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简-福斯特与克丽丝丁与希芙
    托尔想要和南丁格尔一样订立一个儿童(孤儿)护理标准,但是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因为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能仅仅看你怎么做,重要的还是要看你怎么说。

    而托尔并不是一个擅长吆喝的人,所以他需要有人帮助的情况下才能更好的完成这事情。

    所以简-福斯特自告奋勇的提出了愿意给托尔提出帮助。

    “你需要写一些研究报告,关于福利院儿童的生活和行为,以及护理人员对他们进行照顾时所得到的反馈。以及最后所能获得的结果。这些都是需要写成书面研究的。”简对托尔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而这仅仅是第一步,书写研究报告以后要想办法发表一些论文,在业内引起一些关注。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关于失亲儿童的照顾方式。这是一个长期的项目,也许你需要持续做这件事情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得到重视。”

    “时间我倒是不在意,如果能够有帮助的话,十年或者二十年,我愿意投入这个时间。但是撰写论文什么的?”托尔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

    好吧,文书工作从来都不是雷神擅长的。就连从前打仗时候给仙宫发回的战报一般也是由洛姬或者是希芙帮他写的。他从来不处理这种文字工作。

    简开心的笑了一下:“如果你觉得处理文书比较麻烦的话,也许我能够帮?”她的眼神中闪烁着一种光芒。

    ………………

    从此以后简在每个星期两次的轮休中,会抽出一次轮休的时间来到南十字星福利院帮助托尔。而且因为她是女性,很多原本托尔不方便处理的问题,简都能帮助他完成。毕竟福利院的孩子里可是有不少女生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简对于托尔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了。

    一个有些憨有的时候会犯懒,但是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的托尔的形象慢慢的填充进了简-福斯特的脑海中。

    作为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简也交过几个男朋友。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吹了。

    原因很简单,这个时代喜欢推诿责任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越来越多了。遇事不敢担责任,并且没有决断的人越来越多。

    简觉得这种遇事不决的男人很娘炮。这种娘炮不是指一个男人的外形,也许有的男人长的五大三粗,但是简依旧会觉得他很娘炮。

    因为性格和样貌完全是两码事。简喜欢那种有担当,并且有能力去担当的男人。这和样貌无关,当然了,最好也不要长得太丑,简在内心补充了一句。

    托尔虽然长得有点胖,但是五官长得其实还不赖。不属于现代流行的那种花美男的样子,而是更加有棱角和锋利的感觉。

    他认真时候的那种气势就像是一个正在冲锋陷阵的战士或者骑士。这是现代社会大多数人根本没有的气质。这一点令简感到了深深的着迷。

    对于自己喜欢什么,简-福斯特还是干脆利落的。在一两个月的相处下来,她可以肯定托尔确实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虽然有些小缺点,但是完全可以忍受。

    简-福斯特是个成年的女人了,二十四岁,她已经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而那些十五六岁少女幻想中的完美男友,简-福斯特很清楚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

    人有优点,那么就会有缺点。十全十美的人只活在迪士尼的童话故事里。

    所以当一个干脆利落的女士,并且是一名漂亮的女士想要攻陷一个男人的时候,她的方法总是很简单直接。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简和托尔在南十字星外面不远处的一家乡村家庭餐厅吃一顿简单的午饭。罗宋汤和迷迭香鸡腿饭的简单搭配。

    “所以,托尔,你还从来没有聊过你的私事,你有女朋友了吗?”喝着罗宋汤的简,用一种简单的方式询问着托尔,口气简单的就像是问朋友昨天晚上看了天气预报吗一样。

    “咳。”正在喝罗宋汤的托尔被呛了一口:“你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比较好奇。我想知道一般的潮胖和一般的肥宅拥有女朋友的比例是怎么样的。”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认真的说着。

    托尔喝了几口罗宋汤,准备开始对付迷迭香鸡腿饭的时候说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有点微妙。”

    他说的是克丽丝丁,他喜欢克丽丝丁。托尔最开始就是因为被克丽丝丁的个人魅力所感染,然后心甘情愿的加入急救中心,并且开始学习急救知识。

    但是目前他和克丽丝丁的关系有点微妙,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就是,托尔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来提升这种事情。

