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当花花公子有了家庭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等到罗杰斯和托尼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感觉自己已经全身几乎脱力了。托尼的体力比较差,虽然在经历过阿富汗绑架事件以后他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身体,并且练习了格斗。

    但是一直到今天,他也只是一个卧推重量无法超过75kg(连杆)一般的人。这还是他有大把时间和资金投入在健身上面。不然的话他可能水平更差。要知道早年间他酗酒和过度的沉迷于女色差点掏空他的身子。

    尤其是酒精依赖症这种病症是非常要命的,其危害并不比药物依赖症好多少。所以托尼是最先支撑不住的,李杰看他差不多了就干脆打晕了托尼。

    而罗杰斯队长有着超强的体力,李杰都懒得掐表看罗杰斯队长能跳多久。反正他已经准备好了两部手机和四个三万毫安的充电宝。

    在连续刷了不知道多久的《元气骑士》以后,李杰觉得自己的脖子几乎僵硬了才抬头看了罗杰斯队长一眼。

    嗯很好,舞蹈跳的很有韵律,而且极富节奏。不过通过罗杰斯队长那粗重的呼吸就已经知道他也快到极限了。

    李杰收拾收拾东西,做好准备以后就把舞蹈宝石给收了起来。紫色的光芒再次被收敛于宝石匣之内。

    原本还一直跳舞的罗杰斯队长终于瘫倒在地。说起来罗杰斯队长的耐力真的很出色,李杰之前用这个对付过一次小蜘蛛(注:彼得把进了下水道的衣服直接塞进洗衣机,导致洗衣机有一股可怕的异味,最后只能扔掉换新的那一次。)。

    蜘蛛侠被变异蜘蛛咬过以后力量非常出色,耐力也很好。可以说在**强度上比罗杰斯强多了,但是罗杰斯的耐力却并没有显得比彼得差太多。也许意志力也能影响耐力?李杰只能这样想了。

    当几乎脱力的托尼和罗杰斯队长两人缓过劲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正东倒西歪的躺在一张沙发里。而在沙发的面前,李杰正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欠。

    “啊哦~”李杰拍了拍嘴,把哈欠打了出来觉得舒服了很多,他看到两人已经睁开了眼睛就从桌子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功能性饮料提起来对两人说道:“魔爪或者是红牛?”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托尼和罗杰斯已经杀了李杰无数次了。但是实际情况是两人现在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欠奉。

    托尼有些无力的说道:“我要魔爪。”罗杰斯队长忍不住咳嗽了一下,好像是嗓子被卡主了,顺过气以后才说道:“我也要魔爪。<>”

    李杰点了点头,为两人把饮料送了过去。托尼看了一眼瓶子他就撇了撇嘴,他倒是想要做出一个愤怒的表情,但是愤怒的表情太累了。现在的托尼觉得人生还是轻松一点好,所以他云淡风轻的问道:“你是故意的吗?!”

    “什么?”李杰装作不懂的样子。

    托尼用嘴努了努瓶盖:“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力气打开瓶盖?”托尼现在真的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在颤抖,这一次确实几乎脱力。想要分泌刺激肾上腺素的力气都没有了。

    罗杰斯情况稍微好一点,他接过李杰手上的两瓶饮料,把瓶盖打开以后递了一瓶给托尼。托尼看了瓶子一眼,神情有些复杂,但是最后还是拿了过来。

    两人最后连续灌了两瓶半左右的魔爪,然后躺了半个小时左右他们感觉才好一点。

    托尼和罗杰斯在休息好以后几乎同一时间的对着立即低吼道(他们想要大声咆哮,但是没力气):“你会遭报应的!”

    “呵呵。”李杰笑了一下。好像更加的拉仇恨了。

    “这样不就好了。我看你们刚刚那么打生打死的,还以为你们以后想要彻底决裂,甚至老死不相往来。”

    托尼和罗杰斯互相看了一眼,现在两个难兄难弟因为李杰的舞蹈宝石,现在都倒在一张沙发里面。想要站起来挪个窝都难,还打生打死?没可能的。有这个力气不如多喝两口饮料。

    托尼喝了一口饮料以后出了一口长气,随后才对李杰说道:“这是因为我们暂时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我想你知道是谁。”

    因为身体的极度乏力,你就是想要怒火攻心或者是急促的分泌肾上腺素来冲击你的身体和大脑都做不到。因为身体已经开启了一种保护机制。这种情况下托尼的理智没有再次被热血愤怒给击溃。

