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风起云涌的时代
    库尔诺是一个生活在东欧乌克兰农村的小伙儿。他家有一片不大的果园。艰难的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

    库尔诺的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他是家中最小的儿子。虽然父母和兄弟都很照顾他,但是他今年毕竟也已经18岁成年了。

    他需要为自己的未来开始打算了。因为现在乌克兰的经济形势并不好,全国一半的银行破产了,甚至政府把最低的雇佣工的月工资标准降低到了42.5美元一个月。

    小果园维持着一家的生计已经是捉襟见肘了,尤其是去年自己的大哥娶了妻子之后,家庭的负担会更重。

    而自己的大嫂已经怀孕了,以后自己的侄子(侄女)出生以后,家庭的负担将会更加的举步维艰。

    库尔诺漫步在田间地头,撅了一根狗尾巴草烦躁的挥舞着。

    自己要不要去当兵?库尔诺这样想着,至少去了军队的话能够管自己的一日三餐和衣装,每个月有一点津贴,虽然不多但是也能够补贴家用。

    要么自己去乌克兰的首都基辅闯一闯?听说那里还是能够找到一些工作的。

    但是库尔诺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干什么,除了出力气以外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干。教育程度也只有初中,初中毕业以后就开始帮家里干农活儿。

    开拖拉机修拖拉机和一些基本的电路和电焊他倒是会。因为不会这些基础技能,在农村里面可活不下去。

    不可能什么农业机械坏了以后都去找维修工,那样的话一年收入的大半得给维修工了。

    就是不知道在基辅有没有需要维修拖拉机的?不知道修汽车和修拖拉机是不是一样?要是一样的话,自己说不定能够去干一干汽车维修什么的。

    库尔诺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这些事情,漫步的往家中的方向走着。不过在路上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他差点被村里的几个流氓给缠上了。

    那是些没有工作的混子,每天就是到处偷点东西换钱,或者是去三十公里外曾经的老工厂区找一找可以拆卸下来的建筑材料和钢铁去换钱。

    那个厂区还是苏联时代建立的,当时是一个拖拉机厂,自从解体以后勉强经营了十年,最后还是倒闭了。

    库尔诺的父亲曾经是拖拉机厂的一名员工,这个村子原来也是厂子的家属区。不过工厂倒闭以后日子就变得越发的艰难了。

    就像现在一样,那些无业的年轻人整天游手好闲,一个三千人的村镇根本没有多少就业提供给年轻人。

    如果不愿意下苦力气干农活,那么就只能和这些村里的流氓一样混了。

    “滚开!”在库尔诺被几个流氓纠缠的时候,如同炸雷一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库尔诺那身材魁梧的大哥正提着一根手腕粗细的木棍瞪着那些小流氓。

    他声如洪钟一样的吼道:“滚开,你们这些混子!离我弟弟远一点!”

    库尔诺的大哥曾经是一名士兵,并且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那种,当年东欧恐怖分子最猖獗的时候,几乎大多数独联体国家都被骚扰过。

    三十岁的壮汉提着一根粗壮的木棍,这还是很让人忌惮的。几个小流氓骂骂咧咧的走了。原本他们是想打算敲诈库尔诺身上仅有的一百格里夫纳来着(一百格里夫纳约合25人民币)。

    “对待这种人,你就需要狠一点!库尔诺,如果有必要的话,你需要在身上带一把刀子!”大哥赶跑了那些小流氓以后拍了拍自己三弟的肩膀,因为太用力了,库尔诺的肩膀有些疼。

    “轻点,轻点,大哥。”库尔诺揉着肩膀龇牙咧嘴。

    “他们为什么缠着你?”大哥跟随着库尔诺一起回家一边问道。

    “他们看见我口袋里的钱了。”库尔诺有些郁闷的说道。

    “那一百格里夫纳?今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这是我们给你的生日礼物,你可以去镇子上买一些你喜欢的东西,我记得有一顶你很喜欢的棒球帽,价格刚好合适。”大哥迈着大步子朝着家里走去,同时问道。

