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父你怎么看
    “你们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托尼非常不爽的看着李杰和罗杰斯。两人迎着托尼的目光瞬间摇了摇头。

    李杰小声的说道:“真的不是摆乌龙吗?上次你说佩铂怀孕了,但是最后是假消息。现在真的确定了?”

    托尼撇了撇嘴:“上次是个意外,验孕纸有的时候是不准的。这一次我特别制造了一台机器对佩铂做了全身性的检查,确定了她没有任何的问题,确实怀了孩子。这样我和她的婚礼要提前一点时间了。我就不发请柬了,你们到时候直接过来吧。”

    托尼实际上已经和佩铂领了结婚证书,但是作为婚礼的仪式却还没有举办。因为相比于去民政机构做一个证件这种简单的事情。筹备一个婚礼要复杂得多。尤其是托尼想弄一场足够盛大的,配得上佩铂的婚礼。那么前后需要动用的资源就很多了。

    婚礼要够豪华,够盛大。但是又要同时满足低调的要求。因为用大脚趾思考都知道托尼的婚礼会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新闻狗仔们,他们就像是秃鹫闻到了腐肉一样的伺机而动。

    托尼在很多事情上都很高调,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喜欢自己的私生活被人干涉。尤其是关于婚姻家庭这种极其私人的事情。而且佩铂也不想自己的婚礼被无关人士跟踪采访,那太无聊了,甚至会出现摩擦冲突。不要太高估狗仔们的道德素养,为了新闻他们什么都干的出来。

    所以托尼正要买下新西兰附近的一个小岛,到时候婚礼就在小岛上举行。而之前那个小岛只是一个偏僻的荒岛,并没有人居住。所以托尼还需要投入一笔钱将整个岛屿改造的适合人居住,这样才能在上面举办婚礼。

    到时候由他的钢铁战甲和贾维斯智能对整个岛屿进行监控,保证任何无关人士不能上岛。而这就是他准备的婚礼项目。现在佩铂怀孕了,如果肚子一天天打起来的话之前定做的婚纱就不能穿了。

    所以婚礼要么提前,要么就一直往后退。一直等到佩铂生产了以后再举行。托尼现在已经开始加快海岛的改造工作了,争取在圣诞节前完工。

    李杰笑了笑说道:“那么恭喜了。”

    “谢谢。”托尼举了下饮料瓶,权当是红酒杯一样的对着李杰回应到。要组建一个新的家庭对于托尼来说是一种新的体验,有一种害怕,又有一种期待。这种感觉很复杂,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一男一女的结合了。

    而是一个家庭的新成员,虽然孩子还没有出生。但是当确定佩铂有身孕的那一刹那,托尼忽然觉得自己的生命得到了一种延续。一种新奇的感觉,虽然他没有真正见到还在佩铂身体内孕育的婴儿,但是托尼却忽然有一种感觉,他愿意为这个尚未出生的孩子做任何的一切。

    当然了,李杰和罗杰斯并不是对于佩铂怀孕这件事感到奇怪。他们唯一奇怪的是从十六七岁托尼失去父母开始,他的生活就变得放荡。

    这么多年来却从来没有传出过私生子的消息,真的没有女孩想要用孩子绑住托尼?好吧,说句难听的话,即便是绑不住托尼。仅仅是为了以后每年天价的抚养费,依旧会有很多女人想要怀上托尼的孩子。有的人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

    而这正是李杰和罗杰斯奇怪的,罗杰斯真的很想开口问一下托尼:你原来不是结扎了吗?

    但是在这个高兴的时刻,罗杰斯也只能是抿着嘴笑一笑了。虽然队长是个耿直boy,但是并不代表他是傻瓜好吗!

    托尼喝了口饮料并没有在意两人的目光,他的思绪全部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了。

    李杰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也只能打开一瓶饮料然后给自己大口灌了一口。这是李杰唯一的想法了。

    ……………………

    砰~酒杯被轻轻的放下,爱德华神父坐在忏悔室内静静的阅读着《百年孤独》。他享受这种宁谧的时刻,爱德华是个老神父了。他已经年过七十,但是一直都没有得到什么提升。职位一直是纽约皇后区的一家社区教堂的普通神父。

    不过爱德华神父很享受这种生活,他并不在意宗教内的权力。他是个虔诚的信徒,但是他却很少主动传教。因为爱德华神父认为,信与不信是人的选择。神不该干涉人的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是宝贵的,并且是应该得到保护的。也正是因为这种观点,爱德华神父到了七十岁还是一个社区教堂的普通神父。

    不过在社区里他很受爱戴,因为现代生活压力越来越大,都市人,尤其是类似纽约这样的超级大都市的“城里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精神类的疾病。

    或者是暂时性的抑郁,或者是亢奋,或者心力憔悴。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而且包括美国在内的不少发达国家都是非常正视这种精神疾病或者心理抑郁的。

    所以心理医生的诊所在美国和牙医诊所一样都属于很正常的医疗服务项目。大家去看心理医生和去看牙医一样都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当然了,就和大多数美国人不一定有钱去看牙医一样,许多美国人也没有钱去看心理医生。

    毕竟心理医生按小时收费的价码实在是不低。而在这种情况下,爱德华神父的忏悔室则成了一个很好的选择。

    爱德华神父从来不问前来忏悔的人是否信教,也不问对方的身份,甚至忏悔室的设计让他看不见对方长什么样子。他在忏悔室内从来都只是仅仅的聆听,偶尔的搭话。让前来忏悔或者祷告的人得到心理上的治疗。

    因为爱德华神父觉得当一个人心理上无比健康的时候,那么这个人就不会去犯罪。只要不犯罪,那么就是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宽恕。这也是自己作为神父最大的功绩,这比宣扬一百个人信教来的更重要。

    把一个可能走向歧途的人领向正路,这有可能解救一百个无辜人的性命。像爱德华神父这样的人,有的人经过他的开解化解了许多可能发生的枪击案或者是其他犯罪事件,也许他的功绩一辈子都不会被人赞颂或者了解。

    但是这个世界却总是有像他一样的人,以平凡人的身躯运用着着卑微的力量,但是却践行着这世间最崇高的事业。

    这一群人在洗刷着人类这一个种群的标志,他们努力的清洗着这一个标志,即便是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他们依旧想要保留人性的光辉。

    给人性破脏水的人很多,但是为人性清理污迹,让它继续闪烁光芒的人也很多。有医生,有军人,有教师,有各式各样的普罗大众。

    当然了,也有爱德华神父这样的人。他们以不同德形式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也许他们自己都毫无所觉。不把一件崇高的事业摆在一个很高的高度,而是当成一件有意义的普通工作去对待,也许这是这些人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下去的主要原因。

    爱德华神父喜欢在忏悔室里小饮一杯,他喝的是自己酿的葡萄酒。不过因为手艺不是特别好,所以酿出来的酒远不如商店里几十美元上百美元一瓶的葡萄酒来得好。

    自酿的葡萄酒喝起来入口略微的酸涩只有回味的时候有一点点甘甜的味道。爱德华神父很喜欢这种味道,他称之为。

    忏悔室内弥漫着淡淡的葡萄酒的香气,爱德华神父手上的《百年孤独》已经看到了第一百零二页。就在他看完这页准备翻页的时候,爱德华神父听到了忏悔室的隔间里有人进来了。

    蹬蹬瞪~略显沉重的步伐。爱德华神父从这步伐里听出了它的主人满腹心事。

    “神父,您觉得这个世界的和平是真实的,还是虚伪的?”略带中东口音的英语,语气很平缓有力:“您觉得我们这个世界步伐迈的太快了吗?”

    ps:中秋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