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准备发功的搅屎棍
    (因为大家都懂得关系,所以本书在描写任何政治人物的时候如非必要都不会写任何名字,只会用职务代称。)

    “图瓦卢的变种人想要空手套白狼!”在一场私人的聚会里,美国国会内的三大佬之一的大佬这样说道。

    参与这场私人聚会的除了国会大佬以外还有副国务卿,他是代表国务卿来参加这次聚会的,还有来自于白宫方面的代理人。

    总统不想亲自过来了,因为到了年底他就要卸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国会以及国务卿这些政治人物不同,总统是美国政治权利的顶峰但也是政治生命的终点。

    但是除非你能在你任上的时候弄出一个政治家族,否则的话,退位的时候也是政治生命全部结束的时候。国会可能会改选,国务卿可能会换人。

    但是这些政治家却还能在政坛里沉浮,而总统不行。退下去了就是退下去,安心的去农场写书养马吧。没有新上任的总统会喜欢上一任总统留下的各种势力。

    所以相比于已经开始着手在堪萨斯州购置农场提前准备退休计划的总统先生来说,国会内的其他政客们更加关心图瓦卢的事情。

    因为总统只要渡过最后这几个月,以后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了。而这些人不行,只要他们还能把持着权利,他们就不想要退休。

    而图瓦卢推出的这个药剂看上去是对单独对变种人的福音,但是对美国国内的政治冲击很大。国会大佬有些牙痒痒的说道:“他们送了几支药剂来,我让药监局集中了力量去化验。并且也找了两个自愿的实验者。两人都是伊普西隆级的变种人,并且变种伤害副作用很大。他们注射了药剂之后三天之内就开始好转了。”

    “目前正在药物部门做追踪观察,暂时还没有发现危害。而且如同哪个年轻的女总统所说,他们的x基因活性正在不断消退,很快就检查不到了。”国会大佬有些干巴巴的说着。

    而副国务卿则是点了点头:“这是好事,如果这个药剂真的有用的话,确实可以采购一批的。不仅仅是考虑民众需求的问题,同时里面还有很多政治利好的因素,这是可以看得到的。”

    白宫代表这次没有带嘴巴出门,总统说的很明确了,听和看就够了,不要多嘴。有什么问题总统会私下和国会商量。

    “但是这是在空手套白狼,他们既不想提供技术也不可能公开方法。只想让我们用众筹的方式来购买这种药剂。你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吗?”国会大佬的态度实际上是一批国会内成员的态度。

    “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是现在的新闻你看了吗?自从图瓦卢的新生药剂的消息传播出来以后,变种人方面就不稳固了。伊普西隆级的变种人,或者是一些德尔塔级(没有重大缺陷,但是同时也没有什么能力)的变种人都坐不住了。这些人占据着整个变种人人群数量的接近比分之六七十了!”副国务卿皱褶眉头。

    “我一直不赞成利用变种人作为政治话题来攻击对手或者自我标榜。这是一把双刃剑,能伤害到别人也能伤害到自己。我们在变种人的政策上有巨大的政治失误!”

    对于副国务卿的话,国会大佬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那只是因为现在图瓦卢出现了,如果没有图瓦卢作为搅屎棍,我不觉得我们的政策有什么问题。这是个意外而已。”

    “问题是这个搅屎棍确实搅动了我们国内的风云了。现在我听下面的消息很多变种人已经开始要想办法远渡重洋去图瓦卢了。”副国务卿先生有点脑仁疼。

    美国以及一美国为首的一群盟友国家对待变种人的态度一向是不太好的,但又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这让变种人过的不是很舒服,但是也到不了完全活不下去的程度。

    大家都是在默默的忍受,因为没有什么希望,挣扎和不挣扎没有什么区别。除非想要和万磁王一样暴力革命,但是又有多少人有这样的决心和胆子呢?这种人毕竟是少。

    更多人都是喜欢查尔斯教授那一路的温和派,希望通过时间来潜移默化的来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说得难听一点就是一点都不主动,过的有点消极。

    但是现在转机和新希望出现了,x新生药剂的消息突然间在这个世界爆炸了开来。无数在新西兰等待新闻的记者都接受到了凯蒂总统的邀请。

    “是的,我们确实研制了这样的新药。它们能够缓解那些因为x基因觉醒而带来的各种病痛。我们不否认x觉醒是有一定副作用的,但是我们应该正确的对待这件事找到解药。而不是简单的喊打喊杀,这对于变种人以及普通人都不是一件好事。”凯蒂对着记者们如此说道。

