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放手的不甘
    曙光境的基本行政构架为王城议会作为权利的最高中心。执掌全王国权柄的议长和十二名元老院长老是这个国家最高的领导人。

    在元老院下面设立了国家最高的管理层机构,也就是各个部级单位,比如魔法部比如交流与通勤部(也可以简称为交通部)。这些部门负责具体的实施王国制定的方案。

    接下来的则是城级部门,比如说月露城的城主就属于城级领导。月露城城主接受官吏审查部的监督。

    而在下来则是副城级领导,比如副城主,比如说月露城第一魔法事物管理司司长就属于这个阶层。

    而与之同级的还有月露城巡防队总队长,辖下管理着三千名巡防队员的汤姆总队长。

    当然这些人对于艾瑞泽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他只是一个巡防队员而已,距离这个王国的真正管理阶级还有着很大的差距。

    就像是一个小队长的职务虽然并部绝对需要中学毕业的学历才能担任,但是想要拿到这个职务的话,必须要立下相对的功劳才可以。

    仅仅靠熬资历上位这种事,在曙光境并不存在。这是一个靠实力和功劳说话的地方。没有本领的人很难在这个社会更进一步。

    要说艾瑞泽想不想晋升?这是肯定想的。要知道艾瑞泽现在的薪水一个月只有十磅十五先令。

    按照基本的货币兑换价值来说,一磅可以换二十先令,一先令可以换一百便士。艾瑞泽最长见的娱乐方式就是阅读曙光月刊,这本每个星期发售一次的月刊大约有一百二十页的内容,售价是五先令。

    简单来说艾瑞泽每个月要有二十二分之一的薪水花在阅读上面。不过阅读书籍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昂贵的。曙光周刊算是最平易近人的刊物了。当然,不在乎时效性的话那么完全可以去旧书摊上去买去年的刊物来看。价格只有原价的三分之一。

    以食物来说,艾瑞泽平时的一顿饭的内容如下:炖黑豆子一份,杂粮面包一份,烟熏鸡肉一小份,素菜汤一份。这样的花费大概在五十便士左右。

    因为巡防队员的运动量很大,这样的食物艾瑞泽一天要吃四顿才能保证不饿。一天的开销就是两先令。一个月的食物开销就接近六十先令了。也就是六磅。

    加上其他的日杂开销,以及每个月一本的曙光月刊,艾瑞泽每个月至少要开销出去七磅十五先令。每个月只能存下来大约三磅左右。

    当然这个收入实际上比大多数的王国国民高,如果做服务生或者是普通的工人,一个月的收入大概会少一到两磅的收入。那样的话,就不能想艾瑞泽一样每餐都能吃到肉食的。

    而是一天中也许只有一顿是带荤腥的食物。

    实际上在艾瑞泽居住的这片平民区里,很多人都很羡慕艾瑞泽的工作。尤其是那些男孩,看见艾瑞泽穿着黑色的人造革紧身制服,别着刀枪,挎着弓箭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甚至还有不少的女孩队艾瑞泽大抛媚眼,为他说亲的人也很多。但是艾瑞泽缺一直到现在都是单身的状态。

    这让很多人摸不清头脑,一个收入不错,工作稳定。长相不说很帅,但是至少身材高大样貌端正的男人怎么就不取老婆呢?

    有人推断是艾瑞泽想要往上在爬一爬,如果爬到小队长甚至是分队长的位置,那么以后娶老婆就不会是简单平民女孩了。而是一些薄有身价的商人家的女儿,或者是一些小官吏家的女儿。这样对他以后的仕途是有帮助的。

    ………………

    “我这年已经存了大概三百磅了,佩尼。钱很快就够了。”艾瑞泽手上端着一杯没有过滤的粗制啤酒,啤酒有点浑浊并不是好看的透明金黄色。气泡也不细腻,这种啤酒除了便宜以外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但是喝着如此粗劣啤酒的艾瑞泽的对面却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士。她的肤色是一种健康漂亮的小麦色,她有一双漂亮的绿色眼睛,通透的绿色就如同最上等的翡翠一样。

    饱满的苹果肌和微笑时挂着的梨涡更是让她平添魅力。但是现在这位漂亮的女士却眉头微微的皱起,眉间成了一个川字:“艾瑞泽,我说过了。你不需要管我的,你早就应该娶妻生子。而不是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我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说过了,佩尼。你是我今生唯一想娶的女士,我想你成为我的妻子。”艾瑞泽盯着佩尼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但是佩尼却躲避了艾瑞泽那火热的眼神用一种低沉的语调说着:“娶一个妓女吗?这样真的好吗?”

