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其实我是不喝酒的
    经实际上在刚刚戴蒙叙述整个事件的时候,李杰就已经开始思考了。因为戴蒙故事中的两个人,他莫名的感觉有一点熟悉。

    一个跑的很快的男人,还有一个看上去能够修改概率的女人(这种能力只是推测,实际上戴蒙并不清楚绯红女巫的能力,因为修改概率是一种无法直观表述的能力。所以戴蒙说的也只是模模糊糊。)

    如果这两人中的单独一个出现,比如绯红女巫单独出来的话,李杰未必能够很快的想到什么。因为在前世的电影里,他也就是看个热闹。

    实际上电影看完了他也不知道绯红女巫的能力到底是什么。好像很吊?但是又好像不是很吊?总处于一种模模糊糊的状态,反正电影并没有表现的特别好。

    作为一个非骨灰粉的电影路人观众,李杰是真的不怎么记得绯红女巫的表现的。只是模模糊糊的有个印象,包括绯红色长发什么的。

    而作为绯红女巫的弟弟,漫威电影世界里最快的男人。快银的能力就很显眼了,而且极其的好辨认。因为很少有人能和他跑的一样的快。

    再加上前世李杰看到电影里,虽然在漫威影业出品的电影中快银就打了个酱油。不过在福克斯出品的《差男人》(x-man)系列电影里快银可是有不少戏份的。毕竟是万磁王的儿子啊!

    总之这两人要是单独出现一个的话,李杰并不敢确定他们到底是谁,是不是和万磁王有关系。

    但是当两个人一起出现,并且要是和九头蛇牵扯上关系的话。李杰基本上有七八成的把握就是这一对姐弟。

    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从时间线上来说,万磁王丢失的儿女已经过去四五十年了,毕竟那是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事情了。按理来说绯红女巫和快银应该比躺在沙发里半死不活的蓝魔鬼的年纪还要大。

    蓝魔鬼已经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就算是绯红女巫和快银是变种人,而且有的强力的变种人衰老速度比较慢,但是只要他们的能力不是像罗根一样(细胞活性),那么岁月依旧会给他们留下痕迹。

    没有道理说他们过去这么多年依旧还是和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一样。刚刚戴蒙说的可是很明确,来的就是一对年轻男女。这样就把李杰的把握降低了一成。

    所以李杰现在也只能用这种推测的方式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并不是用一种肯定的方式去说。

    在短暂的惊讶过后查尔斯教授也发现了这其中的问题,他双手十指交叉:“我不否认刚刚夜行者说的这一切确实是有这个可能的。因为他的推断虽然有点天马行空,但是却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解释九头蛇的动机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在于他们的年龄,在年龄上是对不上号的。这两人过于年轻了。”

    查尔斯提出的这个疑问也是李杰在考虑的。但是相比于有着这样那样思量的这两人,万磁王查尔斯却显得更加的笃定了一些,虽然他一开始并不是和很相信李杰的话,但是现在却有了自己的想法。

    “这并不是难事查尔斯。”万磁王挥了挥手打断了查尔斯教授的话:“实际上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能够延缓衰老的东西,就比如我们从前在神盾局的时候看到过的那种东西。”

    “这种血清就能够延缓衰老,但是却有着副作用。一旦开始注射就不能停下,只要停下就会加快衰老。既然神盾局能够制造出这种东西,那么以九头蛇在神盾局埋伏了这么多年未必没有得到配方。”万磁王马克思的脸皮跳了一下。

    “所以这并不是问题,如果这一切的假设都成立的话,九头蛇做的一切都有足够的理由了!”万磁王的话让查尔斯教授沉默的点了点头。

    现在李杰三人从某种方面已经推测到九头蛇的做法和目的了。虽然说并不是百分百的肯定,但是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了。

    “所以我猜测,九头蛇如果继续这样做的话,那么他们不仅仅会让你的儿女继续攻击变种人兄弟会分部,甚至还会让他们去搞更大的新闻!直到弄出全球级的公愤,最后他们在以各种方式把讯息透露给你。”李杰指了指万磁王。

    “告诉你,这一对屠杀了无数变种人兄弟会成员,甚至是弄得到处天翻地覆的姐弟就是你的儿女!那么你会怎么做,万磁王?”