    台下一名半岛电视台的记者发问:“既然这药剂这么好,为什么不大规模生产?让更多的变种人得到帮助?无疑冒犯,我不歧视变种人。但是我住的隔壁有一对夫妇的孩子就是变种人,他是伊普西隆级,原本是个健康的孩子。但是x基因觉醒让他下半身瘫痪了。因为他的腿合并在了一起,就像是电影中的美人鱼一样。但是生活不会和电影一样美好。这种副作用让他再也不能奔跑玩耍,他的父母也整日以泪洗面。”

    凯蒂叹了一口气:“我希望帮助更多的人,但是这很难。我们在资金上有困难,图瓦卢仅仅只是个小国家,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来源做这件事。而出于各种考虑,国际社会上未必会愿意对我们进行融资。”

    凯蒂说的很隐晦,但是大家都隐隐约约的猜到她说的是什么了。这种政治因素总是不能公开说明的。

    随着凯蒂的新闻发布会和她说的内容,以及更多的x新生药剂的详情披露出去,那些饱受变种病变折磨的人坐不住了。

    没钱?!需要多少?几十亿美元!我没有,但是我们可以集资啊!在一些有心人(以地下行动的变种人兄弟会成员)的带领下,为了有机会治疗好自己的疾病,在美国等国家内的变种人忽然间团结了起来。

    在很多时候这群人都是一盘散沙,实际上人都是这样的。在没有遭受到严重的迫害,或者说巨大的诱惑下大家没统一的目标的话,大家都是各自为战的。毕竟管好自己就很难了,怎么可能管别人?

    万磁王最早的反x计划就是这样,让政府去过度的压迫变种人,一直到把他们全部逼迫造反。这是一种团结大家的手段。

    而另一种,则是让大家有着共同的诉求,共同的利益目标。这样大家也能团结到一起。毫无疑问,x新生计划和图瓦卢建国正是这一种。

    尤其是新生药剂对于伊普西隆级变种人的吸引力有多大。很多人也许因为各种考虑而不愿意加入图瓦卢,但是为了新生药剂他们却愿意倾家荡产。

    不仅仅是这些伊普西隆级的变种人,还有这些变种人身边的家人亲属朋友。不是所有变种人都没有朋友家人的。

    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团结的力量已经开始越烧越旺了。没钱?众筹啊!没有合适的平台?我们自己建立啊!法案不允许?我们想办法推动啊!示威,游行,静坐!

    这一次民众的诉求很简单,排斥变种人不给变种人工作我们忍了,许多变种人要忍受各种副作用的折磨在生活中不便我们也忍了。但是现在希望出现了,我们可以变成普通人,可以远离这些病痛的折磨,如果还有人要跳出来阻止?那么对不起,我们不能忍了!

    这个标语和口号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什么人手上打出来的。

    但是很快就传遍了各地,不仅仅是美国。许多国家的伊普西隆级和德尔塔级还有少量的贝塔级变种人都加入了抗议游行。

    他们在抗议政府的不作为。同时也在申诉,他们想要通过跨国集资的方式众筹图瓦卢的药剂生产线,但是被财政部们阻挠(几十亿甚至更多的美元就这样平白的流入海外,并且看不出能创造价值,任何一个国家的财政部门都会阻挠)。

    你们不救我们,还不让我们自救?!这不能忍啊!

    国务卿和国会大佬们真的是脑仁疼啊!图瓦卢的凯蒂在这件事上你说她真的做错了什么?至少从道德层面上没有。至于从政治层面?好吧,又不是同一个政治体系的根本就无所谓对错。

    而现在此起彼伏的示威与游行真的开始把变种人团结起来了。原本分散的变种人对于这个国家并没有太多影响,但是当一个群体开始团结,从散乱的几十万几百万的个人集结成一个几十几百万人的整体的时候,那么其能量就不可估量了。

    “真的是个搅屎棍!”国会大佬想着最近的情况就晚上睡不着。图瓦卢在他看来已经是最大的搅屎棍了,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某人预支了未来二十年的巨大收益而收买的超级搅屎棍还没有发功呢。这根超级搅屎棍一旦发功,那么国会大佬就不是睡不着了,估计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某人准备的超级搅屎棍目前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地盘:拉脱维利亚。带着铁面具的杜姆对着自己的财政大臣说道:“如果我花一些钱做好事,会不会让拉脱维利亚和我的名声变的更好?”

    月初啊!月票呢?该投就投啊!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