    库尔诺看着大哥才三十岁就已经开始显得衰老的脸庞有些欲言又止,一直到看见自家那有些破旧但是却维护的很干净的房子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才呐呐的说道:“我觉得,家里比我更需要用这笔钱。毕竟生日每年都要过。”

    “而且以后大哥你的孩子出生以后还需要花费更多的钱。还是存起来吧。”

    库尔诺的话让大哥愣了一下,最后大哥盯着自己的兄弟看了很久,最后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说道:“这可是你的成人日啊。”

    库尔诺笑了一下:“没有关系的。”

    因为是库尔诺生日的关系,家里今天算是准备了比较丰富的晚餐。

    母亲和大嫂制作了红菜汤,新鲜烤好的大列巴,还有黄油煎香肠和炖猪肉杂菜。这是非常丰盛的晚餐,一般只有过节的时候家里才会这样准备。

    父亲回来的时间比较晚,因为他今天才去四十公里外的城里买化肥去了。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有说有笑的吃着大餐,大家的脸上都挂着笑容。每个人都在祝福库尔诺,祝福家里的小儿子长大成人了。

    只有库尔诺自己在餐桌底下死死的攥着拳头,当他的大嫂将一块煎的香喷喷的香肠放到了库尔诺的餐盘里面的时候,库尔诺忽然低声的说:“我要去当兵。”

    “什么?!”音量陡然提告八度的是库尔诺的母亲:“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库尔诺看着父母的白发和餐桌上丰盛的晚餐,他就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大声的说道:“我要去当兵!”

    库尔诺的父亲首先制止住了情绪激动的妻子,然后平静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已经成年了。我不能在待在家里吃闲饭了,家里的果园收入并不高。爸爸,你今天去买化肥的时候我看到了,母亲几乎把家里大部分的钱都拿出来了。但是现在果子卖不上价格,城里人都没多少钱买果子吃了。水果的价钱一年比一年压的低,我不能在待在家里了!”

    库尔诺越说声音越激动:“我去当兵的话家里就不需要准备我的食物了,军队会提供伙食和衣服。每个月还有几百格里夫纳的津贴。只要我存起来,这样我退伍的时候能带回来一笔钱,就像大哥一样,可以为家里买一台新的拖拉机了!”

    砰!大哥重重巴掌拍到了桌子上,一向沉默并且疼爱弟弟的大哥以一种非常凶狠的表情看着库尔诺吼道:“白日做梦!你以为进了军队是那么好混的?就你的性格和体格,随时都会死在军营里!那里可不是天堂。”

    “尤其是之前和俄罗斯的战争你忘记了吗?为了拉脱维利亚的新能源,俄罗斯向我们开战了!乌克兰有多少边境城市被毁?有多少士兵被杀!”

    库尔诺面对凶狠的大哥只能弱弱的说道:“但是现在停战了啊。”

    “但是随时可能开战!”库尔诺的母亲声音非常的高亢,她极度不愿意自己的小儿子进入军营:“如果你想要当兵除非等我死了!我可不想看着我的儿子战死在沙场!”

    一家人都极其反对库尔诺的这个决定,但是库尔诺却很固执的说道:“但是不当兵我干什么?我不能和那些小流氓一样到处去混。我不想成为他们一样的人。就算是成为一个工厂的工人,我也希望能够堂堂正正挺直胸膛。”

    “要么我就去基辅找二哥,让他帮我在基辅找一个工作。”库尔诺提到了在基辅打工的二哥。

    但是父亲却冷哼了一声:“你二哥自己在基辅也只是在面包店打工,你也跑去当面包店学徒吗?!”