    “有关系吗?”艾瑞泽毫不在乎的说道:“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和你是什么身份没有任何关系。这也不会成为我们关系的阻碍。”

    佩尼无力的笑了一下,因为她和艾瑞泽之间确实有着巨大的阻碍,这是真实存在的。她的父亲原本是一个小粮商,但是在五年前破产了。并且欠下了数千磅的债务。

    懦弱的父亲选择了一死了之,但是他的死亡并不能阻止债主的催债。而这样的债务只能落到了佩尼的身上。

    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佩尼被迫进入了烈火凤凰工作还债。一直到了今天,佩尼已经还清了大部分的债务,还剩下五百磅的债务她就能够自由了。

    如果艾瑞泽真的愿意出三百磅的话,实际上她几个月后就能脱离这个该死的地方。

    但是佩尼却是无奈,因为她知道在自己最后的价值被榨干之前,自己是无法脱身而去的。

    她在很多年前就认识艾瑞泽了,童年的时候是一条街上的玩伴,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一直很好。在当年她家境还好的时候,艾瑞泽曾经上门求亲过。但是自己那个势利眼的父亲却是看不上作为普通巡防队员的艾瑞泽。

    当时佩尼的父亲还想着自己以后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为大粮商。所以到处结识他觉得有用的大人物。他想把漂亮的佩尼当成自己的晋升之资。

    可是当父亲欠下巨款,自己家破人亡的时候,唯一还记挂着却是自己的童年玩伴艾瑞泽。而当年势利眼父亲所结识的所谓的大人物,不过是在自家破门之时作壁上观,看戏一般的看着自己家破人亡。

    想到此处,佩尼转头看着艾瑞泽,这个男人并不帅气,只能说相貌端正。因为长久的巡防队工作的关系,他的棱角都快被磨平,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出众的气质。

    艾瑞泽就像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员,但是对于佩尼来说,也许这个男人是这个冷漠世界唯一能够让她感觉到温暖的人了。

    所以佩尼看着艾瑞泽的眼神有了一些温柔,她伸手抓住了艾瑞泽的一只手说道:“艾瑞泽,有的事情我们是无力抵抗的。烈火凤凰的背后大老板你知道的。如果他们不希望的话,那么我是无法摆脱这一切的。”

    “这并不是钱的问题,艾瑞泽。甚至说有钱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你我都只是平民,不是官员,不是贵族,没有势力。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我们无法做主的事情。”

    佩尼眼眶有点红的说着:“所以放手吧。三百磅,你可以给一户很好的人家女儿下聘礼了。你有你的人生,所以放手吧。”

    艾瑞泽握着酒杯握把的手捏的紧紧的,青筋暴起。他只是一个巡防队员,现在不过是一个代理小队长。在这茫茫的曙光境内屁都算不上,就算在这三十五万人口的月露城中,他都没有实力势力可言。

    艾瑞泽不过是不想将所有的打算考虑到最坏而已。但是今天佩尼却将艾瑞泽最后的幻想击碎。

    艾瑞泽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佩尼的房间的,但是他记得他在出门时碰到的一个家伙。

    曾经也追求过佩尼的一个家伙,是西城区一家大型布店的少爷。一个脂粉味很重的男人,佩尼当年看不上他,艾瑞泽一样看不上这个家伙。当年他没少在佩尼和艾瑞泽面前吃瘪。

    而这个二世祖明显是个记仇的家伙,他看了艾瑞泽一眼就觉得有点眼熟,然后很快就想起了什么。

    “哟!这不是我们的艾瑞泽队长吗?”二世祖略带讥讽的笑到,一个代理的小队长他可不看在眼里。

    “怎么,也来烈火凤凰找相好的了?说出来没关系的。”二世祖故意拦在了艾瑞泽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你瞧我也来找老相好了,还记得那个佩尼吗?”

    “就是当年瞧不起我的那个,我记得你还帮她当过几次架来着?”听着二世祖的话,艾瑞泽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但是二世祖却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你看她现在可就不能拒绝我了,当年我想把她正紧的娶回家当老婆。至于现在嘛,呵呵。”二世祖阴笑了几声。

    “现在只要有钱,每天都能当新郎,你说这世道有不有趣。哈哈哈哈!”二世祖畅快的笑着,看着艾瑞泽那如铁青一样的面色,他有一种大仇的报的感觉。

    看着艾瑞泽那紧紧握住,指尖都快发白的拳头,二世祖继续说着:“怎么?你也是来找佩尼的?我记得你当年可是一直喜欢跟在这婊子的后面当小厮的。当年想娶她没有娶到吧。没关系,现在你只要掏钱一样能当新郎!”

    “哦对了,你应该掏不起钱吧。佩尼一晚可要二十磅,你一个月能赚多少?大概不够吧。怎么样,咱们还算是有一面之缘,要不哥哥我请你一回,今晚咱们一起当新郎?”二世祖的话让艾瑞泽的怒气已经达到了顶峰。

    他只能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滚!”

