜姆就是个小心眼,他要不喜欢你的话,他就会派人去弄死你,即便弄不死你也要弄个半死。比如拍这个电影的导演车祸后瘸了一条腿。

    要是在有拍这些和杜姆有关的电影的话,那么要事先考虑一下了。小心眼的杜姆很有可能在你做飞机飞越太平洋的时候给你来一发洲际导弹。相信我,他干的出来!emmm……反正好莱坞里都是这样流传的。

    反正在传说中杜姆就是这样一个极其独裁,独断专行,小心眼并且毫不在乎国际社会影响的家伙。他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向人解释,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负责。

    “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因为这件事让我觉得快乐!”当杜姆被问起为何要资助图瓦卢的新生药剂这件事的时候他这样说道。

    拉脱维利亚难得一见的召开了一场国际记者见面会。虽然所有参加会议的记者都被控制了人身自由。不能脱离代表团到拉脱维利亚四处参观,并且还收到了不少的监控。但是依旧有不少人来参加了这次新闻会。因为这个新闻还是非常有价值的,来参加这场记者会的记者都抱着参加战地报道的心情来这。

    自从上一次拉脱维利亚发射自己的方舟飞船后,这个搅动国际局势的东欧小国也是东欧强国再一次做出了让所有人都不解的事情。

    杜姆真的打算拿出几十亿美元来帮助图瓦卢设立药厂设立生产线。并且还昭告天下,表示以后所有的能缓解变种人副作用的新生药剂全部都由拉脱维利亚销售。

    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有点弄的有点头昏脑胀,杜姆到底要干什么?这是所有人都想弄清楚的一个问题。

    所以在难得的新闻发布会上,尤其是杜姆站在新闻台上,有的记者还是强装着胆子发问了:“尊敬的杜姆先生,为什么您要做这样的事情呢?为了帮助变种人吗?还是说您和图瓦卢达成了某种协议?”

    问完这个问题记者的腿都有些软了。因为四面八方可都是端着热熔枪的拉脱维利亚士兵啊!谁知道自己问题问的不好会不会就有人开枪把自己射杀。

    想到坊间各种关于杜姆的留言,记者同志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参加这场记者会如果不是为了博一博资历,好让自己能快速晋升,谁会来这里啊!

    来这的记者都是那些能在战场上顶着流弹纷飞还面不改色写新闻稿的强人。不过即便是这样,不少记者面对杜姆还是觉得自己的腿肚子在抽筋。这也体现了他们和斯特兰奇的差距,至少听说过那些可怕传闻的斯特兰奇在面对杜姆的时候没有这么不堪。

    所以他也得到了杜姆的另眼相看,从而对他有了更多的“关照”。

    “我说了,我做这件事没有其他的目的。仅仅是因为这让我感到了快乐。”铁面具下杜姆的语气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是一个很难感到快乐的人。所以一般能让我感到快乐的事情我都会做。”

    “因为帮助变种人吗?”又有一个记者发问了,问完马上坐下闭嘴,好像这样杜姆就看不见他一样。

    杜姆扫了他一眼,铁面具上的监视器放大了记者的胸卡。杜姆笑了一下:“美联社的记者?”记者打了个寒颤,美国和拉脱维利亚的关系一般啊。

    “帮助变种人?哈!”杜姆意义不明的笑了一声:“也许吧,有人说帮助他人能获得快乐。但是我觉得这并不是完全准确的。因为仅仅帮助别人能得到的快乐感太少了。最好是一边帮助别人同时也让自己讨厌的人吃瘪,那是最好的!”

    杜姆指了指美联社的记者:“美国?我不喜欢这个国家。也不喜欢这个国家的政客。听说你们国家在闹游行?那些底层变种人因为新生药剂已经产生了冲突?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们一把,凡是放弃美国国籍加入拉脱维利国籍并且能够审核通过的变种人都能获得一支新生药剂。我可以让他们不计成本的优先生产。”

    杜姆带着笑容,但是说话的内容却令人不寒而栗:“以后所有的新生药剂都将由拉脱维利亚销售。这个药剂的产量并不高,大概不能让所有人都获得。也许我们需要先划分一下销售区?我觉得美国一年三千支就够了。当然这需要美国的药监部门能同意这种药上市。不要指望我去给那群蛀虫行贿,如果他们不让药剂在美国上市那是他们的事情。”

    杜姆对着全球的观众**裸的说道:“是那些政客想要把你们这些变种人赶尽杀绝,而不是我杜姆。当然了,你们可以移民东欧联盟体的其他国家。他们的移民限制可比拉脱维利亚容易。不如选择一下,待在美国等死,还是尝试来东欧寻找一个新的机会?”

    碰~!!!“该死的杜姆!他是想要挑起战争吗?!”美国国会大佬在白宫内和总统以及国防部长大吼大叫,而这两位同样面色铁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