    “至少比在家里浪费粮食强。”库尔诺有着少年人的固执。

    而之前凶了库尔诺一顿的大哥却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开口说道:“其实今天老二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父亲还是冷哼了一声:“他还记得有这个家?在基辅这样的大城市,他已经过的忘乎所以了吧,去年连圣诞节都没有回来。”

    大哥苦笑了一下:“爸爸,火车票可不便宜,老二在面包店只是学徒工,月薪低的很,在基辅生活的开销很大,几乎存不住钱。他要回来的话,来的车票他能出钱,但是回去的车票就要家里掏钱了。他只是想要节省家里的开销。”

    父亲哼了哼没有说话,老人看上去并不是很满意这个理由。

    大哥也不愿意说服固执的父亲,而是把头转向了库尔诺说道:“你二哥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在基辅有一场招工需要的人数很多,并且月薪也不低。”

    库尔诺眼前一亮:“关于什么的?月薪有多少?”

    大哥有些犹豫的说道:“是关于修建新的高速铁路的。月薪能够开三百美元一个月,以美元结算而不是格里夫纳。”

    库尔诺的大嫂是高中毕业生也算有一点见识,她有些奇怪的说道:“高速铁路?乌克兰现在还有钱修建高速铁路?”

    “要是政府有钱修建这个,倒不如把那些快要倒闭的银行给救一下。上个月我本来是想要去存钱的,但是银行门口排成长队的人流都是来挤兑存款现金的。吓的我只能把钱拿了回来,更本不敢存到银行去。”大嫂对于这个消息是不相信的。

    “而且三百美元一个月?这个工资未免太高了!”

    本来听见三百美元一个月的月薪,库尔诺是很心动的。这可是高收入工作,至于修铁路是不是很辛苦他倒不在乎。只要汗水能够换取酬劳,他不介意多留些汗。

    但是大嫂分析的也有道理,修建铁路肯定是国家的规划,但是国家现在哪里来的钱?不要是骗局吧?想到这里库尔诺的心就凉了一半了。

    但是大哥很快就解释道:“并不是乌克兰政府出钱的,这笔钱是拉脱维利亚进行的贷款。就是我们现在国家加入的新东欧联合体的主席国。乌克兰抵押的铁路未来三十年的运营权,拉脱维利亚出钱从美国的兰德尔集团购买的技术和设备。”

    “好像是要修建什么超级高速铁路系统。这个我不太弄得明白,不过我估计就和中国东洋德国的高铁是同样的东西吧。”大哥对于超级高速铁路系统的了解还不够,把它和传统高铁给弄混了。

    不过这无所谓,只要库尔诺知道这件事是真的,不是骗局就好了。

    库尔诺下定决心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爸爸,请让我去基辅!求你了!”

    ……………………

    从库尔诺的家乡乘坐火车去往基辅是最方便的。火车是苏联时期修建的,月台这么多年没有改装,显得非常老旧了。

    火车的车悬很高,但是月台很低。这让上火车的乘客必须爬一段火车上那又窄又陡的楼梯。拖着自己的包裹,库尔诺费了不少力气才挤上了火车。他没有让家人来送行,因为火车站离自己家住的地方太远了,人一多交通费的开支也大了。

    他拿着车票在寻找自己的座位,46.,46,啊!找到了!

    不过在库尔诺的前面有一个女孩正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想要把行礼放到行李架上。但是行礼太沉重,女孩儿试了几次都没能把行李箱举起来。

    “我来吧!”在女孩儿又一次失败的时候,库尔诺伸出手帮女孩儿把行李顺利的推上了行李架。接着又把自己的行李也放了上去。

    “谢谢!”女孩笑着对库尔诺感谢。她穿着一件黑白色相间的宽松t恤和同样色系的长裤,身材高挑,脸上有少许雀斑但是五官却很精致。

    即便没有特意的修整自己的睫毛,女孩儿的睫毛一样很长很漂亮,睫毛下面是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如同上等的祖母绿一样,很纯粹很漂亮。

    被这样漂亮的女孩感谢对于库尔诺来说还是第一次,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回答道:“不,我是说,不用客气。”

    口袋里揣着二千格里夫纳,库尔诺心跳的有些快的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刚刚看到的漂亮女孩儿则直接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这让库尔诺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女孩儿回看了库尔诺一眼,笑着说道:“怎么,不欢迎我坐在这?我可是买了票的。”

    库尔诺结结巴巴的说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女孩儿好像第一次见到库尔诺这种老实巴交的男生,饶有兴趣的对他说道:“我叫喀秋莎,你叫什么?”