    看着艾瑞泽想要杀人的眼神,二世祖却是一点都不怕。因为他还带着两个保镖呢。身强力壮的,论手上功夫比艾瑞泽要好的多。

    二世祖也不是没脑子,他看清了艾瑞泽的身上没有带着火枪。这样的艾瑞泽并没有多少威胁。所以他才敢肆无忌惮的挑衅对方。

    而在艾瑞泽说出让他滚的话以后,原本就是装出来的笑容就被二世祖立刻收了起来,他哼了一声:“不识抬举的东西。既然你不想当新郎,那么今天我就多出点钱,让我手下的两个兄弟过一次新郎的隐!”

    “多谢少爷!”两名一直跟在二世祖身后的壮汉立刻笑着回到。佩尼这样的美女身价不菲,他们可舍不得花这个钱。

    二世祖哼了一声就从艾瑞泽身边走过,走过的时候还用一种低低的声音说着:“不爽我?拳头握的这么紧,想要杀我?来啊,杀我啊。你杀的了我吗?废物!”

    艾瑞泽看着二世祖带着两个保镖走进了烈火凤凰的大门,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袭击了他的全身。好像身上的每一条毛细血管都要爆炸,每一条神经都被电流刺激,每一个毛孔都渗出鲜血。

    他只带了一把短刀出门,他现在的右手已经握在了刀柄上,计算着如何才能一刀把那个二世祖毙命。

    但是就如同有感应一样,二世祖身边的两个保镖同时转过身来顶着艾瑞泽的方向。

    而他们的手则是放在了自己的腰间,他们每人都带着两把短刀。看着他们虎口上的老茧明显都是用刀的老手。

    两个光头的汉子带着晒笑的看着艾瑞泽。他们不怕艾瑞泽动手,只要艾瑞泽敢拔刀,他们就能把他剁了。因为自己这些人仅仅只是正当防卫而已。连官司都不用吃。

    二世祖正站在两个保镖的后面,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之前他说的那么多就是想要激起艾瑞泽的愤怒。然后让他丧失理智后动手,这样自己杀了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二世祖可不是一个笨蛋,要不然他的父亲可不会把一个每年营收八千磅的布店交给他来管理。

    四个人的对峙引起了路人的围观,艾瑞泽已经把短刀拔出了一半,他穿着粗气,就想是一头即将发起攻击的野狼一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烈火凤凰里冲出了一个女孩,女孩正是佩尼。她看了眼现场的局势后立刻跑到了二世祖的身边,低眉顺眼的对着他说着什么。

    二世祖却不予理睬,之后佩尼一直温言软语的劝说着。最后二世祖好像松口说了一句什么,佩尼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的神色。但是最后看了一眼艾瑞泽,佩尼还是对着二世祖点了点头,好像答应了什么一样。

    这场战斗最后还是没有发生,烈火凤凰的保安来了十个,他制住了艾瑞泽。艾瑞泽只能在人群的缝隙中看到佩尼远去的身影。

    还有她回头对着自己做出的口型:放手吧,我们谁也斗不过。

    当所有人散去,当六七个保安如同丢死狗一样把艾瑞泽丢到后巷的时候,当艾瑞泽躺在冰冷的路面上心如死灰一样的时候。

    那个如同鬼魅一般的声音再次出现:“甘心吗?”是那个人!是那个灰衣兜帽人!

    “相比于代价,你真的甘心你现在所接受的一切吗?”灰衣兜帽人突然从空气中显现出来,就好像无中生有一样,他站在艾瑞泽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路面的艾瑞泽。同时也端详着艾瑞泽被烈火凤凰的保安给打出的伤痕。

    “那个女孩不错,但是她能保护你一次,却不可能每一次都保护你。这个世界如果什么都需要靠自己争取的话,你凭什么得到这样的女孩?”兜帽人的声音平静,并没有嘲讽。

    艾瑞泽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看着无面的兜帽人,他语气比冬天的石板路还要冰冷:“所以我最后还是要把灵魂出卖给魔鬼吗?”

    “请不要把我和那些长着蝙蝠翅膀的鸟人相提并论。在我这里至少你付出了什么,就能得到什么。所以,告诉我你的答案。”兜帽人继续平静的问着。

    艾瑞泽浑身剧痛的从冰冷的路面上爬了起来,他的眼神里有一团火在燃烧,一团名为不甘的火焰在熊熊的燃烧:“那么我答应你的条件,但是也请你遵守你的承诺。”

    “当然了,艾瑞泽先生。先去热闹的酒吧喝杯酒吧。一会儿我可以先给你送一点小礼物。”兜帽人语气中带着笑意。

    ps:火车上码了四千八百字,晚上一更不一定会有。火车上还是有限制。能写就写出来,写不出来也没办法了。请各位见谅吧,看在火车上码字这么幸苦,求个票。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