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简-福斯特
    实际上简福斯特在很早的时候就认识托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简的钱包被偷了还是托尔伸出援手。帮她把小偷给抓住的。

    对于简福斯特来说这帮了她大忙了。因为那里面装了不少重要的证件,还有她半个多月需要用的现金。

    要是真被偷了的话她要哭死了。说来也奇怪,好像自从托尔帮了她的忙以后,简福斯特的运气就越来越好了。

    原来的简是个倒霉蛋,找不到工作不说。托人帮忙找工作还差点把自己搭进去。如果不是正义联盟的月鸟出手帮忙的话,她说不定就**了。

    另外走在路上也会被小偷盯上偷她的钱包或者手机什么的。

    而自从托尔帮了她忙以后,她感觉自己转运了。工作越来越顺利,并且走到路上还能捡到十美元的钞票。

    这在从前是不敢想的。于是抱着感恩的心情,简福斯特打听了被调走的托尔的消息。

    并且在自己轮休的日子里来到了南十字星福利院来看望托尔。

    南十字星福利院,十楼2a区。这里是托尔上班的地盘。他是管辖这里五十个孩子的王者。

    而今天简福斯特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说实在的南十字星福利院的设施不是很好,原本这只是设计给一千个孩子居住生活的地方。但是因为公立福利设施的老旧,以及现代越来越多需要帮助孩子的出现。原本设计规模一千人的孤儿院现在是超额接纳了一千七百人。

    从很多方面来说南十字星福利院实际上并不能达到政府设定的标准了。但是政府对此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如果让南十字星关门的话,一千七百个孩子去哪儿?公立福利院也饱和了,总不能让孩子们全都流落街头?

    所以简福斯特一路走来,看到的南十字星福利院的设施实在是老化的厉害。有的楼梯扶手都出现锈迹了。

    有的大门老旧的推一下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水压到七楼以后就变的小了,如果不装一个增压泵的话,恐怕十楼以上的地方就没有水了。

    简福斯特在念大学的时候做过不少社会义工的活动,因为选择的是护士专业。所以为福利院的孩子作免费的体检,测量血压心率和一些基础检查什么的事情简是经常做的。

    所以简也去过许多其他福利院,南十字星福利院算不上最好的一个,当然也算不上最差的一个。

    不过托尔来这里上班算不算被发配了?虽然好像这里的工资比担架员高了一点,但是基本没有晋升的机会。而且福利院的工作很琐碎,甚至是恨压抑。

    因为这里很多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多少有点心理创伤,这种感情时隐藏性的,但是爆发出来的时候却会很凶猛。

    在这种环境中工作说不上是什么好事。简已经准备好见到一个垂头丧气,甚至暴跳如雷的托尔了。因为从这个男人的样子来看,他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会带孩子的那种人。

    推开十楼2a区的大门,简福斯特感觉有一点不对劲,好像什么地方不对的样子。

    哦!是了!这个蓝色的大门居然没有楼里其他门的那种生涩的感觉。

    而这扇门仅仅是简对十楼2a区震惊的开始。在来的时候简就打听过了,所谓南十字星十楼2a区里住的其实都是一些问题少年。

    他们的父母大多是罪犯,而这些孩子大多数也都不太服从管教。不良少年什么的,一直是一个令人头大的问题。

    简已经做好了看到一个被不良少年们给弄的乌七八糟的居住区了。但是做好了心理建设的简却依旧还是被震惊了。

    不是因为这个地方太破,而是因为这个地方太好了!

    推开蓝色大门走进十楼2a区,原本单调且陈旧的白色墙面被天蓝色,嫩绿色,粉色这些活泼跳跃的颜色给取代了。

    不同颜色的油漆将墙面粉饰的极其具有跃动感,并且墙壁上不是空荡荡单纯粉刷了新的颜色而已。

    简注意到,墙壁上还有一些涂鸦,色彩明快,但是却不讲究构图和线条。看起来是对于色彩很敏感,但是却并没有真正学过画画的孩子们画的。

    间歇的涂鸦点缀在墙壁上,让整个墙面都活了起来。这道五彩斑斓的墙面从走廊开始,一直延伸到了公共休息室。然后在转换了不同的色彩分别延伸进了男女宿舍当中。

    原本简以为会很杂乱的公共休息室却异常的整齐,十几把矮脚凳子错落有致的放在一边,而中心靠近电视机的位置则是放置了很多的软垫。

    软绵绵胖乎乎的大垫子,让人忍不住想把自己的身体给丢进垫子里去。

    公共休息室靠窗户的位置并不是光秃秃的,而是养殖了很多的绿植,简还看见了几个小水族箱。

    很多的孩子围在水族箱前面观看着。简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孩子们的谈话。

    “潘尼,这种水母很少见吗?”一个清脆的女声问道。

    “是的,这个叫做桃花水母只在亚洲的中国和东洋的特定地方出产。可少见了,你们看是不是很漂亮?”名叫潘尼的女孩有些炫耀的向着自己的同伴说道。

    “那这个呢?这是什么鱼?也很贵吗?”又有一个女声问道。

    “托尔说这个叫做红绿灯鱼,是很便宜的鱼,但是很漂亮,你看它们有三种颜色呢!”潘尼的小手指着水族箱里那仅用小拇指大小,但是却颜色鲜艳的小鱼说着。

    看着小小水族箱里的养殖的水母和鱼类,孩子们看着它们游来游去,就像是在看单独属于他们的disovery。他们都看的很认真,还时不时的发出令简不明所以的惊叹声。

    这里和南十字星的其他地方都不一样,这里好像更加的温馨,或者说这里更像一个家?简有一种感觉一种猜测。也许这里的一切都是因为托尔?

    “你好,请问你是?”就在简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哦,我是托尔的朋友,你可以称呼我为简。我是来看看托尔的。”简福斯特发现在自己的左边站着一个穿着福利院制服的女人。

    简看了一眼她的胸卡,她好像也是这个区的护工之一,胸卡上写着她的名字叫做索菲。

    “你好简,叫我索菲就好了。”听到是托尔的朋友,索菲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少:“你找托尔?他现在不在这。”

    “嗯?他这个时候不应该在这上班吗?”简问道。

    “他现在正在带着大一点的孩子们去清理福利院的草坪,他说能焊接一个简易的球门架子,这样孩子们能够去踢足球了。”索菲带着简来到另一个窗户的口上,指了指楼下草坪上正在忙碌的众人。

    因为没有长期定时的整理,福利院的草坪显得很杂乱,有些被废弃了的感觉。

    正光着膀子,挺着大肚子的托尔正带着一群年纪比较大的孩子收拾着这块草坪。“科林,把那边的地方整理的干净一点。”托尔一边自己干着活,一边示意孩子们也不要偷懒。

    科林原本是这群孩子中最刺头的一个,但是现在却很听托尔的话了。也许是因为托尔为了拯救潘尼生命的事情感动了他?亦或者是别的什么,科林自己也说不清。

    但是现在托尔叫他干活,他是不会拒绝的。

    就在托尔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简-福斯特施施然的走到了不远处说道:“托尔,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托尔听见有人叫他,猛地回头一看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儿。是了,好像是自己地铁上帮忙过的女孩。不过因为刚刚转身的动作太猛,托尔身上的肥肉随着惯性抖了抖。

    看着托尔光着膀子露着肥肉的样子,简-福斯特忍不住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