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奇怪的世界和神秘的兜帽人
    这里真是一个奇怪的世界。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李杰穿着夜行者的灰色兜帽,站在曙光境月露城的月露钟高塔上向下望去。

    黑黑的柏油路面铺设的很均匀,和使用了压路机铺装的道路路面么有任何区别。街道两旁还有耸立着的路灯,虽然只是煤油灯,但是这足以在黑夜中为行走在城市道路上的行人提供足够的光亮了。

    街道两边的房子大多数都比较低矮。两层三层的房子是最常见的,高层的建筑很少,除了在城市中心耸立的一座巨大的穹顶式建筑有大约六十米的高度以外,其他房子很少有超过二十米高度的。

    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是高达两百八十米的月露钟,就是李杰现在站的地方。站在这里可以一览整个城市的风景。

    这座城市有城墙,建筑的风格非常像文艺复兴后期大殖民时代的欧洲建筑风格,大块大块的花岗岩或者是类似的基石作为基础材料。还有经过水磨抛光的装饰性大理石石板,有的悬挂在外墙上做装饰,但是更多的还是作为高档建筑内部的地板。

    从建筑风格来看,打个比较形象的比方,那就是比较像上海外滩的旧洋楼的建筑风格。

    这座城市也有四面的城墙,而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开放性城市。高达三十米高的城墙将整个城市分割成了内外两个区域。

    这些建筑这座城市给李杰一种难以言明的违和感。你可以将这座城市的一部分认为是十五世纪的欧洲,但是又有一部分像极了十九世纪的欧洲。

    更让人诧异的是这个世界的语言,李杰注意到了,这个世界使用的是英语。并不是李杰在地球使用的那种英式英语或者美式英语。

    而是一种更加传统的古英语。古英语相较于现代英语,就像是白话文相较于文言文一样。从语法到遣词造句都有不同。

    如果不是因为和岚一起的时候,曾经学习过一段古英语用来阅读卡玛泰基的藏书,那么李杰现在想懂这个世界的文字将会非常费力。

    李杰觉得如果非要给这个世界定义的话,那么这个词语很合适。因为他看到了有人使用法杖挥舞间放出个火球之类的魔法。

    也看见了一些不知道使用什么动力源作为驱动的巨大机器锻打着钢铁零件。

    有人穿着人造革这种人工化学产物制造的服装。这证明这个世界的基础化学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了,否则是无法制造人造革这种物品的。

    李杰站在月露钟的的高出极目远望,远远能够看见在城市的东北角十几公里处有一些烟囱,李杰怀疑那里应该就是工厂。

    长长的泊油路一直从市区延伸出去,到达工厂区以后还往更远的方向延伸着。在泊油路上,行使的有马车,也有一些机械动力结构的车子。

    李杰不确定能不能叫汽车,因为鬼知道这些车是不是烧汽油的。

    “真的是奇了怪了,在霍华德的笔记本上关于单词后面跟着的一组数字,我只能假设计算推定是经纬度。”李杰打开了隐形装置,从月露钟上一跃而下。

    一直到无人注意的地方才关闭了隐形装置,显现出身影,行走在月露城的街头,他看着这个奇怪的世界思考着:“霍华德随意乱写的数字好像是某个计算方程式时候随意打的草稿。数字杂乱,并且没有关联。如果不是因为我对于di这个单词足够敏感。”

    “并且看到了牛顿曾经记载的杂事录上提到过霍华德,那么恐怕我也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两者之间是否有联系。”李杰一边托着下巴,一边在路上行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家挂着招牌的酒馆门前。

    他站定在那里继续思考着:“通过经纬度的测算,在地球上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发现。但是在上次离开一号地球的时候,我就曾经思考过是否有人和我一样,在其他的维度中留下了方便再次回来的后门。”

    “而这个想法看起来是正确的。究竟是只有守护者能够进入这种特殊的半维度,还是如同牛顿和古一这样强大的大能也能进入?但是霍华德和牛顿都在玩什么把戏?”李杰不是很确定。

    但是现在他的好奇心完全被点燃了,他想要知道牛顿之前到底做了什么。自己吊坠的前任主人又是谁?而霍华德-史塔克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而这一切和托尼-史塔克是否又有所牵扯?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李杰很好奇,好奇的让他开了小差。一直到被艾瑞泽用短管火枪顶住了自己的腰部。

    酒馆里面的脚步声本来就很杂乱。而艾瑞泽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巡防队员,身上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李杰甚至从上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危险的气息。

    艾瑞泽配备的短管火枪的威力甚至还比不上地球上的大口径手枪。但是却是艾瑞泽手上最得力的依靠,不过这种短管火枪只能发射两发就需要重新装弹,所以作为武力的补充,他还需要佩戴弓箭和短刀。

    当艾瑞泽在为自己抓住了一个可以的目标(邪教的蠢货)而沾沾自喜的时候,被他抓住的这个人却显得并不是很配合。

    那种懒洋洋的声音令人很不爽:“阿sir,你到底是要我别动,还是要我转身啊?你的命令让我很困惑呐。”

    艾瑞泽听不懂阿sir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很明确的听得出对方语气中有一种调侃。

    这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一个信奉旧日邪教的蠢货居然还敢藐视自己?

