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意乱情迷
    “所以,在这里的工作还习惯吗?”坐在楼下的阴凉处,简-福斯特看着托尔问道。

    现在清理草坪的工作已经做了许多了,只剩下一些边边角角,托尔就让科林带着其他的孩子把剩下的地方干完。

    之前托尔已经和福利院打好招呼了,他带着孩子清理了这边的草坪,他们能够优先玩,并且还能获得一段篮球场的使用时间,能够进行几次正规的篮球赛了。

    因为有奖励,所以孩子们的劲头还挺高的。

    而托尔则是穿山了衣服做到了简的旁边。当然了,如果雷神斯加还是和从前一样有着八块腹肌的身材的话,那么他完全不介意**着上身坐在一个美女的身旁,因为他还挺爱炫耀的。

    但是当八块腹肌团结一致的时候,托尔觉得还是把衣服穿上比较好。

    “我觉得挺好的,在这里带带孩子什么的。他们都特别有生命力。”托尔坐在简的旁边,指了指正在带着其他孩子工作的科林说道:“瞧那个大孩子。”

    “很倔强,也很野。都说他是不服管教的刺头。但是他却是一个不错的好孩子。在我来之前,他一直是2a区的老大,保护那些比较小的孩子。”

    “保护他们的糖果,保护他们的篮球,也保护在午餐中难得出现的杯子蛋糕。也许在外面这些都算不上什么,但是在这里却是很紧缺的资源。”托尔说的很认真,简听得也很认真。

    简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了,我听你的同事索菲说了你的事情。包括你帮孩子们修电视机,修理空调出风口,还帮他们解决下水道这些问题等等。”

    简挂着笑容看着托尔说道:“你确实是个好人。”

    “谢谢,我很高兴你这么说。但是这一切都是应该做的不是吗?”托尔耸耸肩结下了简的好人卡说道。

    “一般人可做不到你这么好。”简从自己的包里递了一瓶水给托尔。

    “谢谢。”托尔接过水道谢一声。

    “所以你准备以后就一直在这里做下去吗?我看这里的孩子都挺喜欢你的。”简捋了捋自己的长发,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侧着头看着托尔。

    “并不,也许我有一天会离开。”托尔目视着前方淡淡的说着。

    “为什么?因为收入吗?”简有些好奇的问道:“虽然这么说好像有点歧义,但是我真的认为你挺适合带孩子的。”

    托尔咧着嘴笑了一下:“是的,我从前都没有发现我有这个天赋。我的家人一直都认为我只是个只善于打斗的莽夫,任何细心的事情我都做不来。不过也许他们错了。”

    “他们确实错了!”简站在托尔这边说道:“我看到了2a区的情况,这里的孩子更有活力,也更加的团结。我看到了年龄大的女生会照顾年级小的孩子。而年级大的男孩则会保护他们不受欺负。”

    “这给我一种很特殊的感觉,虽然是福利院,但是我却觉得他们更像是一家人。没有血缘的一家人。你做的很好,托尔!”简今天在南十字星的见闻对托尔的感官提升了非常多,对于托尔赞美,她毫不吝啬。

    托尔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一个人能够做的了多少呢?”

    “什么?”简追问了一句托尔的话是什么意思。

    “简,我也许是善于带孩子吧。从某些方面来说。但是我一个人能够带多少孩子呢?50个?100个?”托尔摇了摇头:“就算是我成为福利院的院长能帮助多少孩子?一千个还是两千个。”

    “这些数量不要说对于这个世界了,甚至对于这个纽约市来说都是杯水车薪。”托尔说的话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简,你知道的我看了很多关于医护类的书籍。”简点了点头,她记得第一次见面在地铁上,托尔就抱着一本急救医疗的书籍再看来着。

    “我看过很多的书里都提到过的南丁格尔,她是个凡人,但是却被人誉为提灯女神。她用关心和爱护制定了现代护理的原则。”托尔说的南丁格尔简很熟悉,因为护理专业毕业的她,宣誓加入医疗的誓言就是南丁格尔誓言。

    托尔一边喝着水,一边说着:“所以我就在想为什么不出版一本关于孤独儿童护理的书籍呢?为什么没人去订立一个福利院的护理守则?”

    “我想你在上面应该看到了那些孩子,有的时候几块糖果,一个水族箱和一个能够随意涂鸦的墙壁就能让他们高兴很长时间。为什么没有人去做那些事情?”托尔托着自己的下巴认真的说道。

    那种认真的样子让简看的有些入神了。

    “而这些和资金没有多少关系,更多的是护理人员的投入。医院在第一线抢救的是病人的生命,但是在福利院的护工却是在建设一群孩子的未来!被人释以粗暴者,成人必是粗鄙者。这话也许有点绝对,但是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呢,你想要做什么?”简一手托腮,一手玩弄着自己漂亮的长发,认真的看着托尔。她觉得自己有点被这个男人吸引到了。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每天开口闭口的都是喊着改变世界。他有些自大,并且相当不要脸。但是有的时候我觉得正是因为他的这种自大和不要脸,他才敢把那些看似荒诞的想法一一实现。”托尔说道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

    “也许我也受了一点他的影响,我也想要尝试一下做一些改变。用一个的身份来证明我的价值。当只是的时候,我能否为这个世界做出真正的贡献?”托尔站了起来长吸了一口气说道。

    “既然没有人制定过福利院孩子们的护理与教育的守则,也没有人成为孤儿院的南丁格尔。那么为什么我不试试呢?抛开一切的种种,仅仅以的身份做这件事情。”

    “我想要以这里为出发点,以2a区为起点,将影响拓展到整个南十字星福利院,在拓展到全纽约所有的福利院孤儿院。以这里为中心,像周边辐射。我想要成为榜样,被人崇拜。不是因为身份而崇拜,而是因为人性而被崇拜。”

    “将这种人性扩展出去影响更多的人,因为照顾这群孩子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同时也是在为他们建设未来。你在这个时间段给予孩子什么思想,那么他们日后就会开出什么样的果。这也是在救人,不过拯救的是未来的人。”

    托尔握了握拳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许和李杰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李杰的思想也开始影响自己了?托尔笑了下。

    但是他没有注意到,坐在他身边的简-福斯特看他的眼神变得很不一样了。

    简-福斯特原本只是想要来南十字星见见托尔,并且邀请他吃个饭而已。但是却没有想到在这里接受了这么多的震撼。

    一个有些胖,但是却很细心很有爱心,有理想有追求,并且愿意将这一切付诸行动的男人。他也许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身上不时闪现过人性光辉,也许他认为一切理当如此?

    简-福斯特看着托尔那神采飞扬的脸庞,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来这里也许是一个错误?因为仅仅见了两次面,自己就莫名的开始迷恋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好吧说简单点,简-福斯特要承认,自己开始爱上托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