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需要承担责任
    “我要见罗杰斯队长。”这是巴基提出的要求,但是李杰几乎想也没想的就回答到:“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是的,也许以后巴基能去见罗杰斯。但是至少现在不行。因为这里面不仅仅是牵扯着巴基与罗杰斯这对好基友的故事。同时还牵扯到了托尼父母的命案。

    虽然李杰已经暗自下了判断,托尼的父母也许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但是这并不能改编托尼对他们的感情。生恩不如养恩大,这句话不是说说的。

    虽然霍华德在世的时候看起来和托尼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而且托尼也很叛逆。但是霍华德却一直很关心托尼,甚至留下了代替钯元素的方案。

    托尼和霍华德当年的对抗更像是不付管教的小子想要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好像在说一样。

    霍华德夫妇去世是对托尼最大的打击。也是从这之后托尼过了两年放纵的生活,用酒精和女人麻醉自己。虽然后来托尼自己恢复了过来,但是很多习惯是改不掉了

    李杰听小辣椒提过,在她刚刚当托尼秘书的时候,托尼还有着严重的酒精依赖症。酗酒几乎是托尼每天都要做的事情。甚至于他要是不喝酒的话,会一整天没有力气。

    小辣椒佩铂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管理节制托尼的生活,最后又用了半年时间帮助托尼调养。前后一共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把托尼从酒精依赖症的深渊里救了出来。

    从此小辣椒佩铂不仅仅只是托尼工作上的秘书,同时也是他的全方位管家。如果说世界上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只动动嘴皮就能制住托尼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佩铂。

    所以从这些事情不难看出,霍华德夫妇的死亡对托尼造成了多大的影响。甚至说托尼现在的性格和行事作风,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父母的死亡而带来的变故。

    这影响了托尼的整个人生,而现在这个害的托尼整个人生变道,甚至在某一段时间内人生严重脱轨的元凶就站在李杰的面前。

    他要求去见罗杰斯队长,李杰能答应吗?或者说敢答应吗?如果巴基现在就和罗杰斯队长见面了,那么接下来的工作就不好展开了。

    “不行,上士。如果你大脑里面的记忆还清晰的话,应该明白你这些年都干了什么。说句不好听的,你是个应该被秘密处决的恐怖分子。至少不公开的话,你还能保留你在二战中的荣誉。你的雕像还能和其他嚎叫突击队的成员一起成列在博物馆里供人瞻仰崇拜。”李杰的话说的很**裸。

    巴基头疼欲裂,潮水一样的信息冲刷着他的大脑,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强烈。他一开始以为是眼前的兜帽人给他注射了什么精神药物。但是到了后面,他开始渐渐意识到,那些记忆并不是虚构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些被他杀害的无辜人士在死前的嚎叫和挣扎。还有在东欧发起的几次恐怖袭击,那冲天的火光和爆炸,还有在汽运站里无助奔跑求救嚎叫的人群。

    那一切都是自己干的?这不可能!我不会干这些事情!我的信念是结束战争和冲突,而不是创造战争和冲突。

    巴基突然站了起来,一把冲到李杰的面前,挥舞着自己的金属手臂向李杰打来。不过在他的手臂还没有碰到李杰的时候,李杰临面一脚直接把巴基踹飞了出去。

    “注意你的行为态度,我说过了巴恩(巴基)上士,如果不是因为罗杰斯队长的关系。你早就应该死了。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李杰有些不满巴基刚刚对自己挥拳相向的行为。

    巴基的嘴角流血了,那是刚刚被李杰一脚给踢的。他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你在我的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他到现在还不愿意承认自己记忆中的那些残酷现实。

    李杰很清楚巴基的想法,所以他直接从腰带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平板电脑打开了其中的视频。大多数都是李杰下载的纪录片和新闻短片。

    纪录片是关于罗杰斯和他的嚎叫突击队的,这些纪录片的数量不少。还有一些新闻短片是李杰可以找到的,大概可以推测是冬兵当年在东欧巨变时期干下的恐怖袭击事件。

    李杰没有说话,只是让平板电脑的影片播放着。巴基看了一眼以后就无法移开自己的注意力了。尤其是那些新闻短片,很多东西都和他脑内的记忆重合了。

    这个过程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原本就电量不是很多的平板电脑开始显示电量不足的时候李杰才收了起来。

    “所以,巴恩(巴基)上士。你现在想清楚了吗?”李杰对着把头埋着的巴基说道。

    巴基双手挡着自己的脸,用一种有些虚弱的语气说道:“这都是我干的?都是我干的?!”

    “有的是,有的也许不是。我并不能找到所有的资料,也不能断定所有的事情和你有关联。”李杰如实回答。

    巴基抬起了头,李杰注意到他的眼眶有些红了,巴基虚弱的说道:“但是我的脑海中有那些记忆,我甚至还记得在基辅装的那颗炸弹的构造。新闻里说这场爆炸至少造成了五十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而他们都是平民,这……”巨大的心理冲击与愧疚感几乎击垮了巴基。

    “所以我才说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和队长的关系,你早就应该死了。”李杰的脸皮跳了一下,但是他还是让自己说出这种冷酷的话。

    “如果你有看这一个多月的纽约报纸,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是谁。虽然我的新闻比不上罗杰斯队长,但是偶尔也会有一点的。”

    巴基盯着李杰看了一眼,他脑海中原本有些混沌的记忆开始回顾这几个月以来看过的所有新闻。他开口说道:“你叫夜行者?纽约地下的超级英雄?”

    “是的,看起来你现在已经彻底正常了。那么我们就需要来谈一下关于如何处置你的问题了。”李杰松了一口气,一直到现在为止巴基算是彻底正常了。这样就可以正常交流了。

    而巴基嘴角抽搐了一下:“所以我现在是在监狱里面吗?”巴基环视了一圈周围,这里是卡玛泰基关押非法入侵的魔神的黑牢。所以看起来确实和监狱有点像。

    “所以,我是要被终身监禁还是要判处死刑?典狱长为什么没有来?如果要死刑的话,我不想坐电椅,其他都可以。”巴基忽然很平静的说着这些事情,关于自己应该如何死亡的事情。

    李杰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想抗辩一下吗?”

    巴基苦笑了一下:“有罪的人不应该指望逃脱自己的罪责。做了的事情就是做了,我愿意接受自己的惩罚。你说的对,我现在确实不适合与罗杰斯见面。尤其是他冰封了这么多年以后再次回归,还成为了天剑局越复仇者的领导。”(注:巴基看报纸得知的那些信息,现在他已经把思绪整理清楚了。)

    李杰扬了扬眉头,好吧,看起来处理巴基的问题不会太难了。至少他是一个愿意承认责任的人。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