    万磁王的脸皮抽搐,这确实是一个无解的阳谋。他一生苦苦追寻着自己的孩子的下落,自从父母死在集中营之后万磁王就是孤身一人了。

    直到有了妻子和孩子,他那颗流浪躁动的心才平静了下来。但是后来妻子死了,孩子被人抢了,这才是造成原本已经改邪归正的万磁王再次走向黑化。

    你说孩子对他不重要吗?马克思至今还记得几十年前怀里抱着的两个小婴儿的温度,还有他们那可爱的笑容,就算是嚎啕大哭也不惹他厌烦。

    他失去很多了,从战争年代到和平年代。万磁王已经不想要在失去任何生命中重要的东西了!

    所以万磁王咬着牙从喉咙里低声的咆哮着:“九头蛇!”

    查尔斯和李杰对视了一眼,看起来万磁王马克思现在是真的发怒到一定程度了。而现在所需要的问题就是思考如何在这一对姐弟弄出更大的乱子之前抓住他们。

    只要抓住他们的话,九头蛇剩下的一切计划都是做无用功了。兰桂坊的袭击事件已经是个很坏的开端了,不知道万磁王需要和政府做什么样的利益交换才能保证对方的不再追究。毕竟他不能放弃变种人兄第会在中国的这条线,这条线是他最有保障的一条了。

    查尔斯叹了口气:“真不是一个好时候,实际上图瓦卢正在尝试和中国政府接触。包括罗根,琴,斯科特,暴风女他们都在为这件事做准备。就等到接触足够多的盟国之后公开这一切。”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马克思你暂时的离开让变种人兄弟会暂时缓和下来留出的和平期这原本是个好机会。但是要是他们(指的是万磁王的儿女)弄得事情太多太大,恐怕我们之后的计划都会很困难。图瓦卢才是我们的希望,年轻的变种人们比我们这些已经快要近棺材的老人有想法的多。”

    查尔斯教授的话万磁王并没有吱声,也不知道对于这个想法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李杰耸了耸肩:“我现在和杜姆那边的关系好了很多,中国不行的话就从东欧那边找突破口。时代不同了,我想很多国家都已经意识到了,对于随时会出现的地外文明来说。那些文明可不会管你是地球普通人还是地球变种人。”

    “枪口所向,一切的种族信仰统统没有意义。如果实在有人不开眼,我的手中还有一张底牌。我想你知道的,教授。”李杰所谓的底牌是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用的黑暗精灵。

    在仙宫的大牢里还管着一千多名黑暗精灵的战俘,洛姬可还没有动过他们。这张牌需不需要使用完全看李杰这边的情况,不是必须要用,但是需要的时候李杰并不介意打出来。

    尤其是现在他对于整个世界的形式掌握更强的时候,李杰相信黑暗精灵入侵可以导演成一场声势浩大,但是伤害有限的戏码。

    就在三人谈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在一旁看着大佬们谈笑风生的戴蒙弱弱的插了句话:“那个什么?我可以走了吗?”

    三个大佬的眼神射来,戴蒙继续瑟瑟发抖。夜行者很明确的摇了摇头:“想走?可以啊,不过在这之前你可能需要帮我们一个忙。你的能力看起来还是很好用的。等价交换,你帮我们一个忙,我们也可以帮你一个忙,你看怎么样?”