    “库尔诺,朋友们都叫我库尔诺。”库尔诺赶紧回答道。

    “你是去基辅吗?”喀秋莎好奇的问道。

    “是的。”库尔诺回答的有些干巴巴的。

    火车启动了,向着基辅的方向前进。同车同坐的一对少年人互相交流着,准确的来说是喀秋莎在问,库尔诺再说。

    在这个过程中,喀秋莎搞清楚了库尔诺去基辅的目的。同时也告诉了库尔诺自己的身份,一名基辅大学的毕业生。

    库尔诺有些羡慕的看向喀秋莎,这让女孩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喀秋莎看着窗外飞掠过的景色对库尔诺说道:“库尔诺你能不这样看着我吗?”

    库尔诺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基辅大学的毕业生。”库尔诺没有说下半句,只是赞叹了一下。

    喀秋莎有些好笑的看了库尔诺一眼,很少有男生不是因为自己的美貌而注视自己,而是因为自己知识。

    库尔诺继续说道:“我只是觉得你很了不起,喀秋莎。从基辅大学毕业以后你还愿意回到家乡,改良当地的农产品,而不是留在基辅。”

    喀秋莎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杯水车薪罢了。现在全球的种子产业都被几家寡头所垄断,乌克兰不培育自己的粮食种子,我们的农夫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而已。”

    “其实不光光是我们国家的农夫,实际上大多数国家的农户都是被大粮食公司和种子随意揉捏的面团。毕竟没有种子,我们什么也干不了。国家也没有钱投入到这方面的研究。”

    喀秋莎有些无奈甚至还带着些许悲哀的说道。

    “所以,你现在要回基辅了吗?不,我不是说你放弃了什么的。我只是随意问问。”库尔诺觉得自己说了一句蠢话,因为刚刚喀秋莎盯着自己的眼神并不善。

    喀秋莎把目光转向窗外:“并不,我在大学的时候就立志要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好。尤其是农户的,因为我出生在农村。我知道农户有多辛苦,尤其是现在国家经济形势每况愈下。”

    “我总想要做点什么,但是却总是做不到。”喀秋莎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转向了库尔诺说道:“你要去基辅参加超级高速铁路系统的招工,你知道这条铁路的意义吗?”

    库尔诺沉默了半响,然后诚实的摇了摇头。

    喀秋莎眼神中带着憧憬的光芒说着:“这将会把整个新东欧联合体连在一起。拉脱维利亚的领导人杜姆号召新东欧联合体的参与国放开边界关税,让物品更加快速廉价的流通。”

    “自从苏联分裂以后再也没有这样过了。你能想象这一切吗?”喀秋莎带着兴奋的看着库尔诺。

    但是库尔诺只能胀红着脸摇了摇头。喀秋莎没有在意库尔诺的尴尬,只是继续为他介绍道:“库尔诺你说你家是种果子的,但是现在你家的果子只能运往附近的城市卖,最远也不超过三百公里。即便是来了收购商人收购你们家的果子,最远也就是卖到基辅。”

    库尔诺听着这话点了点头,喀秋莎继续说着:“但是乌克兰的经济并不好,水果不是生活必需品,大家都在节约开支。有钱的话宁愿多买一点粮食存着,水果变成了奢侈品。在基辅的水果店,水果卖的很贵。但是在农田里,水果的收购价格却很便宜。”

    库尔诺听着有点糊涂,为什么基辅的水果很贵,但是自己家卖的水果又很便宜呢?这其中复杂的经济关系是库尔诺弄不懂的。

    “但是如果超级高速铁路开通了,并且新东欧联合体解除了成员国之间的海关关税,那么库尔诺你们家的果子就可以运送到火车站去,然后发往拉脱维利亚,哈沙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市场会变得广阔,定价也变得更加自由。你们家的收入也会变得更好。”