    从前的雷神也有过女人,但是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作为雷神的时候,托尔只要勾勾手指,就会有女信徒来陪他。所以他在很长一段的时间里也弄不清楚人类为什么要花时间去谈恋爱。

    但是真的当他自己陷入其中以后,他就觉得这些事情很糟糕了。

    我在哪儿?我是谁?我要怎么办?这是陷入恋爱怪圈中的托尔分辨不清的东西。

    克丽丝丁在等待托尔主动一点,但是托尔不知道应该怎样才叫主动。他从前对于女人的主动……嗯,那种主动的方式好像不能直接用在克丽丝丁身上。

    所以两人的关系现在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可以随时更进一步,当然也有可能随时降到冰点。

    简-福斯特听着托尔说着关于克丽丝丁的事情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妙。自己下手的速度好像晚了一点?

    简可不想当小三什么的,但是克丽丝丁现在并没有和托尔正式确立关系。这样不明不白的退出?好像自己又很不甘的样子。毕竟克丽丝丁和托尔之间说出去也没有什么。好朋友但是不到恋人。

    当简和托尔都陷入一种奇怪的沉默的时候,一个充满磁性的女声从餐厅的门口传来:“托尔,你果然在这里,索菲说你出来吃饭了!”

    简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个长得很有魅力的女人。棕黑色的长发邦成一个马尾辫,干净利落的一身女士西服套装,一种知性干练的气质从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

    托尔对着来人挥了挥手:“嗨,克丽丝丁,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你不是说你最近很忙吗?”

    克丽丝丁无奈的摇了摇头,内心os:我很忙的话,你都不知道去我家里看看我吗?还要等着我来找你!

    克丽丝丁扬了扬手上提着的一个袋子:“最近新入职了一个急救医生,我可以调休了。上次杰森不是很喜欢吃我做的烘焙吗?他虽然很会做饭,但是在烘焙甜点上却只能算是一般水平。我想今天有时间,不如去你家做点烘焙。”

    穿着高跟鞋和西服套装的克丽丝丁踏着大步向着托尔所在的地方走去。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坐在托尔斜对面和他一起吃饭的并不是福利院的女护工同事什么的。

    而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披着到背部的黑色长发,棕黑色的眼珠显得深邃而有魅力,饱满丰盈的双唇有一种别样的性感滋味。

    在两个女人一见面的时候,空气中就有一种别样的气氛在散发。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又实实在在的东西在空气里弥漫。

    托尔感觉自己好像莫名的听到了电流的声音,他偷偷的感知了一下。没有地方漏电啊,餐厅所有流动的电流都在电线里啊。自己幻听了吗?

    就在托尔有些迷惑不解的时候,克丽丝丁对着简笑了笑,同时向托尔问道:“这位是?”

    “她是简-福斯特。也是我们医院的员工,我曾经在地铁上帮过她。现在轮到她帮我了。简,这就是我刚刚和你提过的克丽丝丁。”托尔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单纯的为克丽丝丁介绍了一下简。

    “你好简。”克丽丝丁有些勉强的和简握手打了个招呼,同时向托尔问道:“帮什么?”

    “帮托尔完成一些关于福利院孩子行为的研究,和帮助这些孩子健康成长的事情之类的。”简很大方的对着克丽丝丁说道。

    克丽丝丁微微打量了一下简,她觉得自己好像这段时间忙得有点太过分了,什么时候托尔身边出现了这样的美女?托尔自己招惹的?克丽丝丁不太相信。

    这个男人实在不是一个能去招蜂引蝶的主。这个女人自己贴上来的?但是托尔这么胖,长得也不是什么大帅哥,怎么还会有人贴上来?

    克丽丝丁微微的眯起眼睛,她劝说托尔放弃减肥本来就是有私心的。她觉她发现了托尔的闪光点,托尔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大宝藏。

    万一托尔瘦下来很帅的话,会有一群只看中男人颜值和**的小姑娘扑上来的。克丽丝丁已经三十三了,再让她和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拼颜值和青春无敌什么的,她可办不到。

    反正她也不介意托尔胖,就让托尔继续胖下去吧。总之克丽丝丁是这样想的。

    但是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突然出现的简-福斯特不管什么原因看起来都是自己的劲敌。自己还没和托尔怎么呢。

    如果托尔现在和简开始交往的话,自己甚至连反对的权利都没有。早知道就不要太要面子了,该出手时就出手,现在犹豫了一下就被钻到空子了!