    艾瑞泽凶狠的说道:“叫你别动,给我转过身来!你听不懂吗?让我看清你的脸!”

    灰衣兜帽人继续说道:“你确定?”

    艾瑞泽用火枪在顶了兜帽人一下说道:“我非常确定!”

    “好吧,但愿你不要后悔。”兜帽人缓缓的转过身来,他平视着艾瑞泽。艾瑞泽原本准备凶悍的盯着这个邪教的蠢货,把对方给吓尿了再说。

    但是预想中的,依靠眼神杀死对方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因为艾瑞泽根本看不见对付的眼睛,应该说他什么五官都看不到。

    对方在兜帽下的整张脸什么都看不清,就如同一团混沌一样模糊不清。就像传说中的无面魔一样。

    艾瑞泽十年以来受过的训练让他第一时间就扣动了火枪的扳机,并且是连续两发。

    砰~砰!巨大的火枪枪声压过了破斧酒吧内传来的音乐和嘈杂声,许多的酒客都从酒吧内蜂拥而出,想枪声的来源。

    酒吧的老板保罗是第一个冲出来的,他看到了正拿着火枪发呆的艾瑞泽问道:“刚刚是你开枪了?艾瑞泽?”艾瑞泽当了十年的巡防队员了,这片不少的老居民都认识他。

    “你在攻击谁?”保罗有点诧异的看着艾瑞泽,艾瑞泽的前方只有酒吧的墙壁,两颗铅质弹丸正变形的镶嵌在墙壁内。

    “我,我刚刚发现了一个邪教徒,我想要抓捕他,但是他忽然不见了。”艾瑞泽结结巴巴的说着。他不知道究竟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了什么。

    保罗狐疑的看了艾瑞泽一眼,然后说道:“但是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啊。你在攻击墙壁?还是说你最近巡逻的时间太长而产生了幻觉?”

    艾瑞泽张了张嘴但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太诡异了。就算是王城的魔法师来了恐怕都无法解释他刚刚看到的一切。

    ……………………

    “啊!”艾瑞泽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这是他这三天来再次做这个那个梦了。梦里那个无面的兜帽人对着自己诡异的微笑,自己无论如何攻击都无法打到他。

    最后被无面人给掐着脖子把自己给拧死了。这个梦很糟糕,但是醒来以后面对现实艾瑞泽感觉更加糟糕。

    因为上头派来了调查小组,在艾瑞泽开枪的地方更本没有任何魔法波动遗留下来的气息,也没有神魔两族遗留的气息。

    这基本可以排除是魔法师或者是神魔搞的鬼。于是在心里鉴定科开出了一个诊断证明,艾瑞泽是加班过度导致的疲劳幻觉。

    因为根据艾瑞泽同事的证词,艾瑞泽经常义务帮其他人加班,所以工作压力过大,从而大脑对压力需要一个宣泄的方式。所以那个并不存在的无面人被大脑构想了出来。

    而这就是为什么艾瑞泽当天在酒吧外面开枪的原因了。对于这点巡防队上下基本都达成了共识,就是艾瑞泽工作压力太大。

    好在因为他一向工作认真,也很少出纰漏。这次的给他定了一个意外走火的处理。就不全队内通报批评记处分了。

    “真的是压力太大了吗?”艾瑞泽到卫生间内给自己洗了一把冷水脸,外面天气还是黑的,时间才是凌晨五点。但是他已经睡不着了。

    “可能真的是我看错了吧。”艾瑞泽盯着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自顾自的说着。

    但是一个令艾瑞泽全身鸡皮疙瘩都竖起来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他独居的房子内:“我说,如果你没有看错呢?”

    一个穿着灰色兜帽服完全看不清面貌的人从艾瑞泽家的厨房里拿了一个牛肉罐头,正坐在艾瑞泽家的客厅里,大剌剌的打开罐头,一边吃一边问着艾瑞泽。

    “我的牛肉罐头!”艾瑞泽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的牛肉罐头被偷吃了,这种罐头可不便宜,要十先令一罐,不是过节艾瑞泽都舍不得吃。

    然后他的第二反应才是发现了那个灰衣兜帽人,他惊恐的喊道:“是你!”艾瑞泽的音调都有点变形了。

    “对,是我。不过你的声线可真特别?你的副职是阉铃歌手吗?(注)”兜帽人转过头看着艾瑞泽,他的面孔依旧是一片混沌。

    注:阉铃歌手,在现代美声和高音唱法被系统和科学的总结出来,并且实施教学之前。在中世纪即便是女性歌手的音高都很难达到一些歌剧的要求。

    于是就有了歌剧团为了培养高音歌唱家,在小的时候就把男孩阉割,让其不要进入变声期,一直保持男童音的高音唱腔。到了戏剧舞台上去反串女角唱高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