    面对三个大佬和善的眼神(主要是万磁王),戴蒙被感化了,他努力不让自己流出激动的泪水,最后奋力的点了点头。

    ……………………………………

    晚饭时间。这间位于中环的高档酒店提供非常正宗的港式点心。相比于吃大菜而言,港式点心更加讨人欢心。

    蓝魔鬼的恢复能力极强,因为万磁王的无损式手术,再加上一个下午的休息。蓝魔鬼晚上居然能够勉强走动,并且能够简单的做到饭桌上吃点东西。

    刚好这个时候万磁王在讨论着戴蒙的能力:“实际他的这种能力确实很少见,非常少见。这算是一种言灵的能力。我知道某些人有改变一件事走向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一般很微弱(也就是改编概率类似的能力)。”

    “而这种言灵能力却可以让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发生,但是言灵的能力是不可控的。如果预设的先觉条件越多,那么言灵发动后的能力越准!”万磁王其实是在为李杰讲解戴蒙的能力,毕竟戴蒙自己都不是很熟悉自己的能力。

    李杰需要知道戴蒙的能力上限在哪儿,然后在制定详细的计划。

    “如果预设的条件不够,那么就需要言灵施展的人付出代价作为交换。而至于什么是预设的条件?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这种能力很古怪。即便是在变种人里也极少有人有类似的能力。”

    李杰有点好奇:“既然很少人有这种能力,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万磁王指了指北面:“因为这个国家就有一个这样言灵能力的变种人。实际上他是军方的人,并且一路高升做到了将军的位置。”

    “他的能力就是言灵,但是他的言灵能力并不是很强。需要以国家为基础为他做各种预设的条件,当这些条件都具备之后他才会发动自己的能力。实际上他一直在隐藏自己作为变种人的身份,因为要是其他国家的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话,那么他的言灵能力就不那么强了。因为大家会对他说的话起防备了。”

    李杰摸了摸下巴,有些怀疑的说道:“这个将军姓张?”

    万磁王露出了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但是却并没有回答李杰的这个问题。

    而在饭桌的另一边,查尔斯教授正在往蓝魔鬼的水杯里倒一些液体。并且一边倒一边对着蓝魔鬼说道:“你最好把这些东西全都喝了。我掺了果汁和蜂蜜,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虽然x教授这样说着,但是蓝魔鬼把杯子举起了闻了一下,然后有些嫌弃的杯子里液体的气味。他把杯子拿开远远的:“这是什么东西?闻起来好刺鼻,简直就是高浓度酒精。”

    查尔斯教授又把杯子拿了回来放在了蓝魔鬼的面前:“这是夜行者从卡玛泰基弄来的补药。听他说卡玛泰基的炼药炼金的圣殿就在香港。所以他才能这么方便的给你弄来这个东西。”

    “这是那些圣殿法师弄出来加速伤口恢复的一种药剂。药效有点猛烈,普通人受不了。只有法师和身体素质很好的变种人(改造人,变异人等等)才能使用这种药物。”查尔斯认真的说着。

    “喝了这东西,能够加快你的伤口复原速度。药物的味道从来都不会太好,不过夜行者打听了。除了本身闻起来刺鼻以外,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喝起来就和高度烈酒一样。可以混合果汁蜂蜜改善口感。所以赶紧喝吧!”

    在查尔斯教授的要求下,蓝魔鬼不得不闭着眼睛一口把杯子里的饮品全部喝掉了。喝完之后他感觉自己的整个喉咙都燃烧了起来。

    “天辣,偶揍像是喝尿一摊佛。(天呐,我就像是喝了一团火)”蓝魔鬼说话都不利索了。

    而在饭桌另一旁默默吃着虾饺和叉烧包的戴蒙看了看蓝魔鬼面前的那瓶饮品的瓶身,然后默默的低下头。

    因为他看到了瓶身上写的是(注:)。

    天呐,这群人太可怕了。我不应该想要加入变种人兄弟会的,本来安安静静的去上海当外教不好吗?我现在退出行不行?!戴蒙想哭。

    但是人生就是这样,选择了,那么你就不能退缩。就像是现在这样,戴蒙看到了夜行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好多好多的瓶子。

    这些包装的就像是生理盐水一样的瓶子上还贴着各种可怕的标签等等。

    夜行者给每人发了一瓶,并且还声称这些玩意儿喝起来有好处。并且他还给自己也发了一瓶,并且语带笑意的说着:“尝尝看,味道很不错。”

    戴蒙表情僵硬:“那个,什么,其实我是不喝酒的。”

    ps注:卡玛泰基香港圣殿的公开身份是一个化学药品公司。这些是伪装包装。求票~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