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抢人
    烈火凤凰今天有点热闹,或者说是有点过于的热闹了。最开始的热闹在于西城的布店大少爷安德烈和附近巡防队的一个代理小队长起的冲突。

    听说差一点把刀子开干,还是烈火凤凰的保安赶快跑出来阻止了那个叫做艾瑞泽的家伙。不然的话真要动了手,艾瑞泽先动的手的话,很大的结果是被安德烈的两个手下当成肉馅给剁了。

    那可是两名优秀的刀客,战斗力可不是一般巡防队员能够相比的。而且人家还是属于正当防卫,艾瑞泽死了也多半是白死。

    撑死了也就是巡防队面子上不好看,安德烈需要花一笔钱去搞定一下巡防队的官员。说起来对安德烈来说真是一个屁大点的事情。

    费一点小小的力气就能弄死一个自己看不顺眼的家伙,安德烈觉得这个买卖并不亏。这是作为商人的直觉。

    当然作为商人来说的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以付出和收获来衡量其中的得失。比如说刚刚佩尼所答应的条件,让他放艾瑞泽一马。安德烈衡量一下,觉得其中的收益更大一些。

    想到佩尼这个美人,安德烈酒内心一阵火热。对于安德烈来说,艾瑞泽不过是随时可以对付的一个小角色。十年的时间连个小队长的职位都爬不上去,还是个代理的。

    这种人安德烈是瞧不上的。也是因为这种无视,所以安德烈一直没有找过艾瑞泽的麻烦。今天如果不是遇见的话,他可能一时还想不起这个小角色。而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零时起义而已。

    如果能够换一个佩尼尽心尽力的服侍自己,安德烈觉得这是一个划算的买卖。不过看起来佩尼对那个艾瑞泽的小子有点意思啊。自己以后是不是能在这上面做点文章?

    安德烈这样思考着,一直跟着佩尼来到了她的房间前面。到了地方安德烈一把搂住了佩尼,同时用一种轻佻的语气问道:“刚刚那个艾瑞泽之前来找的就是你吧。收钱了吗?还是你倒贴的?”

    安德烈在佩尼的耳边吹着气,同时伸出舌头在佩尼的耳垂部分舔了舔。这让佩尼觉得一阵的恶心,但是她却不能露出任何不满来。

    现在已经不是几年,自己不是一个粮商的大小姐了。她只能笑着说道:“他只是来缠着我而已,从前他就一直喜欢缠着我。看在小时玩伴的份上我不好直接赶人而已。”

    安德烈在佩尼的耳边低语着:“记得你刚刚说的话,我的两个兄弟今晚可都要你了。”

    一种强烈的屈辱感从佩尼的内心生出,但是她却只能强压着,挂着微笑的她很漂亮。两个梨涡很深,很迷人。

    安德烈很满意佩尼的样子,婊子就要有做婊子的自觉。

    就在安德烈在佩尼的房间里准备做一些事情的时候,烈火凤凰的大厅内发出了巨大的喧哗。

    “听说你们这里有一个叫做佩尼的?刚刚还有人为她动刀子了。让她出来见见我,今天我给她包夜了。”说话的人是一个留着金色长发,举止颇为粗鲁的男人。

    这种人烈火凤凰的管理员是最讨厌的了,但是有的时候却又不得不小心接待。因为这种家伙说不定就是在前线参加神魔轮战下来的家伙。

    这些人别的本事没有,但是搏杀的本事却是很强的。要是惹怒对方的话实在没有多大好处。

    所以管理员先生只能走过来对着对方说到:“很抱歉,这位先生。佩尼今天晚上已经有客人了。要是您要她赔您的话,不妨过几天?缴纳定金以后,我们可以帮您预约。”

    管理员挂着公式化的笑容,他觉得这样已经够了。因为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身后不远处站着八名带着短刀,拿着长棍的保安人员。

    自己也算是先礼后兵,同时也暗暗的警告了对方,烈火凤凰并不是任人揉捏的地方。

    按照一般的剧本,这个时候对方就应该收场了。要么乖乖的交订金排队,要么乖乖的滚蛋。

    但是眼前这个粗鲁的男子却好像没有看见管理员身后的那些保安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那巨大的手掌就已经抓住了管理员的脖子。

    就如同提着一只小鸡一样,他把管理员提到了自己的面前,声如洪钟的在管理员的耳边大吼:“我现在要佩尼,你是聋了吗?!”

