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收尾工作
    施密特就这么死了。死的一点都不光荣,一点都不像一个大反派。甚至说他死的很憋屈,和那些他手下的小杂兵们的死法没有任何区别,当然也还是有点区别的。区别就在于他死的更惨一点而已。

    看着施密特的尸体李杰不经联想到了施密特的上一任老板,也就是第三帝国的元首小胡子。他最后穷途末路的时候貌似也并不比现在的施密特好到哪里去。

    他的手下在他生日的时候为了他修建了纳粹皇冠上的明珠,鹰堡一座坐落于阿尔卑斯山山脉的杰出建筑。但是因为小胡子恐高,所以他终生都没有亲自上去过自己的这个宅邸。

    当柏林即将沦陷的时候,这个曾经叱咤风云,在一段时间内让全世界都屈服于他淫威之下的元首,最后无助的如同遭遇了中年危机的普通人一样。

    他在寒风中举起了自己的手枪,吞枪自尽。而且他的尸体也没有装在棺椁内,而是被他的手下随意的塞入了一个空的弹药箱中。(不要指望在那个时候找到一副符合小胡子身份的棺椁了。)

    这还不算完,小胡子元首最后的遗言是希望自己能够土葬,但是他的手下看起来没有时间为他挖一个坑了。

    他们把装着小胡子尸体的弹药箱浇上汽油,然后点燃了一把火。一切的野心,一切的**,一切的一切!都在这把火焰中消失殆尽。

    一个这样的风云人物死的憋屈吗?确实很憋屈。九头蛇领袖红骷髅施密特就好像复制了他的前任老板小胡子一模一样的套路。

    生前也许风光无限,但是生命的终点前却毫无尊严。

    这些闯入他领地的人好不在意的越过他的尸体,并且在他最后的栖息地翻箱倒柜。他们没有对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反派表现出一点点的敬意。

    尊敬自己的对手?好吧,也许。但是这也是分人的好吗。李杰可不觉得对于施密特需要多么尊敬。他可没有表现出任何令人心折的魅力,反正李杰他们是觉得没有看到。

    死了就好好的死掉吧。以后只要不在出乱子就好了。所以李杰他们现在还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彻底的在搜查一遍这个基地,保证没有遗漏的东西。

    甚至连施密特的克隆体都被排列出来清点,看看能不能和这间房子内的培养皿的数量对上。毕竟放跑了一个这样的复制人,那么以后说不定又会惹出什么问题来。

    这些事情就全部交给托尼的侦查型微型机器人,还有万磁王的电磁排查,再加上查尔斯教授的脑波扫描排查,这一次要做到万无一失。

    并且这还需要为之后的凯蒂他们的秀做展示。他们还需要在全球人民面前表现他们做的事情:消灭九头蛇。这里可能还需要作为一个主会场来用,所以收尾工作是非常非常复杂的。

    不过李杰没有时间去参与这次的收尾工作了,这些事情只能委托给光照会的其他几位大佬做了。因为李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和异人族领袖黑蝠王会面。

    这一次凯蒂他们的变种人立国事件在地球上闹得沸沸扬扬,相信黑蝠王他们对于这件事肯定也是有所耳闻的。他们会抱有一个什么样的态度?这是需要试探的。

    另外还有关于假药王为全球上亿人下药事件,这也是需要具体协商解决的(当然,不能直接拖出这件事)。毕竟这件事可能会动摇整个异人族的根基,因为异人也有各种原因导致他们无法依靠本身的人口繁衍下去。

    “实际上你做的已经够多的了。”查尔斯教授是这样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杰说道:“你已经做的足够多并且足够好了。这些天马行空的计划想的很出色,剩下的交给我们吧。实际上我觉得你应该休息一下了。”

    “新年的时候我已经休息的够多了,多到有点无聊了。”李杰想起了新年时候在奥斯本庄园无聊到打滚的时刻。有事做的时候想要休息,没事做的时候有感觉到无聊。

    大概自己真的是个贱骨头?李杰内心有点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实际上我想说的是,你也许应该抽空去见一见凯蒂,她有点想你。”查尔斯看着李杰一本正经的说着这话。

    李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等等,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教授?

    教授摊了摊手:“你很聪明,应知道是什么意思对吗?实际上你和凯蒂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不论是夜行者还是杰森-李,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来泽维尔天才学校的时候和她并肩一起散步,凯蒂挽着你手臂的样子。我记得你们的联系一直都没有断过,圣诞节你不是还给她送了礼物吗?我去找她的时候看见了,你给她买的呢子大衣很漂亮,很称她的身材。凯蒂说她很喜欢。”

    “停停停~!”李杰立马做了一个让教授打住的手势:“请不要带偏我和凯蒂的画风好吗?我们确实是好朋友不假,但也就是好朋友好吗。我现在交了一个女朋友,而且她也很漂亮,我也很喜欢。说这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话会让我和她有矛盾的,要是引起家庭暴力那就不好了,对吗?”

    查尔斯看着李杰淡淡的说道:“是因为你担心打不赢岚而被家暴吗?”

    李杰:……“你用了读心术吗?!这不太道德!”

    查尔斯教授耸耸肩:“我的意思是凯蒂现在需要一个人在背后支持她一下。最近一年她做了很多很多事情,这超越了一个十八岁女孩应该做的一切。虽然她很坚强,但是人是有极限的。有的东西是需要人去分享或者说是分担的。她和你的关系很好,实际上比任何人都好。”

    “她做了太多太多我和马克思做不到的事情,对于这我很羞愧。所以我现在只能更加羞愧的请你帮这个忙。就算以朋友的身份也好,让凯蒂能够找个人痛快的陈诉一场,让她把那些压在心底不爽的东西吐出来。”查尔斯说出了自己的意图:“就当是我恳求你了。”

    李杰有点懵:“好吧,这件事我需要合计一下。不过说真的,为什么教授你觉得就只有凯蒂需要找人陈述一下不满呢?她十八岁,但是也才十九啊!你这样做好像有点不公平。”

    查尔斯淡淡的说道:“你的不满不都甩给别人了吗?”

    李杰:………………“好吧,换个话题。我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们处理了。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留在以后再说吧。”

    查尔斯教授点点头:“好的。”

    ……………………

    对九头蛇最后的收尾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吗?

    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不过在大西洋底的深处,一个全金属的密闭仓安静的躺着,静谧的不发出任何信息,施密特已经送出了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但是没有人发现它。

    到底谁会打开它?甚至会否掀起一阵新的滔天巨浪呢?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大西洋的海面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是底下却是暗潮汹涌,也许一处暗涌就能让一切粉身碎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