    “而这不光光是你们家的果子,还有每个国家之间的各种特产和手工艺品。或者是一些急需用品。比如a国需要某种产品x,但是a国没有存货。但是b国的市场内有很多。”

    “通过传统贸易的方式从b国进货确实可以缓解a国的压力,但是a国的老百姓却必须要付出高额的代价。这是市场经济所决定的。但是超级高速铁路开通以后,虽然市场提价的因素还存在,但是成本和关税却已经被无限的压低了。这会让更多的人得到实惠。”

    喀秋莎的讲解让库尔诺渐渐有些明白这条铁路的含义了。

    喀秋莎继续说道:“不论是粮食,轻工业品,还是其他民生必需品。物资和人员的交流往往受到交通和地域的限制而被困住。这条铁路所做的将是彻底打破这一切。你知道这条铁路有多快吗?”

    喀秋莎的问题再次让库尔诺有些尴尬的摇头,他只是冲着高薪去打工的,很多事情他并不清楚。

    喀秋莎微笑的说道:“只要修好了,以后从乌克兰到拉脱维利亚或者是波兰或者是哈萨克斯坦,最远的地方也不超过半个小时!”

    喀秋莎的话让库尔诺有些震惊:“这比我们村子到最近的城市还要快!”

    喀秋莎感叹了一句:“这就是利用速度改变这个世界!当世界扁平化,当地域的隔阂与疏离被打破,一切的一切都会变得如此不同。”

    喀秋莎:“你知道钢铁侠,夜行者,罗杰斯队长这些人吗?”

    库尔诺点点头又摇摇头:“那是一些美国人的英雄?好像是的。”

    喀秋莎双手握拳挥舞了一下:“他们是这个世界的英雄,其次才是美国人。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了推动这个世界的变革,就像地平线基金会和兰德尔集团的超级高速铁路计划。”

    “我之所以回到基辅,是因为我也想要投身于这场变革,虽然我只是一名普通人,但是我希望我的知识能够起到帮助。这是我的梦想,当我有朝一日老去的时候能够像保尔柯察金一样说出:我的一生无怨无悔!”

    库尔诺呐呐的说道:“你的梦想真伟大,而我……”而我只能当一个修路的。

    喀秋莎拍了拍库尔诺的肩膀,她以一种东欧女子的豪放搂住了库尔诺的一个肩膀说道:“梦想不是伟大给别人看的。只是心中的一种意愿,就看愿不愿意付出。”

    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各种景色,库尔诺的心里不断的变化着想法。一会儿是父母的叮嘱和大哥大嫂的关照,一会儿是远在基辅的二哥。还有想着自己以后能够赚到钱后为家里做一点事情。

    接着他联想到了喀秋莎说的,连通世界,沟通有无。也许有朝一日自己家果园生产的果子能够卖到新东欧联合体内的任何一个国家?

    而在这之后,库尔诺几乎不可抑制的想要马上去看看喀秋莎所说的,那个能够改变世界的超级高速铁路是什么样子。

    如果这条铁路真的有这么好,那么即便仅仅是当一名修路工人,库尔诺也觉得自己是光荣的。

    要是可以的话,我想把这条铁路铺到天涯海角,遍及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让所有和自己一样的人都能够因为这条铁路改变人生。

    在火车上,库尔诺为自己的人生划定了第一个梦想,而这一天之前他刚刚过了自己十八岁的生日。

    而无数和库尔诺和喀秋莎一样的年轻人登上了火车,去往基辅,去往阿斯塔纳,去往华沙。去往任何一个超级高速铁路的招聘点。

    有工程师,有普通工人,有刚刚毕业的学生。

    大家怀揣着热血和激动,梦想和蒙昧,改变世界或者是改变自己。川流不息的火车和汽车,将无数的年轻人聚集了起来,这一次为了改变世界,也是为了改变自己。为了全世界也为了家人。

    这个时代,血仍未冷。

    就像是火车车厢内用手风琴拉出的那熟悉的旋律一样,即便过了一个世纪,依旧有人在传唱着。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俊俏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跟着光芒的太阳飞去吧!

    ps:七千字大章求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