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粉末登场
    在北京的会场。

    “凯蒂总统。”举手发问的是美联社的记者:“虽然说您一再保证图瓦卢会对世界和地区和平作出贡献。并且相信变种人会发挥作用。”

    美联社记者语气顿了顿:“但是我们知道,变种人在这个世界更多的时候反而是惹祸的根源。请原谅我有些粗鲁无礼。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之前在美国爆发过大规模的变种人觉醒引发的骚乱,死伤惨重造成了很多的乱子。还有很多人做了各种不合法纪的事情。”

    “我并不觉得仅仅是成立一个变种人的国家就可以改变这一切。想法很美好,但是现实很残酷,不是吗?凯蒂总统。”美联社的记者平静的说着这一切。

    很难说这种故意刁难凯蒂的话题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还是说背后有政府的授意。虽然媒体常常自诩为公正自由的发言人,一个劲的表示自己的中立和清白。但是现实中他们始终无法摆脱政府对他们的影响。

    古今中外,无论自由国家还是民主国家莫不如是。(自由国家指的是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民主国家指的是苏联为首的华约国家。这是两个政体当时鼓吹的政策。)

    比如这位美联社记者的发问,很明显有着相当的指向性。他眼光锐利的盯着凯蒂,他在等着凯蒂在做一个回答。

    如果是一年前的凯蒂,面对这种咄咄逼人的逼问,她多半会有一点手足无措的。但是经过这一年多的摸爬滚打,今年十八岁的凯蒂却已经变成了一个成熟干练的合格领袖了。再也不是被几个人吓一下就会流眼泪的小姑娘了。

    她的眼神中充满着一种自信:“这位先生,首先对于您的一切我并不予以否认。正是因为某些变种人的觉醒会造成破坏所以我们才需要更加重视这一切的问题。”

    “因为找们并不清楚哪一个人会觉醒。也不清楚会怎么觉醒。很多人把变种人视为一种传染性病毒觉得自己只要离变种人远远的就不会被感染,但是这并不正确!”凯蒂奋力的挥舞了下手臂。

    “这其实是一种遗传在我们身体中的隐性基因,每个人都有可能携带,甚至我放肆的说一句,也许这位记者先生你的体内就流传着这样的基因!”

    “一派胡言!”记者怒斥。

    凯蒂笑着点了点头:“瞧,您的表现很好的证明了现在大多数人对变种人的态度。你们觉得把现有的变种人全部隔离或者关起来就能解决一切,但是这并不现实。基因的流传并不是利用某种简单的物理手段能够解决的。”

    “就像您刚刚大发脾气一样。你认为成为变种人是对您的侮辱对吗?”凯蒂的双眼直对着美联社的记者。

    美联社的记者不好直接开口点头说:没错。因为对方可就是一个变种人总统啊。谁知道他这样做直言不讳的说会产生什么后果。

    但是他不用开口,他脸上的表情就已经足够说明很多事情了。

    凯蒂对于这种表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只是继续开口说道:“实际上看您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没有说错。而您对于变种人的不喜欢,源自于您对变种人的不理解。”

    凯蒂对着现场会场内的数千人高声说道:“这正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让更多的人了解变种人。变种能力觉醒并不是毫无征兆的,总会有一点迹象。我们需要科普宣传,让大家更多的了解变种人并不是一种病。”

    “它是源于我们基因本身的一种东西。就像是青春期的变声一样。这只是某些人需要经历的一个过程而已。图瓦卢的成立不仅仅只是为了给变种人建立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同时也是让更多人明白和了解变种人的一个窗口。”

    “这个世界永远都是疏导比堵塞好,理解比闭塞好。当我们习惯用一种有色眼镜看某一人或者某件事的时候就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我们习惯性的为某一件事划上了某种符号。并且从此以这种符号为他们定义。”

    凯蒂指了指自己,并且指了指台下的众人:“我,你,他,都是如此。有一道篱笆阂着我们,让我们无法真正的了解彼此。我们总是需要有人率先翻过篱笆对自己的邻居打招呼的。”

    凯蒂又指了指自己,她明媚的小脸显得神采飞扬:“现在我已经翻过了这道篱笆。并且带着新鲜做好的巧克力布朗尼蛋糕对着我的邻居(邻居:泛指其他国家组织)发出了真诚的问候。”

    “无论迎接我的是起泡酒与泳池派对,或者是扫把与猎枪,总之我已经做了。总得有人要先迈出第一步不是吗?今天我站在这里的原因,和大家来这里的原因不正是如此吗?一个选择,美酒或猎枪。”

    凯蒂的发言让美联社的记者哑口无言。他一时间找不到如何反驳这个少女的话语了。不过身为一个老牌的记者,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了。他回道:“但是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凯蒂总统。你如何来保证图瓦卢是一个心向和平的国家呢?一个完全由变种人构成的国度?”

    凯蒂微微颔首:“实际上普通人中也分有好人和坏人。好和坏从来不是依靠种族而界定的。比如说你是白人,而这个地方(中国)主要生活的黄种人。你能说白人就比黄种人好,或者说更纯洁吗?”

    美联社记者瞬间感觉到好多道视线盯着自己了,而且明显有的视线中包含了一些不怀好意的成分。这个年轻的女孩居然这么阴险啊,这话怎么回答都有错。所以记者只能闭嘴了。

    凯蒂看着闭嘴的记者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会场内所有人说道:“这位记者先生说的其实有些事情还是对的。”

    “关于图瓦卢如何表达自己诚意这件事上,我们需要首先证明自己毫无恶意,并且是有志于改善地区和平的。”凯蒂说着这些话,并且莫名其的对台下鞠了一躬。

    “很抱歉各位,让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这一次的会议。对于各位的光临我深表荣幸,但是没有能亲临会场和各位面对面的见面实在是我的失礼。”

    台下一片哗然,凯蒂说着自己失礼的不在会场,这句话让会场所有人都有些惊讶。如果她不在会场,那么讲台上的是谁?

    凯蒂看着台上有些哗然的会场歉意的笑了笑:“很抱歉各位,一种新的全息投影装置,让我能在千里之外还和各位保持着联系,并且同步传输影响。”

    台上的凯蒂原本穿着的是一身干练的制服西装,但是突然之间就转化成了一套紧身战斗制服。并且全息投影装置也把凯蒂现在所处的背景一起投射了出来。看起来是一个科幻感十足的飞机机舱内,并且在她的身后还有一群和她一样打扮的战士。

    如果说非要在这群战士中找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有眼尖的记者注意到,似乎所有的战士都很年轻并且帅气(美丽)。一群看起来像是偶像多过战士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要干什么?

    凯蒂刚刚还是一个看起来成熟老练的领导人,瞬间就化身成为了一名**的超级战士。凯蒂穿着黑色与墨绿色相间战斗服带着微笑的对着会场内的人说道:“在这里我将郑重的对大家说明,图瓦卢与变种人对于这个世界和平能够做出的贡献。”

    机舱之外的玻璃窗外就是大西洋。

    ps:继续求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