    管理员被抓的快要窒息了,双脚奋力的蹦跶着,他想要挣脱眼前粗鲁男人的大手。但是对方的手就像是铁钳一样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

    而在不远处的保安不需要管理员的招呼,已经抄起长棍和短刀围了上来。来烈火凤凰闹事的这个人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们已经有了很丰富的经验。

    杀人最好不要,因为以后的麻烦太大。不过打成残疾的话就没多少关系了,烈火凤凰的老板花点小钱就能摆平官面上的人。

    所以八名保安挥舞着长棍和短刀向着粗鲁男子的四肢攻去。

    “呵呵。”粗鲁男子轻蔑的笑了一下。他并没有放下自己手上的管理员,而是直接带着他回击那些保安。

    砰砰砰~!粗鲁男子连续踢出八腿,几乎不分先后的踢中了八个保安的腰间。瞬间就把八人放倒。这些经常搏斗的保安还没有来得及出招就已经倒下了,抱着腰间的位置在地上哀嚎。

    快,管理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人。他出手如同闪电一样,仅仅依靠踢腿,就瞬间将自己的手下给全部放到了。

    粗鲁男子举着管理员问道:“佩尼在哪儿?”

    管理员分明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种杀意,他明白这个杀神自己是惹不起的。所以立马指明了佩尼房间的方向。

    ……………………

    外面的喧闹也影响到了安德烈这边,他派了自己的保镖出门听一下外面出了什么事情。

    保镖传回了前面发生的消息,以及那个粗鲁男子是如何制服那些保安的。两个保镖并没有对付对方的胜算。

    “走!”安德烈利马下了决定。他可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而和一个看上去就不好对付的家伙产生冲突。

    作为一名二世祖,他很清楚什么叫做柿子捡软的捏。比如艾瑞泽那种就没关系,而这种就算了。

    反正自己也不是色中饿鬼,也不是没了女人就活不下去。所以他立刻决定离开这个地方。

    而且安德烈还有一个更糟糕的想法,会不会是自己父亲的商业对手故意找人来弄事给自己下套?

    要是那样的话就更不能起冲突了,安德烈知道自己的父亲最近在谈一个很大的生意。毕竟如果是涉及到几万甚至十几万磅的生意的话,任何可能都会发生。

    听到安德烈准备离开,佩尼暗自送了一口气,否则今晚她就难过了。不过她也有些担心安德烈口中说的粗鲁男子。

    安德烈可以逃,自己却是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一种没由来的悲伤充满了她的胸膛。

    安德烈逃了,但是还是慢了一步,他和保镖在走廊上遇到了那个粗鲁男子。

    安德烈没有给对方任何挑衅的机会,紧紧的靠在墙边,没有阻挡对方的去路。两个保镖也把手搭在刀子上,但是却并没有把刀子抽出来,免得激怒对方。

    就这样,粗鲁男子大剌剌的走在走廊的正中间,而安德烈三人却缩在墙边。对方仅仅是扫了安德烈三人一眼,然后就没有管他们了。而是自顾自的走进了佩尼的房间。

    这让安德烈的心放了下来,看起来不是找自己麻烦的。但是今晚算是被这个家伙给毁了,不过这种家伙自然会有烈火凤凰身后的大老板找人料理。

    自己没必要去触这种强人的霉头。算了,了不起换一家。月露城这么大,又不是只有烈火凤凰一家开业的地方。

    安德烈招呼一下自己的保镖:“走。”但是刚过迈出腿的第一步,他就感觉到一种剧烈的疼痛。

    低头一看,一把锋利而细小的刀子插进了他的肚子里。鲜血刚刚开始从伤口处扩散开来。

    保镖知道出事了,一个保镖立马跑到佩尼的房间去查看。但是粗鲁男子和佩尼都凭空消失。

    ps:在火车上写作受到的干扰还是比较大的。有些瑕疵,对不住了。但是还是保证了正常的更新,今天也更新了七千六百字了。所以求个票吧。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