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普通变种人的打算
    在纽约一间并不起眼的小酒吧里,三三两两的坐满了人,显得很拥挤。

    说是坐满了显得很拥挤,但是多半还是因为酒吧太小了。仅仅二十几个人就把这个小酒吧挤得水泄不通。

    这里其实是一处纽约市变种人的聚集点,一批自发聚集在一起的变种人市民。他们大多数都是和威廉一样的变种人: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也没有什么危害。

    比如说威廉的变种能力,他能够在白天的时候让小拇指发出大约五瓦led亮度的光源。并且这个能力限定在白天有太阳光源的时候才有用。

    如果到了晚上没有太阳直射的光源的话,他的能力就无法生效。所以除了在白天自拍的时候用自己的手指作为光源给自己的暗部补补光以外,威廉觉得自己的能力没有任何用处。甚至不能用来代替晚上上厕所时指引自己的夜灯。

    哪怕有个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可用的手电筒也好啊。限定在白天的光源有什么用处啊。有光才会亮,没有光就绝对不会亮!听一听就觉得很扯淡。

    但是因为威廉是个切实的变种人,所以他的工作并不好找。最后不得不干上了夜班出租司机这份工作了。

    今天聚集在这个酒吧里的变种人大多数都是如此。他们在普通人的世界中生活的不算太好但是也不至于太糟。有变种人能力,但是却非常奇葩。

    对于这些人来说生活就像是一场荒诞的玩笑。总会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拐一个特别的弯,至于这场弯道超车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可不会在意。

    威廉推开酒吧的大门,酒吧里都是熟悉的老面孔。

    “威廉你来晚了。”对着威廉说话的是一名胳膊上纹着玫瑰花与骷髅头的大汉。他叫鲍勃,但是威廉更喜欢叫他潜水艇。

    因为这家伙的变种能力是用自己的耳朵呼吸。威廉觉得他以后肯定会得中耳炎的。

    “堵车。”威廉走到酒吧的吧台区,对着酒保打了个招呼:“胶水,给我来杯啤酒。”

    被称为胶水的酒保是一名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样子。之所以被称为胶水是因为他的变种能力是两个手上有非常细微的吸盘,他能牢牢的吸住任何被他抓住的东西。

    他觉醒的时候悄无声息,那是陪他女朋友去金店逛街的时候觉醒的。原本两人想看看有什么能够买得起的情侣戒什么的,但是所有的戒指价格都超标了。于是两人只能无奈离开。

    但是胶水的能力莫名其妙觉醒了,于是他手心一直粘着一枚镶钻的铂金戒指。店员以为他在弄鬼,于是报警了。倒霉的胶水就这样成了一个小偷,说出来都是泪啊。

    其实这个酒吧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和威廉,胶水,潜艇这三人一样。明明是无害,能力也没什么屁用的变种人。但是因为变种人的大环境不好,造成了他们生活的困难。

    “最近过的怎么样?”威廉拿着胶水送过来的啤酒对着潜艇问了一句。

    “不好,糟透了。我把我的雷娜吉给卖掉了。”潜艇闷闷不乐的说道。他胳膊上纹的骷髅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那是他给自己的哈雷摩托取得名字:雷娜吉。

    威廉:“怎么了?”

    潜艇喝了口啤酒:“贷款,我还差五千美元。如果时限内缴不出来银行就要来封房子了。真是该死,自从我几个月前丢了工作就越来越不顺了。”

    潜艇之前是在一家餐厅工作,虽然长相狂野,但是潜艇实际上是一名大厨。厨师在美国来说一般收入都还不错(指的是有一定规模的餐厅主厨)。

    原本潜艇在一家经营墨西哥风味食物的餐厅干的好好的。但是旧老板年纪大了,把餐厅转手给了一个新老板。新老板上来第一件事就是炒了潜艇,原因就是变种人。

    新老板在读书的时代和同桌打架,经常打,没有一次打赢的。而那个同座恰巧就是变种人。于是他就变种人一生黑了。

    这能算是迁怒于人吗?应该算吧。虽然说潜艇鲍勃长得确实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而且还骑哈雷摩托),但是这家伙实际上是个温柔的好人。比如他是他所居住的社区里最受欢迎的一个好好先生。

    因为每一次的社区聚餐之类的事情,潜艇总会带上超大分量的自制墨西哥卷饼和肉酱,还有烤玉米脆饼与肉酱土豆泥,大家都很喜欢吃这些东西。

    但是工作丢了以后潜艇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因为他没有多少存款。在苦挨了几个月以后,存款告罄,为了避免自己的房子被银行收走,他不得不出售了自己的哈雷。

    幸好社区里的邻居帮了他一个忙,以高于一般二手哈雷的溢价购买了他的哈雷。这样他才凑到了5000多美元的现金,用以支付银行账单和贷款。

    威廉拍了拍潜艇的肩膀:“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我可以借你一点现金,不过可能数额不会太多。刚刚过去的圣诞节快把我的私房钱给掏空了。”

    潜艇笑了笑:“得了吧。一个给孩子买玩具都要从烟钱里面省的好父亲,我怎么可能像你开口要钱。”潜艇一口把杯子内剩余的啤酒喝完了。

    胶水默默的给潜艇续满一杯,他插话道:“老曼巴前几天刚刚过世。因为他没钱购买控制糖尿病的胰岛素,并且每天只能吃便宜的垃圾食品。他和我说过他曾经够买过医保,我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医保什么都不管。我劝他去打官司,但是他说没有律师想接他的案子。”

    胶水脸色阴沉:“因为那些律师都不想坏了他们的名声。该死的!”

    威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咒骂了一句:“这该死的日子。”

    潜艇也在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对着胶水说道:“你这的电视能接收到中国的新闻吗?”

    潜艇指的电视是挂在酒吧一角用来看新闻和球赛的四十寸的液晶电视。每当赛季(篮球,橄榄球,棒球)的时候这个酒吧总会有很多人来看球。因为很多变种人并不能大摇大摆的走进普通的酒吧,和大家一起看球。

    因为你这样做的话不会知道后果是什么。也许是你会伤害到别人,或者是别人会伤害到你。所以一般变种人如同威廉这样不会冒这个险。

    胶水想了一下:“大概只能接收到cctv4,那个叫什么国际的频道。我从来没有看过就是了。”

    潜艇对胶水说了一声:“打开这个频道。我们该看看我们的未来在何方了。”

    胶水:“什么?”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威廉敲了敲桌子:“难道你还没有听说吗?图瓦卢,一个变种人国家!由一个年轻的变种人女孩成立了。她现在在中国,她再找中国帮她背书。据说今天是她发表图瓦卢的一些政策和中国之间战略协议的日子。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今晚不开车,而来这里和你们聊天?”

    “不光光是为了喝酒。我想在第一时间了解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她要建立一个属于变种人的家。一个反对变种人歧视的地方。说真的现在的日子真的糟透了,我还可以忍受。但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也在这个环境中长大。”

    “要是图瓦卢真的有她宣传的那么好的话,我想我会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移民。”威廉说的很认真。

    而潜艇也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是啊,我想如果他们喜欢吃墨西哥菜的话,说不定我能是图瓦卢第一个开墨西哥餐馆的人。”

    胶水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电视调整到了cctv4。

    而时间好像刚好,一身干练打扮的图瓦卢总统凯蒂正出现在画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