    他意识到他刚刚所做的一切很有可能造成一种无法挽回的后果,甚至导致光照会内部的分裂。以现在光照会的势力,要是分裂的话将会变得很可怕,甚至整件事都会往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前进。其实托尼还是有点后怕的,他现在拿着饮料瓶的手都在颤抖,一边是脱力的症状,另一边则是他内心真的有点怕了。

    但是就他这种死傲娇的性格想要他承认自己刚刚做的有点过火了那是不可能的,他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夜行者。<>等我恢复过来,你有的好瞧的了!”罗杰斯队长也对李杰放出了狠话,这对于罗杰斯队长的性格来说可是很难得的。

    李杰对于这种威胁并不在意,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我有视频。如果你们不想要流出的话。”

    托尼和罗杰斯:……………………“卑鄙!!!”

    “好了,我想你们现在两个人都冷静了,那么我们可以谈一谈关于巴基的事情了吗?”经过李杰这一系列的插科打诨,并且加上两人严重脱力。现在现场的气氛已经没有刚刚那么凝重了,实际上两人无力的躺在沙发上的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都想了很多事情。

    李杰也从两人的一些微小的表情上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说道:“我想我们最大的争执的地方就是巴基是否该死。至于他是不是有罪这一点我想我们无需复述。他确实有罪,而且他自己也承认了。”

    罗杰斯队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他觉得这个时候需要做出退一步的动作。不然托尼那里没有台阶下,后面的事情都没得谈了。

    托尼看见罗杰斯队长没有插话,他也就没有开口。

    “我们对于巴基的主要问题就是应该如何裁定他的罪行。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确实该死,就他犯下的罪行来说。但是刚刚罗杰斯队长说的话其实也有一定道理。托尼你不能否认,按我们现行的法律。”

    “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自我控制能力,那么一切不受控的行为而产生的伤害在法律上都是可以减免量刑的。精神病伤人的案件确实是有的,而最终的结果大多数是关押进精神病院。收监治疗是这类案件的多数处理方法。我想你很清楚这一点。”托尼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这一点。

    但是他又很快的说道:“难道你真的想要把他丢去精神病院?我不会同意这种处理方式的!”

    李杰点了点头很理解的说道:“其实不光是你,平心而论我也无法接受。队长,你觉得巴基应该彻底无罪吗?”

    罗杰斯深思了一下,实际上刚刚李杰的一番话已经稀释了他和托尼的主要矛盾。那就是巴基死不死的问题。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之后,尤其是刚刚托尼的态度其实也是一种让步。

    罗杰斯觉得自己也必须要让步了,只有这样团队才不会散。他回答到:“监禁也是一种很好的惩罚。既然他犯了错,而且巴基自己也愿意承担这些责任的话。<>”

    听着罗杰斯说的话李杰摇了摇头笑道:“实际上我有一个打算,关于处理巴基的。我想这是最合适的一种方法。巴基已经同意了,我现在需要征求你们两人的意见。”

    托尼和罗杰斯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开口问道:“什么方法?”

    李杰指了指金星基地外面正在建设的星港方向:“就像是外面正在勤劳工作的万磁王马克思一样。实际上巴基有他自身的能力还可以运用。用他的能力为他做错的事情做弥补,我觉得是个好主意。”

    托尼皱了皱眉头:“你想把巴基也招进来?”如果是真这样的话,托尼心里会很不舒服的。哪怕他想通了一些事情,也不代表他能够天天面对自己的杀父仇人还心平气和。

    李杰摇了摇头:“不,自然不是。我会找一个合适的人接收他。至于这件事可能需要确定了以后才能告诉你们。”

    托尼沉吟了半晌,最后终于说到:“那么好吧,就当是为了我还没有出世的孩子。不杀巴基,为孩子当做祈福吧。”

    托尼喝了口饮料淡淡的说了这句话。而这句话刚刚说完,他发现整个房间安静的可怕。

    李杰和罗杰斯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两人的眼睛都瞪的比灯泡还大。

    “你们干什么这样看着我?我有孩子很奇怪吗?”托尼有些全身发毛的说道。

    罗杰斯问出了李杰很想问的问题:“母亲是谁?”

    “当然是佩铂。”托尼想都没想的回答到,然后他忽然意识过来:“等等,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