    克丽丝丁有些埋怨自己当时下手还是慢了。

    两个女人都发现了对方的一些异样,不要问为什么,原因只有一个,女人的直觉。

    而托尔还没有察觉到其中诡异的气氛,而是帮克丽丝丁也叫了一份罗宋汤和迷迭香鸡腿饭。

    送餐的侍应生把餐盘放下以后忍不住打量了一下成熟优雅知性的克丽丝丁和青春靓丽性感的简-福斯特。

    然后有偷偷的嫌弃的看了一眼肥肥的托尔。内心暗骂了几句脏话以后才离开。

    “今天下午应该到你轮休了,托尔。我们可以回家做烘焙吧。”克丽丝丁现在就想把简从托尔身边给支开。

    但是简却说道:“托尔,你好像说过,你的室友叫做杰森。他做菜挺好吃的,你不是说过要请我去你们家做客吗?不如今天一起?”

    作为一个在光照会开严肃会议讨论如何消除光照会黑历史,这种重大事件会议上都能睡觉的雷神斯加来说,他在一些方面很敏锐但是某些方面还是有些迟钝的。

    原本对于这一切有些不知所觉的托尔,到现在才回过味来,虽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但是好像两个女人之间有火药味啊。自己该怎么办?

    托尔张了张嘴干笑了一声:“我打个电话给杰森。看看他在不在家。”

    ………………

    李杰别墅。

    正陪着仙宫女武神希芙下五子棋帮她打发时间等待托尔下班归来的李杰听到了自己手机铃响了。

    刚刚拿起来就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托尔的声音:“杰森,我好像出了一点问题。”

    “难道是又失去神力了?”李杰对希芙抱歉了一下,然后到一边去接电话去了。

    “不是,但是比那个还糟糕!”电话那头的托尔听起来很急切。

    李杰摸了摸下巴猜测到:“难道你刚刚去医院体检,然后医生告诉你,你有高血压高血脂和高血糖?我说了很多次了,你需要减肥了!你这种体重极其的不健康。”

    “我和你说,要是你成为阿斯迦德第一个罹患糖尿病的武神,以后每天都要靠打胰岛素过活的话,那么你就会成为一个大笑话了!”

    “闭嘴!不是那个!”电话那头的托尔让李杰停止诅咒自己:“今天简来帮我忙,同时克丽丝丁也出现了。但是很奇怪,她们之间的气氛好像很僵硬。”

    托尔长话短说的将简和克丽丝丁的事情说了,还说了两人等会儿要一起来李杰的别墅。

    李杰沉吟了半响后才说道:“你们现在还没出发吧。”

    托尔沉默了一会儿:“实际上克丽丝丁今天开车很快,我们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了。”

    “噗,祝你好运托尔。”李杰看了一眼在客厅里面摆弄着电视机有些好奇的希芙说道。

    “怎么了?”托尔听出了李杰声音的不对劲。

    “因为家里刚刚来了一个从仙宫来的女武神。”李杰声音怪怪的说着。

    “瓦尔基里?”

    “不是她,是个叫希芙的女武神。”

    “没关系,她是我手下的骑士之一。”

    “是吗?如果我告诉你,你的父亲奥丁已经制定她成为你的未婚妻了呢?”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李杰只能在电话里听到雷神斯加粗重的喘息声。

    而在克丽丝丁的车上,托尔看了眼路牌,现在距离李杰的别墅只剩下四条街的距离了。

    克丽丝丁与简-福斯特正在巧笑如花的看着他。但是托尔却莫名的感觉到自己的冷汗正在不断的从背后渗出。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在幼年时代,第一次一个人面对地狱三头犬一样。虽然最后他毫发无损的杀了地狱三头犬,但是他却不能保证,这一次能够同样的幸运了。

    ps:最近的票也太少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